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有效沟通的尝试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4 浏览:394
导读: 前一段时间在网络上引起热议的一个明星是黄晓明,他在参加一期《中餐厅》节目时,面对餐厅的经营问题与大家讨论,可是并没有以讨论的姿态来进行,而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听我的,我说了算,这个问题不需要讨论”,这些话语一度引起所有人的反感,讨论也就不欢而散,什么问题都没解决。可见,沟通...

前一段时间在网络上引起热议的一个明星是黄晓明,他在参加一期《中餐厅》节目时,面对餐厅的经营问题与大家讨论,可是并没有以讨论的姿态来进行,而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听我的,我说了算,这个问题不需要讨论”,这些话语一度引起所有人的反感,讨论也就不欢而散,什么问题都没解决。可见,沟通不好往往事倍功半。良好的沟通是解决问题的法宝,如果黄晓明能够真正的与别人沟通,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又能取得别人的信任,结果一定大不相同。

这就让我最近对沟通产生了兴趣,看到一句话:“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只有不会沟通的人。”随着工作年限增加,经历越来越丰富,我对这句话越来越深信不疑。恰巧在今天,我们班又发生了一件事,事情是这样的,上午最后一节课音乐课,下课后学生兴冲冲地从楼上往下跑,有一些回来早的孩子给我说,白子豪被殷浚哲挤到消防栓上,受伤了。我一听感觉大事不妙,又是这两个令人头大的孩子,三年来两个孩子以及两家大人之间发生的事太多,矛盾由来已久,仇恨也很深。这次,又是他们俩,万幸的是受伤的人不是殷浚哲,反倒是练武术的白子豪。问过之后,殷浚哲死活不承认他挤了白子豪,也不承认这件事跟他有关。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赶紧给孩子们放了学回去处理,给殷浚哲的爸爸叫过来,可是他爸爸一来就赶紧解释:“我觉得这都是他们两个孩子之间玩的时候不小心,肯定不全是一个孩子的问题,我觉得当时殷浚哲在前面,他肯定看不到白子豪在后面,白子豪应该能看见殷浚哲在前面,他还非要从旁边挤过去,所以,这个事我觉得我们只能付一半的责任。”一听他这么说我就很来气,他果然还是老样子,喜欢绞缠,给自己的孩子开脱。在说到怎么处理这件事时,他总是理直气壮地一边撇开自己孩子的责任,一边“教育”着孩子,那副言辞有理的样子、傲然的神气,仿佛他才是老师。他还表示:“我们只能承担50%的责任,比如说白子豪身上的擦伤需要买一瓶碘伏是3块钱,我们只能承担一块五。”听到这样的话语和态度,十分可气,我真的很不愿意跟他说什么道理了,因为根本没办法讲道理。对于这样的态度,我也只能让受伤的白子豪的家长过来,双方协商吧。打过电话后没多久,白子豪的妈妈和爸爸都来了,他们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我也把殷浚哲爸爸的意思转达给他们家长,于是不出所料,白子豪的爸爸怒气冲冲的冲着殷浚哲呵斥,嘴上说着“你以后就往死里打,俺不用他赔偿,打不死怎样怎样……”两家又开始争吵,我赶紧劝阻也无济于事。后来孩子们都走了,只剩下白子豪的妈妈和殷浚哲的爸爸了,我试图调解却总被他俩的争吵打断。眼看着俩人都谈不拢不欢而散,不处理准备走了,我这时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突然想到心理学上有一个结论:当一个人情绪激怒、暴烈时,另一方要缓和、平稳,这样做到所谓的情绪互补,才能产生有效沟通。就算我对殷浚哲爸爸的态度很反感,但是为了沟通,我必须缓和、站在他的角度拉近距离,才能真正让自己的话说到他心里。我先用气场震一下,对他说:“如果您以后还想让孩子在这个班安稳地学习,与同学能和睦相处,那咱就好好解决问题。”他一听,也不走了。我就开始针对双方提出可接受的解决方案,心平气和地先跟白子豪妈妈沟通,您要怎么样解决才能够接受?接着也耐心跟殷浚哲家长沟通,最终就是一个家长的态度,如果殷浚哲家长拿出一个道歉的态度,白子豪家长可以接受。说来说去就是一个歉意的态度。最终殷浚哲家长略有歉意,但是可能不太好让他表示,所以我缓和一步,让孩子下午跟孩子道个歉,也代表家长的意思。于是,勉强达成一致。然而刚还没结束,两家又开始吵起来,殷浚哲爸爸说对方想讹钱什么的,没完没了。

闹到中午一点,吃过午饭还没休息一会儿,白子豪的妈妈又打来电话,不满意对方的态度,要过来找我,还带着会功夫的白子豪舅舅。我让他们晚一会儿再来。这个矛盾必须化解!这个棘手的问题也必须解决!终于忙完,让白子豪妈妈进来,我稳住白子豪妈妈的情绪,跟他沟通了一会儿,她坚决地要求殷浚哲爸爸过来。我说可以,咱们先得平静地面对,如果带着情绪谁都解决不了。后来,我让殷浚哲爸爸也来,先在电话里表示咱殷浚哲爸爸说的有一定道理,双方都有问题,但是现在是白子豪受伤了,是不是咱们有责任呢?我说:“如果今天这个事受伤的是咱殷浚哲,对方白子豪家长说他只承担50%的责任,赔一块五的碘伏钱,您会怎么想?”他一听不说话了,他肯定会不愿意而且非常生气。于是,我就进一步说,咱们换位思考一下,让他认识到自己做的不合适。接着,就是比较顺畅的有效沟通,过一会儿他也来了,我跟殷浚哲爸爸聊了一节课的时间,心平气和下来我说的话他都能听进去了,时时站在他的立场上讲道理,他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于是我就一点一点顺藤摸瓜,最后达成他愿意向白子豪的家长表示歉意。至于怎么表示,让他自己去找机会吧,此刻白子豪家长早已离开学校了。

最后,殷浚哲爸爸也心服口服地走了,还说着真是麻烦老师了。这对我今天一下午的忙活和调解也是一种认可。走后,我也赶紧又给白子豪妈妈发了微信,意思是咱现在的态度也先放平和,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都翻篇了,现在殷浚哲的爸爸对于今天的事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了,会向你们表示歉意,咱也给别人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好吧!

事情至此告一段落,双方都需要一个消化的过程,今后还会再继续跟进。今天这个事情既然发生,就以此为契机,把事情摊开来说,共同努力化解矛盾。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95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