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手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1 浏览:439
导读: 父亲的手 父亲是个木匠,他有一双灵巧、温暖、有力的大手。 父亲的手很巧。他是村里有名的木匠,能做各种各样的家具和农具,做活精细,手艺一流。小到我们家小到凳子、吃饭的四方桌,大到各种婴儿床、成人床、架子车、衣柜等,再到各种农具,都出自他手。随着岁月变迁,这些都成了家里的老物...

父亲的手

父亲是个木匠,他有一双灵巧、温暖、有力的大手。

父亲的手很巧。他是村里有名的木匠,能做各种各样的家具和农具,做活精细,手艺一流。小到我们家小到凳子、吃饭的四方桌,大到各种婴儿床、成人床、架子车、衣柜等,再到各种农具,都出自他手。随着岁月变迁,这些都成了家里的老物件了,也是追忆过去生活的凭证。

我上小学时候,印象深刻的就是,每到麦收前,父亲就整夜打着煤油灯,做收麦子的扬叉、木锨、大叉等各种农具,然后白天去集市上卖,因为手艺好,人缘好,回头客很多。这是这样,我们家的生活才得以维持。

农村的老式房子,是带脊的,需要钉椽子、檩子、上梁,木工是少不了的,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慕名来请他帮忙。母亲说,生产队的时候,集体劳动,按照出工的劳力算工分,为此,父亲少挣的工分都由母亲通过加倍的劳动去弥补,这样,才能领到生产队分的红薯干,勉强够一家人维持生活,不至于挨饿。

父亲还是一个很勤快、不怕吃苦的人。听母亲说,年轻的时候,父亲拉着架子车去禹州拉煤,天不亮就走,步行一百多公里,所吃的苦,常人难以想象。家里盖过五次房子,都是他们用架子车一车一车地拉土,一砖一瓦地运。

说起父亲的经历,也算是坎坷多难。

父亲是爷爷唯一的儿子,但是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宠爱,据说当时爷爷喜欢姑姑,姑姑就老爱在爷爷面前说父亲拿家里东西吃,父亲却成了爷爷的出气筒,挨打是难免的。听母亲说,父亲的头发缺的那一块儿,是爷爷当年狠打所致。

父亲很开明,虽然没有上过学,但是思想不落后。可能是对知识太渴求了,他不想让我们姊妹六个吃没有学问的亏,所以,再苦再累,都要供我们读书。

尽管经济压力很大,他还是供我们兄弟姐妹读书,一年考不上,再考,再大的困难都不会让我们辍学。

父亲的手很温暖。在我成长的路上,他为我遮风挡雨,为我撑起一片晴空。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2001年,我收到大学通知书,他很高兴,但是家里没有那么多钱,为了给我筹学费,他就冒着雨,一趟一趟出去借钱,当时,农村经济条件都不是很好,那天他出去了好几次,有时候,借回来的是几百块钱,有时候就是空手而归。

为了供我读书,那几年,我哥做生意,父母就把我哥的地也一块儿种了,种了十多亩地棉花,因为棉花价钱比大豆、玉米之类的经济作物高,但是比较麻烦,从育苗开始,锄地、施肥、除虫、整枝,非常繁琐,喷洒农药一遍又一遍。高二那年,我喷洒农药中毒,头晕厉害,呕吐严重,非常难受。父亲陪着我去医院输液,后来听他说,我迷迷糊糊,神智不清,走到村头的桥上,要往水里跳,他就一只手拉着我,一只手抱着被子。是他那双温暖而有力的手,伴我度过一次又一次难关。

由于我上学,他们种地一直种到七十多岁,村里人都说,没有见过谁种地种到那么大年纪的。种地的同时,为了家里能多一点些收入,家里还养着牛、羊、猪,以便需要用钱的时候,能够有得变卖。

不种地之后,他就养了十几只羊,每天骑车三轮车,去地里割满满一车草,下午赶着羊去放。

前年回去,我哥的西瓜地刚浇过,需要用耙子耙平整,我硬是赶不上他的速度。不得不佩服,干农活,我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都说隔代亲,我父亲特别宠我的两个孩子。每次回去,都要抱抱这个,抱抱那个。我的儿子三个月的时候,因为肺炎住院,父亲不放心,特地从老家来看望,还把自己省吃俭用的生活费塞给我们,当时,我们都很感动,本来该我们孝敬他的,还让他为我们操心,我知道,那是一份沉甸甸的爱。

而今,父亲虽然已经年过八十,却依然精神矍铄。唯一遗憾的是,他的听力越来越不好,给他交流,需要把声音提高几倍。每次回家,还能看到他那双灵巧、勤快、温暖的大手在不停地忙碌。扫院子、种菜、侍弄花草,为我们准备菜,每次临行前,都恨不得把家里舍不得吃的都让我们拿走。

每次回家,他们都把我当客人一样,去街上买个馍、买点儿面条之类的活,父亲宁可走着去,也不让我去。我虽然已为人父,但是在他们眼中,还是把我看成小孩子。每次,我心里都很过意不去。

时常想起父母,每到放假,都想回家看望他们。

他就是一座山,给我鼓舞和力量,让我带着感恩和感动前行。

就是那双手,为我撑起了一片成长的天空,催我奋进,激励我去面对生活中的风雨。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80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