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见红叶满寒溪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3 浏览:489
导读: 红叶满寒溪,一路空山万木齐。试上小楼极目望,高低。一片烟笼十里陂。 吠犬杂鸣鸡,灯火荧荧归路迷。乍逐横山时近远,东西。家在寒林独掩扉。 ———《南乡子•秋暮村居》 便如你们所说的轻快朴实吧,尽管这阙词入我心里的只有渴望的自在与凄冷,轻快是决计没有的。...

红叶满寒溪,一路空山万木齐。试上小楼极目望,高低。一片烟笼十里陂。

吠犬杂鸣鸡,灯火荧荧归路迷。乍逐横山时近远,东西。家在寒林独掩扉。

———《南乡子•秋暮村居》

便如你们所说的轻快朴实吧,尽管这阙词入我心里的只有渴望的自在与凄冷,轻快是决计没有的。

深秋,飘落的?随波流转,笼着秋意的溪水载着它们悠然远去。落尽了秋叶的树木衬得这本就孤寂的山间愈发空灵,一片一片望去整齐划一的肃杀。山间小楼忽现,勾引着人登高远眺。入目的唯有高低二字,山有高低,木有高低,泉有高低,天有高低…不甚明晰只留感慨的原因不过是那一片暮霭尘烟。暮色沉沉烟雾笼罩的山间,可说得凄冷?可说得孤单?

犬吠与鸡鸣的村里景象山间是不会有的,却可以期盼来安慰归途中有些急切的心,远处荧荧灯火更增添了寻觅归路的迫切。路痴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路痴却又偏偏要山间闲逛却是为何?怕是只有词人自己最清楚了。于是追着山势行走着,不辨东西呢,只跟着前路忽东忽西。终于寻到了吗?一片寒林中茕茕孑立的木屋,仿似谢绝了尘寰,执拗地紧闭了门扉。

词人心里大约深存了挂冠的渴望,愿寻水而居只问春花秋月。然而村居也并非如心中所想般自在吧,倘若这一世的风华都只如入世的第一眼,人间又将是何等惊艳?所以纳兰也感慨:人生若只如初见。“若”?不存在的,想想而已。

记不得与你的初见在哪月哪天,记不得与你初见时是否惊艳,记不得太多事,只记得迷惑于歌声中沉醉不知归路。便同词人迷惑于山间般,只是我对于逃出并不急切,也不盼望与红尘断绝,不闭上心门,要为这声音留一线暖暖的光。

自来尘世皆在,出出入入全凭人选择。有人贪恋着,不肯早离开一分一秒,也有人逃避着甘愿终老山林。无所谓对错,无所谓真假,更无所谓好坏,但凭人心。眼前也已是深秋了,许多年后或许我也会去追寻寒林里荧荧灯火,当下是不会的,权且苟且着。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888.html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