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19 浏览:418
导读: 我 祥云路小学 王萌 每个人都拥有一份专属的经历,包括求学,我也不例外。 上学前班的时候,我是班里面最小的那个。自己的生月是五月末,所以...

祥云路小学 王萌


每个人都拥有一份专属的经历,包括求学,我也不例外。

上学前班的时候,我是班里面最小的那个。自己的生月是五月末,所以常常因为年龄问题来回换班。小班教室的后门的那个大窟窿和大班教室的前门的大窟窿见证了当年我的经历。现在的我正在大班教室里面上课,可能过会就会顺着前门的那个大窟窿溜进小班了,这件事情频繁的发生以至于四五岁的我但现在还记忆犹新。

就这样,我“强硬”的跳了一级,所以上小学的时候我仍然是班里面年龄最小的。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当时出现了,93年出生的直接升初中,94年出生的需要上六年级再升入初中。就这样,我上了六年级。童年时期的快乐就是很简单,并没有因为需要再多一年而过分难过。

小升初的时候,班里99%的同学都选择在镇上的初中,我的妈妈带着我去市里面参加考试,就这样我孤单单的去了城里,当了三年的语文课代表,很充实很开心。高中的三年是紧张的,但是结果却不尽人意。高考成绩出来后,我只能上一个普通的三本。我的心里有块石头悬在那里。

或许从那一刻起,我才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吧!

决定不上三本选择大专的那一刻起,我下了另一个决心——专升本。专科学习的时间内一直没有忘记自己要专升本。就这样,大三下学期,当宿舍的舍友们都在外实习或者找工作的时候,我孤单单的背着书包在图书馆奋战高数和英语。2015年6月7日,参加了专升本考试。9月进入了新的校园,成为了一名本科生。16年9月的时候报考了教师资格证考试,当时准备时间比较紧张,所以只考过了两门。毕业之后,因为不是师范生的缘故,所有的招教考试都不能参加。

2017年7月,当河南特岗考试尘埃落定,我选择去了杭州,找了一份作息很正常又不很忙的工作时,我拿出了专业书。终于,2018年1月查成绩的时候,过了。紧接着参加资格证面试,当时真的是信心十足,果然,过了!18年过完春节,就回杭州接着上班了。中间4月份的时候,老家镇上需要招一位初中语文代课老师,我就这样去了。不仅带了两个班的语文,还兼职班主任。

刚开始总觉得自己需要严厉一些,这样才能镇得住学生。带班大半个月之后,我才发现并不是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孩子们都躲起来偷着乱,原来真的是我高估了自己。后来当教师成为习之以常,我发现孩子们还是很听话的,班级氛围也超级棒!

当时代课的学校是寄宿制学校,所以我也住在学校。早上要跟着学生早上上早操上早读,中午要到班看着学生午自习和午睡,晚上上完晚自习之后,要去宿舍查寝。一天天的很忙碌,可是我却很开心。在那段日子里,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应,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体会到了作为教师、班主任带给我的幸福感。
去年暑假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我上岸了。到现在成为小学教师已经一年了,早已适应自己的教师身份,可是我却再没找到当时忙碌着的快乐。我有点迷茫,有点想打退堂鼓。原来在这儿想教书育人,想和孩子们一起成长的机会是有点难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691.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