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雨停走一程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19 浏览:360
导读: 雨落雨停走一程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雨落雨停走一程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到最后一个路口,鞭炮震耳响起,长孙跪在泥土中乡村人行礼,在烟雾弥漫中,你终于知晓:这对山沟里的人而言,今天,村里走失的那个十六岁的孩子,终于回来了。七十年的天翻地覆,物换星移,不过是一个下午去市场买菜的时间。

我选取了《目送》这本书中的两个小段记在这篇文章的开头。

好像是这短暂的人生算是有了开头又有了尽头。

晚上十点了,隔壁又一次传来初三男孩弹钢琴的声音。我的右手边这台“国学听读记”里也正在播放着钢琴声。美术微信群里,臧老师和她的女儿正在发着“好好看”的国画。我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22:08,我还要再继续写着这篇文章,因为,我的儿子还在上夜自习,他22:30分下课。

昨晚,儿子打电话来,问我在干什么。

我说,开车出来给你姥爷姥姥买了个保温水杯,天冷了,老人喝不了冷水。

“哦”了一声。问家里下雨了没有。

我说,下着呢,下了一天一夜,在家里实在是闷得慌,所以顺便出来透透气。

他说,想回家——因为想家,心神一直不宁,不能安心学习。

我说,想回家了,就提前给班主任请假,跟着心走,就不会焦虑了。我劝他,高三的学生很少有写完作业的,你也不必太自责了,累了,就偷一会儿懒;作业多了,更要学会偷懒,会做的题抄答案,难题剪下来贴在错题本上,感兴趣的题多钻研一会儿。

儿子又“哦”了一声。

每一次,他打来电话,我都知道他是想家了。

而我却无能为力,而我只能说一些没有多少效用的话来安慰他,这样的劝慰在我看来就是敷衍塞责。

我撑着伞进了商场。

儿子挂了电话。

我在杯子的柜橱前让灵魂游荡了几分钟后,选了两个杯子结了账,走出了商场。雨停了,广场上站满了在我看来有些虚伪浮躁的年轻人。男人一手吸着烟,一手插进裤兜里;女人仰着脸看着男人呵呵地笑,两只手挽着男人的臂弯,等着男人把烟抽完给自己一个拥抱。

此时的我想起了曾经和他们一样年纪的自己,还有我的爱人。

因为看到了龙应台《目送》中的最后一段话——泥土路上一只细长的蜥蜴正经过,你站到一边让路给它,看着它静静爬过,背上真有一条火焰的蓝色。

而让你泪流满面。我的父亲,是不是也是这样一条蜥蜴?他和他的爱人一生养育了六个女儿。命里无儿的他是多么不甘心命运的捉弄,又是多么的不甘心在过低三下四的苦日子。可是,他却每天还是要自己活成一棵苍天大树的模样,只为家中的妻儿老小。

开车到母亲家,母亲端来煮熟的毛蛋让我吃,父亲嚷着让母亲把烂脏毛蛋倒掉,我剥开一个吃一口,父亲咧着嘴看着我吃。

我说,好吃!我还是可以再斗胆吃一个的。

吃着硬硬的蛋清,我说,妈,这是不是小鸡的胎盘?

我妈严肃认真地说,就是!

我说,这胎盘,是高级营养品,我斗胆还想再吃一个。

父亲怪我没有吃过东西。

我说,我学校有一个老师,在她坐月子时,她婆婆专门给她买了几个胎盘让她吃,你说,她是怎么吃进肚子里的,那可是人肉啊!而我,只不过吃了一只小鸡的胎盘而已。

父亲说,女人坐月子吃胎盘有这一说,大补。

我顺着父亲的话说下去,对,胎盘大补,容我再斗胆吃一个。

四个小鸡胎盘,硬的像是车胎,又像是脚后跟厚厚的老茧,我使劲地嚼着,只是为了让父亲开心。

母亲从塑料袋里拿出两个水杯,开始捣鼓起来。

她看到袋子里的一个小盒子,于是就拿出来递给我说,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哈哈大笑起来,玩意儿?的确,是个玩意儿,薄荷糖,让我爸给你倒出来一粒尝尝是什么味道。

父亲研究了一会儿,打开盒子后,递给母亲,让母亲倒出一粒来尝尝。

母亲倒出一粒,丢在了嘴里,问我,这一小盒多少钱。我说,五块。

母亲说,不算太贵。妈妈,如果我说十块呢?是不是你又该责怪我乱花钱?

父亲催着母亲去厨房给我盛一碗杂面条吃。我说,我不吃杂面条,卡在喉咙眼里,是在难以下咽。

父亲像是哄小时候的我一样,说,可好吃,你是没吃过那个味儿,面软劲,汤像玉米糊一样滑。

我盛了半碗,三口喝下。

道了别,走出了父母家。

遇见三姐,开始聊天。

三姐说,三叔家的大儿子住院已有一两个月了,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不会自主呼吸,已经急救了几次了。

我听着,眼前浮现出表弟黑瘦的脸和有意躲避的眼。表弟今年四十岁了,怎么还是想不开呢。

三姐说,秦怡的儿子金捷十六岁在医院里查出患了精神分裂症,一直到他六十岁好像才有些好转。在金捷死之前,他对秦怡说,不要她为他难过流泪,因为她的流泪难过他是永远看不到了。一切都没有了,就是没有了。就像你赤裸裸地被母亲生在这个土地上,就像你去世后被土地赤裸裸的湮埋掉一样。

三姐说着,我又想掉眼泪了。

我忽然想起了龙应台在《目送》中写她的父亲不怎么说话了,写她的父亲把屎拉到裤管里,写她的母亲再也不记得自己的女儿,写她的母亲吵着闹着要回家……写她父亲曾经的高大,曾经的力气,曾经的走南闯北;写她母亲曾经的美丽,曾经的坚韧,曾经的豁达开朗……

是的,我流泪了,我把眼镜摘下来,泪滴溅到了眼镜上。

我知道,今晚就要过去了,我的爸爸妈妈又老了一日,我又老了一日,我的儿子又长大了一日,是的,最终我们都逃不出命运的藩篱,目送命运远去,目送一切贫穷、富有、忧伤、快乐、冷漠、热情、谎言、真诚、黑暗和光明。

雨滴落在车窗上,滴落在潮湿的马路上,我拨亮车灯,左转走到街道的右侧,又把车开在我来来回回无数次的熟悉的路上了。

现在是23:05,儿子该是睡下了吧。

脖颈突然疼痛起来,保存文稿,关机,睡觉。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64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