贴着地面行走 飞跃天空蝶舞

贴着地面行走 飞跃天空蝶舞 桃花初绽的三月,春和景明,天人合一,天开画图。所有来自水域靓城郑东新区的校级领导们,齐聚钟灵毓秀的浙江大学西溪校区。在人杰地灵的研究生教室研修,用只争朝夕的劲头,与时间赛跑。 遇见博学多才、风趣幽默的杭州市下城区教师...

时间的缝隙

写下这个题目,又想时间应许是没有缝隙的:一天24个小时,今天结束明天就会到来;一小时60分钟,这一小时结束下一小时接踵而至。时间的缝隙又在哪里呢?再细想,若称为“事件的缝隙”兴许是更为恰当吧:即一件事与另一件事之间产生的空余时间。这样说似乎又回到时间上来...

我与书的故事

“蹉跎莫遣韶光老,人生唯有读书好。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除。”一本书,一杯茶,一个午后,一段美妙的邂逅,当酷爱数学的我不小心落入语文的深渊,便与书有了不解之缘。也许阅读各类书籍的初心还不够纯净,因为我还没有对书痴迷到深爱的地步,但是每每空闲,...

第一次学会吹泡泡糖

第一次学会吹泡泡糖 “妈妈,看我学会吹泡泡糖了”3岁的女儿溪溪跑到我的面前,高兴地说着。 “真的,让妈妈看看”我激动地看着女儿说(因为我只告诉过她两次怎么吹) 溪溪就在我面前边说边给我做着动作“妈妈你看,先把泡泡糖放在这里(舌头上),顶一下,...

登笔架山

登笔架山 笔架山形似笔架,当地人民就叫它笔架山,又由于它也象元宝,也有人叫它元宝山,它属海拔799米的马岭山,又都属于伏牛山系。 2007年五一假期时,我登上了村南边的马岭山坡,站在上面,沐浴着阳光,亲吻着凉风,欣赏着湖水的美景。那时,...

花事

下午拍完片子出来,一眼瞧见153医院的一树腊梅花。开得如此繁盛!前几天我在植物园拍腊梅,嫌花朵零碎疏散,拍不出韵味,可是这一树的腊梅,密密匝匝,开得满枝满朵。 一凑过去,花香扑鼻。南边是现在化的高楼林立,北边是古瓦回廊,却如此相得益彰。我在拍花,走...

致“驻春者”

二三月间,春意萌动,乍暖还寒。 街头巷尾,却一派生机。自老墙面,于表箱外,在线杆上,迸发出勃勃的艳丽。青翠欲滴的簇簇藤叶,蜿蜒曲折,缠绕了老墙十数年的单调,娇嫩鲜艳的几枝桃花,欲语还休,装点了表箱从...

换个角度,生活更美好

有很多事情换个角度,认真做,你会发现它不像所想象的那么讨厌。比如说征文不可否认,有很多征文政治性、商业化太过,很让人厌烦,可是如果换个角度,就把它当作一次作文训练,可以不喊口号,一样可以务实,一样可以起到锻炼写作的目的。 有这样的思想转变应...

仲春时景好 草木渐舒荣

仲春,农历二月。周克芹《勿忘草》:“仲春时节,山花烂漫。” 趁春天山花烂漫,走进近郊沟壑树林,寻一寻春色,在春色里还原些春的情结。 春,万物生发,每年总来一次,给人太多美好的想象。人之人生的春天只一次,存在时,人多时却太懵懂,逝去了才知可惜,...

家 家,是每个人的港湾,生活中、工作中,无论你经历了什么,回到家中,心里头就会感觉踏实,温暖。 亲情 我出生于一个并不富裕但却幸福、温暖的农民家庭,爷爷去世的早,奶奶一手带大了爸爸,父母相濡以沫,岁月风平浪静,同时家庭也在一步步壮大,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