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节日(二十八)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16 浏览:565
导读: 我们的节日(二十八) ——大辫子玉米串儿 文/二七区春晖小学 张晓燕 这些玉米棒子堆在家里,直到所有的玉米都从秆上被剥离,聚集在一起,然后等待着变成一颗又一颗分离的样子,再变成各种状态进到我们的餐桌上。...

我们的节日(二十八)

——大辫子玉米串儿

文/二七区春晖小学 张晓燕

这些玉米棒子堆在家里,直到所有的玉米都从秆上被剥离,聚集在一起,然后等待着变成一颗又一颗分离的样子,再变成各种状态进到我们的餐桌上。

这是一个颇为漫长的过程。

要先把外面的“衣服”去掉,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言,只能是搬上一个板凳,一个又一个地拿在手中,再一把又一把地去掉层层的苞叶。劳动人民的智慧永远都是无穷的,这些苞叶并不会被随意地丢弃,而是被挑拣出比较好的,梳理整齐,留作一个又一个的夜里,母亲把它们捻成绳子,用来捆绑晒干的粉条。一半的玉米需要把苞叶全部去掉,直接剥成颗粒售卖,另一半的玉米则剩余一部分的苞叶被交叉编织在一起,成了一个又一个大大的玉米辫子被悬挂起来,留作日后食用。你不要看这苞叶已经枯黄,可它和玉米棒子的衔接却结实的很,一下子要拽掉大把的苞叶并不容易,我七八岁的年纪也只不过能一下子撕下来一两片而已,还需要猛地使劲才好。

母亲挑选出个头差不多的,颗粒又分外饱满的,留下做玉米辫子,其余的则扔进大堆里等待晒干。我喜欢看母亲辫大辫子的样子,她端坐在一张小板凳上,先是把两三个玉米的苞叶打成一个死结,然后就像开始了一边辫一边往里添加玉米的动作,她的每一把都拉的很紧,确保足够的紧凑才会压上另一股“头发”。她双腿分开把辫好的大串放在中间,腰要微微弯一些才能够得着。我坐在旁边,挑选着合适的棒子递到她的手中,她几乎头也不抬地接过,就继续她的动作,我们就这样像是一个固定的程序一般,机械地进行着这一道工序。

终于到了足够的长度,母亲把最后的尾巴又牢牢地系上,使之不易脱落。她伸展一下自己的腰身,速度很慢,长时间的弯曲使她的脊柱酸麻,仿佛稍一用力那骨头的衔接处就要磨损一般,可我从未听到过她埋怨的一点声音,哪怕是一声叹息都没有。她那慈祥的神情几乎从未改变过,岁月增添了她的皱纹,晒黑了她的肌肤,唯独没有改变她对生活的热爱,对家庭的责任。

父亲站在大板凳上,我们小心翼翼地托着这大辫子,递到父亲的手中,父亲略微有些吃力,认真地选好中间的位置,搭在屋檐下的钩子上,使它们能充分地接受到阳光的照射。这一串又一串的玉米,安静地靠着青色的砖墙,在深秋的阳光里,闪耀着特别的光芒,成为了我记忆里珍藏的画面。如今,偶尔看到一些景区里,人造出这般的场景,脑海里就会快速地浮现出母亲的身影,双眼就忍不住要湿润。

老房子被拆掉的时候,我并未回去,父亲则一直都在,我想象着父亲看着那承载了我们诸多记忆的砖块被一点点拆掉时,心里的滋味,该是怎样的一种纠结呀!

可越想逃脱,却越是徘徊。如今每次回家,我路过奶奶那荒芜的院子,还是会想起那屋檐下曾经挂着的一串串玉米辫子,想起母亲那有些皲裂的双手,想起她卷曲的头发,想起她的眼神,在漆黑的夜里,我的这颗心已经无法自拔。


Ps:这最后的几篇《我们的节日》,其实在去年已经完成,却不想忘记了发送,这次中秋随着婆婆回老家,看到即将成熟的玉米,突然想起来家乡的玉米,于是在这文字里,又把过往回忆了一番。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516.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