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社会下的现实折叠心态——《北京折叠》有感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4 浏览:596
导读: 折叠社会下的现实折叠心态 ——《北京折叠》有感 大学路第四小学 崔陈茜 折叠?小时候折纸飞机的时候,会用一条条清晰而又深刻印在纸上的折痕将同一张纸的不同地方压在不同平面上...

折叠社会下的现实折叠心态

——《北京折叠有感

大学路第四小学 崔陈茜

折叠?小时候折纸飞机的时候,会用一条条清晰而又深刻印在纸上的折痕将同一张纸的不同地方压在不同平面上,然后造就立体感十足的“手工艺品”。

作者就是以这样直接赤裸的词汇,想象出了这样一个把本该在同一个地球平面上的人严格划分进不同层次、不同社会发展步骤的世界,在城市折叠的世界里,不同阶层的人被严格区分和折叠进不同的世界。

这个比喻太过明显,所以网络上绝大部分声音都将这个小说的重心放在了“贫富差距、阶级悬殊”的问题上,诚然,小说的确很大一部分传达出了对中国目前城市阶级对立明显的社会现状的无奈,但是,绝对不仅仅限制于此。

开头描写了一群底层人民在步行街的上吃着廉价小摊子的食物,“忙碌了几个小时的人们都赶过来吃一顿饱饭,”以及“回锅肉三四百一盘”让一群底层青年惊讶的场景,这种第三空间的典型人物和典型情景如在眼前,这种描写第一空间的“高收入”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那么,我想问的是?除了金钱方面的对比,第一空间和第三空间的差距是什么?当然,还有人说道,是资源,是政治权力等等之类,但是这些又回到了一个现实层面:这些差别都是外显物质的。

我们读者终究是用一个上帝视角跟着作者去看待的。对于一个从出生来说一直失明的人来说,也许世界观对他来说就是那样的,我们普通人看着的“可怜”“同情”也许他根本没有觉出来,因为长时间的生活使他习惯。反而对于一个看过了花红柳绿、蓝天白云的人来说,那再陷入黑暗的世界可能来说就太残酷了,他并不习惯自己本来拥有的一个优势却被剥夺的恐惧,就像每个人都不喜欢自己的既得利益被剥夺的感觉。按照作者的说法,第三空间的人大都没有机会去第一空间,并且去过的人也并不是因为“羡慕第一空间”的人去,譬如老刀,他不是为了体验第一空间的先进和优渥,他要做的是从第一空间和第二空间来攫取财富(那20万)来服务于自己的第三空间。对于这种一个封闭的第三空间的人来说,即便使他们物质很匮乏、资源很稀缺,但是当这种生活成为一种习惯之后,也就并没有觉得很痛苦。我们历史时期也曾出现过物质很匮乏(我们当代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对照来说)时代,但是出于那个时代的人似乎并没有天天哭诉自己痛苦折磨的情景。第三空间的人们习惯于讨价还价的消费方式、体力劳动之后的一顿饱饭都让他们满足,生这层空间的人也许对第一空间的人是仰慕,是敬佩,但是就像是封建时代普通百姓仰望皇族一样,这种仰慕仅仅停留在心理层面上,没有化为实际层面的“狂热追寻”,起码小说中并没有营造出第三空间的人有这样的心思。

按照这样的逻辑来说,第三空间的人的可怜是不是仅仅是因为我们读者觉得他们可怜?是读者觉得他们在第一空间的压迫下资源被剥夺。但是真的是这样吗?据一项调查显示,赞同“金钱财富的多少代表了一个人的成功程度”受到百分之六十的中国人的赞同,这一比例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前列,而我们一致认为“财富对立明显”的美国仅仅只有百分之三十多,是我们读者和作者将这样的一群第三空间的人放在了可怜者的位置。而且就如上文段落中总结的那样,划分第一空间、第二空间、第三空间的依据仅仅是那些物质方面,小说第一个忽略的点就是忽略了不同阶层精神需求,一个底层生活劳动人民有高尚的精神需求和严格的品德这并不矛盾,那么这些不同空间的精神世界又是怎么样区分呢?

