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抨击”可不可?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4 浏览:405
导读: 这样的“抨击”可不可? 张喜来 又到了周总结的时候,大家期待着总结之后可以调、选座位,我也在期待着各个小组在本周的情况总结。 上周是单周,也是本学期重新实施小组量化积分排名的第一周。各个小组接连汇报了每个小组的进步与不足,特别是小组量化排名最低的同学存在的问题。这周是双周,...

这样的“抨击”可不可?

张喜来

又到了周总结的时候,大家期待着总结之后可以调、选座位,我也在期待着各个小组在本周的情况总结。
上周是单周,也是本学期重新实施小组量化积分排名的第一周。各个小组接连汇报了每个小组的进步与不足,特别是小组量化排名最低的同学存在的问题。这周是双周,需要依据这两周的各个小组在班级的积分量化排名,小组选座位;而各个小组的每名组员按照小组内部量化考核结果进行小组内部调座位。八个小组或组长,或组员代表上台进行了小组本周情况汇报,对此上周情况改进、本周表现的好坏以及下周的发展期待三个板块进行说明。
在汇报过程中,有两个小组出现了意外情况:
小琦小组两周综合排名第七,组员太源上台汇报。他肯定了上周问题的改进,以及这一周小组进步的地方,特别对上周小组量化排名最低的一博同学做出了下面一番的陈述:一博同学上周出现的上课睡觉、吃东西的问题这周有很大的进步,但我们决定请一博离开我们小组。理由非常简单,九年级了,大家都要有一股拼劲,而一博的进步不足于赶上这节奏。
家辉作为组长直接上台讲述:这一周我们有了很大的进步,小组综合排名第三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这周迟到、不交作业现象没有了,但问题依然是郑浩。他有三次晚作业,周二、周五以及今天早上。他的学习能力我们不可否认,但我们组投票有三票赞同,三票弃权,零票反对,决定请他离开我们小组。
当我在班级后面静静地听他们的汇报时,我内心两个想法一直在打架。这样言词激烈的抨击在以往任何时候都没有出现,以往大家顶多对拉小组积分的同学表达一下“愤怒”,或者“不满”,真的不至于将组员给开除了。其一、在我的内心里,这两个孩子真的没有多大错,不就是拖了小组量化的后腿了吗!不至于呀,况且这才是量化开始的第二周;其二、这群孩子真的是如此“绝情”吗?想置这两个孩子于死地吗?绝不是这样的,那他们这样做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我的内心是无比矛盾的。
九年级整个班级的状态呈现出了一副我要进取、我想考高中的样子,很大一部分同学收敛了以往的玩性,无论是课堂还是自习课,大部分同学都在忙碌着。亦或是课间,也很少有学生闲来无事在那里闲聊。这也是我们班在九年级才有的状态,每当我把班级《一日常规系列》(包含了早读、课间、课间操、自习课、问题讨论、午休、跑步等等)发在家校沟通群里的时候,家长们也都表达出了无比的欣喜。所有的科任老师也对班级这样的面貌多次表示“正能量满满”的班级,将来中考应该有一个好的收成。
想起还有不到一年时间这群孩子即将接受中考的考验,而班级在七八年级一直走的都是“同步”路线,很少强调成绩。很多时候我是依托活动搞班级文化建设,即使有竞争、有排名,但也会给暂时落后的孩子赶上来或者再次赢得被尊重机会,以至于让所有的孩子都能跟得上,不至于掉了班级的队。这也导致有些孩子的进取心不足,对老师的严加管教、环境的融洽依赖性非常大,学习上也就严重缺乏自觉性和主动性。而这一次的抨击让我突然意识到,我一直在等那些成绩不太好,行为习惯也不太好的学生,我对优等生的关心却严重不足,这也是我们四班成绩整体水平优秀,但尖子生不突出的原因。其实,我这边早就应该“放手”,这样在竞争的氛围中,他们的主观能动性才能有效激发出来,不至于出现“慈父多败儿”的惨状接连发生。
当各个小组汇报结束,我还是于心有不忍。“一博、郑浩,你们两个同学,我给你们两天时间,明天和下周一。你们如果能够‘痛改前非’,决心调整自己的状态。那你们自己去和小组长、其他组员说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下周一来了,大家还不接纳你们,你们的座位,自己先想想如何安排吧!”
我也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我已经不能再干涉这样良性的竞争环境,毕竟需要给那些想学习、想坐到班级好一些位置的同学更多的机会。但我还是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够迷途知返,抓紧时间调整个人的学习习惯,赶上班级节奏,找到九年级状态。
对于下周一,我还是期待着有扭转的可能。就是不知道的这样的“抨击”可不可?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97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