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15 浏览:593
导读: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二七区四季路第二小学 杨稳稳 2019年9月5号上午10:36,姥爷永远离开了我。 第一次接到那样的电话,是9月3号的中午,妈妈打电话来...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二七区四季路第二小学 杨稳稳

2019年9月5号上午10:36,姥爷永远离开了我。

第一次接到那样的电话,是9月3号的中午,妈妈打电话来说姥爷可能快不行了。我没有透露消息,也没有惊慌失措,只是在心里想该怎么去请假。刚入职又刚开学,手上的工作千头万绪,教师工作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实在无法开口请假,我只默默祈祷姥爷没事,周五我就回家看他,谁知却造成了我永生的遗憾。

小时候,我在姥爷家长大,姥爷有三个孙子,却没有一个孙女,作为独生女的我就更受宠爱。听姥爷讲,舅舅家的儿子比我大6岁,抢东西却也抢不过我,都知道我被姥爷惯坏了。那时候,总觉得姥爷是个超人,什么都会,什么都有。我喜欢吃梨,姥爷就在院子里种了两棵梨树,即使后期翻新房子也不舍得砍掉;我喜欢荡秋千,姥爷就用毛线打成绳子,给我编了几个秋千;我喜欢听曲儿,姥爷就经常乐呵呵地给我拉二胡,唱大板。那时候总觉得姥爷的手可真巧啊,没有我姥爷不会的事。

再后来,我回家上学了。每次去看姥爷,他总能给我变出很多小玩意,有时候是一个手链,有时候是一双棉袜,有时候是放烂了的梨。姥姥说,每次姥爷总是看日历,看着数着还有多少天就该放假了,外孙女就该来了。慢慢地,我长大了,姥爷却老了,他时常病痛,却又不愿给子女添麻烦,总是自己扛。他的眼睛渐渐暗淡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远方,只有我去的时候,才闪过一丝丝的光亮。每次去他总是反复的问我:你现在在哪上班?一个月工资多少?够不够花?然后在我走的时候硬塞给我二百块钱。我妈说你姥爷现在糊涂了,每次老问一样的问题,只有我知道,他一点也不糊涂,他还是记挂着我。

小时候,姥爷带我认识这个世界,庄稼是有时令的,挑西瓜要拍拍听声音,好好学习,学问的用处可大着嘞。而我,却还没有来得及带他好好地看看这个世界,没有好好的静下心来与他聊一聊,没有让他看到他最疼爱的外孙女出嫁的场面。

成年人是没有时间伤痛的,即使伤痛也是悄无声息的。就在今天我还可以和朋友若无其事的开着玩笑,在同事安慰我的时候说没事没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投入今天的工作。但是我却不敢让自己静下来,细细地想:我再也没有姥爷了。姥爷在,人生尚有来处,姥爷去了,人生只剩归途。

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中,姥爷会不会想起曾经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饭时的情景。我、姥爷,还有姥姥,我们围着小桌子,吃着红烧肉,喝着雪碧。我们在漆黑的宇宙里,小小的房间就像一架温馨的飞艇。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468.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