小说第二个忽略的点就是,网络的影响。那么小说中第三空间有没有网络呢?如果有网络,他们的网络是否有机会接触到第一空间的生活状况的呢?按照小说逻辑,小说第一空间为了保证第三空间的稳定,很有可能并不会传递出第一空间的生活状况的信号给第三空间的人,再加上第三空间的人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反抗意识和激烈的“不公平”的感觉,那么第三空间网络上很有可能是封闭的,这样一个封闭环境内对他们的的处境并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没有放在一个坐标系中定位他们的位置,所以他们没有试图反抗。

其实,在阅读的过程中,“反抗”的应该是拥有全面视角和现实经验的读者。网络的解放一定程度上可以将这个明显的阶级对立更鲜明化,让底层劳动者有机会去了解“金字塔顶端上的人如何生活”。当下火热的直播,当你坐在鲁豫直播 “首富”王健林一天的生活,你和这些掌握一定程度社会财富的人仅仅隔着一个屏幕,这种冲击和对比是底层阶级的人是极有诱惑力的。越沉迷于网络上那些“炫富”主不同于普罗大众的“奢侈生活”,越对现实充满了抱怨,对那些财富上优越的人采取其他方面的打压,这是网络暴力的重要来源。罗斯福曾经说过“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也许这篇文章解读出来的“阶级和贫富的悬殊”仍然来自于我们当下热衷的对于金钱的崇拜和追逐。不是这个小说中的人造出了这样一篇文章的主题,而是众多拥有“阶级和贫富的悬殊”的读者和作者造出了这样一个敏感的倾向。

当下人们似乎对于贫富差距这个问题比较在意,或许在意的是个人经济利益和金钱,在自己的经济利益和金钱与别人的对比中心理由于金钱上的落差造成的落差。当然,现实中的贫富差距也绝对不仅仅是这种简单的心理差距,然而由于贫富悬殊导致的各种资源、人脉上的差距似乎又都出于这样的一个关于对钱的定义的心理动机,这是一个哲学上的问题,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循环的论题,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

回归小说,作者写作的意味非常明显,即表达对于社会阶级的不满。然而这种写作目的又回到了一个经典的关于文学的论题。越是明显的主题本身可能就会损害文体自身的独立性,使得某篇文学作品成为为社会经济政治甚至仅仅是一部分人服务的附庸。

再说几句后话,是关于网络上普遍舆论对于《北京折叠》批评的现象。

第一点,也许因为国际西方主流文学对中国当代文学长久以来的忽略,也许是因为前一个“雨果奖”的《三体》中描绘出来足够渺远的恢弘的场景的前例,也许是中国读者因为受玄幻题材等网络小说对“幻”这个字的不同理解,《北京折叠》这样一个获得雨果奖的小说被人们赋予了很高的期望,然而很多人说“带着期望去,带着失望归”,这篇生活气息浓厚现实性的小说似乎并没有受到很热烈的追捧,反而出现了明显的批评热潮。相比较于当时轰轰烈烈的“造神”行动——对刘慈欣的极度追捧,《北京折叠》的作者则显得寂寞的多。一方面,我们确实承认由于篇幅的差异,或许在表现某些方面有点欠缺,在整体的架构上比较简单,故事情节比较平实。我觉得这样的简单性叙述也可能出珍品,但是这种珍品可能并不符合“猎奇”“追求奇幻”这个群体的认可;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承认,我觉得他们的评奖原则也可以看出他们对于东方新兴大国的认识,也许他们想象出来的“北京”就是这样一个北京,把中国现有城市的缺点放大拿来批评,也并不算新鲜了。

第二点,起码我略过的对于《北京折叠》的评论,大都是从“情节无聊”“不算科幻”“社会问题老梗早就存在”这种从文学作品的题材、内容、结构对它进行批评,这方面我没有权利去评说。因为我没有看过这个作家长篇小说,如果长篇小说足够恢弘和精彩,那么《北京折叠》的平实就可以看作是一种独特的写法,就像吃过佳肴美味的作家准备品尝一下粗茶淡饭。如果长篇小说一样的类型和架构,那这可能属于作家的个人风格或者说文笔的遗憾。但是我觉得这些只算是评价的一个方面。

总之,一篇小说终究是要推向读者,要读者去检验的。读者每个人都有评价的尺度,甚至会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这种欣欣向荣的局面是我们最应该期待的。虽然,社会经验告诉我们总是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正确的,但是同时,很多的新的历史时刻的创造都是由拥有不同视野上的人创造的,在科技上体现的是创新,在人文领域体现的是思考,独立的思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4986.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