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感悟 » 正文

分类页和文章页“当前位置”下方广告(PC版)
分类页和文章页“当前位置”下方广告(移动版)

教师节随笔——白河的白鸽

52 人参与  2019年09月10日 19:15  分类 : 生活感悟  评论

他叫梁白河,我的小学一年级语文老师

我们一群叽叽喳喳的孩子私下里都叫他“梁白鸽”,一是“白河”读起来像“白鸽”,二是他确确实实养着一群白鸽。

梁老师个子不高,中分头,八字胡,中山装,跛足,颇有夫子遗风。尽管他其貌不扬,右脚跛足,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像一只受伤的鸽子,我却从未见过大人小孩嘲笑过他,甚至连一丝不恭都未曾见过。

梁老师吃住在校,以学校为家,义务为学校看门。他当时还是民办教师,工资微薄,好不容易讨来媳妇,却好几年膝下无子,那群鸽子和我们便成了他的孩子。

梁老师讲课极严肃,声音洪亮,板书认真漂亮,从最基本的aoe”和横竖撇捺教起,对我们要求很严。下了课,却没有了老夫子的架子,带着我们做游戏、唱歌,甚至允许我们他一起,给他的宝贵的白鸽添水、喂食。

梁老师的鸽舍就建在学校东南角的大杨树下。说是鸽舍,不过是用半截砖、旧木板、塑料布拼凑起来的小窝棚,跟鸡窝差不了多少,只是梁老师的鸽舍格外规整、干净。鸽舍里养有十来只白鸽,梁老师极爱它们。每天值日生早早来教室里打扫卫生时,梁老师已把教室外的空地打扫干净,仔细地清扫鸽舍,给鸽子添了水,撒了玉米粒,还给准备了煮熟的糙米。刚开始给鸽子喂食的学生还兴致勃勃,时间一长,便没了兴致。只有我和争明,极爱白鸽,每次下课,都要跑去看几眼才放心。看到梁老师行走不便,拿着东西去喂鸽子,我就会跑过去帮他喂鸽子。梁老师总是一脸微笑,目光里有无尽的温柔,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那时,我刚学会数数。细心的我发现,每当幼鸽满月时,鸽舍里的大鸽子总会莫名其妙地少一两只,我那时想不明白,现在想来一定是他拿去卖了,一部分补贴家用,一部分用来买我们平时别的年级羡慕的免费的圆珠笔、作业本。

一次课上,他教我们古诗《登鹳雀楼》。教过生字、讲解完后,没有继续把我们圈在教室里,而是让我们到教室外的空地上背诗、写字。于是,我们三三两两地靠在长了苔藓的墙根,还有高大的杨树树荫遮蔽的树根,摇头晃脑,忘情地背起诗来。小孩子都爱动,奇怪的是,大家在教室里都喜欢朝教室外面东张西望,可到了外面无拘无束,尽管无人监督也基本无人偷懒,竟都十分卖力。

四月的阳光,暖洋洋地洒了一地,和煦的暖风不疾不徐地拂过,鸽舍的鸽子咕咕叫着,再没有比那更舒适的春天了。背累了,我们随便找根树枝折成小棍,或者小石子、碎砖头之类,皆可当笔;每人找一块土地,便是免费的纸张。我靠着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拿了一根小树枝,在晃动的树荫下开始默写那首诗。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刚写了这两句,我惊奇地发现从杨树叶叶隙里筛下的光斑,像鸽子一样,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我将要写下句诗的地方。听着鸽子咕咕的叫声,我忘了写字,开始琢磨起鸽子的样子来,不自觉地开始画起鸽子来。渐渐地,画了一只又一只……

“嗯,画得不太像!”我下了一跳,抬头一看,不知道何时梁老师踱到我的身边,他还是那样温和地笑着,并没有严厉地批评我。我脸红耳赤,赶紧用手来回抹了几下,拿起课本摇头晃脑地背起书来。

想来那时我确实画得不好,哪怕到了今天对绘画还是一窍不通,不像梁老师多才多艺,会吹箫,写得一手不错的毛笔字,更善于画画。我时常见他作画,他屋里挂的玉皇大帝,惟妙惟肖,跟买的无甚区别。逢年过节,有村人找他写对联,画财神。梁老师这一辈子画了很多财神,被别人满心欢喜地请回家,我却从未见他在自己家贴财神。或许,他早已明白,选择了教师这个行当,早已和财神绝缘。

那件事不久,梁老师看我太喜爱鸽子,便送了两只两个多月的鸽子要我养。那时的我太小,不明白鸽子对于维持梁老师生计的巨大意义,连句推辞和谢谢都没有,屁颠屁颠地抱回家了。回去问明白后,父亲明白梁老师的艰难,坚决要求我送回去,我哭闹了很久,也没办法让老父亲回心转意。吃晚饭时,含着泪水把鸽子送了回去。梁老师看我满心的难过,安慰我几句,让我回去了。半夜的时候,梁老师却又把鸽子送来,连同一只铺好窝的纸箱。当然,还和父亲说了一些我没听清楚的话。

父亲终于答应让我养白鸽,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花朵都开放了。我精心饲养白鸽,上课更专心了,字也比平时写得更加工整,每天上学精神饱满,时常向梁老师报告白鸽的情况。然而,好景不长,一个多月后,我的两只白鸽,一只被野猫偷走了,另一只也病怏怏地死掉了。

我觉得心里很对不起梁老师,时常耷拉着脑袋,再也不向他报告白鸽的事情,时常躲避着他。梁老师没有追问,但心里早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一天,他找到我,对我说:“我这几天腿有点疼,你能在下课的时候帮我喂鸽子吗?”

“好啊!”我一脸兴奋,刚答应,可想起自己的两只鸽子,马上又低下了头,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喂不好……”

梁老师用温暖的手掌抚摸着我的头,笑着对我说:“没关系,相信自己,我刚开始喂鸽子的时候也是一窍不通呢!”

我的眼里再次盈满了泪水,使劲点了点头。在梁老师的悉心关怀和指导下,我慢慢地走出了失落的阴影,字写得越来越工整。我知道,那是梁老师教给我的“横平竖直”,让我挺直了做人的脊梁。

教师节又到了,我又想起了梁老师,还有他的白鸽。他用白鸽般圣洁的灵魂构筑了一代又一代孩子的精神庙宇。每当虚荣在心里滋长的时候,便会被梁老师的那群白鸽啄食得干干净净;每当我疲惫懒惰的时候,心中便会有白鸽飞翔,催促我写下二十多年前亏欠梁老师的两句诗: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来源:龙猫吧(微信/QQ号:913415906),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119.html

文章底部广告(PC版)
文章底部广告(移动版)

本文标签:

<< 上一篇 下一篇 >>
评论框上方广告(PC版)
评论框上方广告(移动版)

  • 评论(0)
  • 相关文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我是标题

    龙猫吧 - 教育信息网(www.longmaoba.com)服务于广大教育工作者,畅谈教育理念,记录真实生活,讲述奋斗故事,书写非凡梦想。

学习品读 | 管理探索 | 教学研究 | 生活感悟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08-2019 longmaoba.com .Inc.All right Reserved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