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生命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4 浏览:486
导读: 雨,濛濛地,一连下了几天。空气湿了,楼湿了,树木湿了,地湿了,草湿了,落到路面,草窝里的黄花也湿了。一朵朵,一簇簇,或挑在草叶,或聚在草窝,像失牯的孩子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任凭风雨的肆虐。更忧心的是那些被水流带走的,一绺绺,一团团随波流转,奔向未知的远方。 这些花从树上落下来...


雨,濛濛地,一连下了几天。空气湿了,楼湿了,树木湿了,地湿了,草湿了,落到路面,草窝里的黄花也湿了。一朵朵,一簇簇,或挑在草叶,或聚在草窝,像失牯的孩子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任凭风雨的肆虐。更忧心的是那些被水流带走的,一绺绺,一团团随波流转,奔向未知的远方。

这些花从树上落下来。树是绿树,叶是绿叶,荚果是紫色的荚果,花是黄花,黄得明亮,嫩得让人心颤。那么小的一朵,如口裂开了四瓣的喇叭,漾着一首首哀怨的乐曲。那探出的小小的四支蕊,如蚁穴中晃动着小小的脑瓜。更惊叹的是花托根部竟有一圈头发丝样儿的红箍,红是红得很,眩人的目。好比沙漠里跳动的一只蜥蜴,又好比子弹头上的一圈火漆,冰冷之中洋溢着生命的活力。

这该是怎样的一种玲珑的生命,虽然短暂却通体灿烂。

曾无数次,在路边,草地,空中,夕阳里注视过它,想探寻一些未知的东西,而它依旧沉默无语。

早上,林萌路上,我拿起扫帚轻轻地扫着,心疼得像捏着一把儿琉璃的娃娃。劲儿使大了,它们就会淘气地上下飞舞;劲儿小了,它们仿佛一粒粒金色的小钉,难得移动。我得平心静气,沉下心来,怀着一颗慈爱的心,气沉丹田,俯首下去,放平扫帚,一下一下,合着朝阳把它们归拢。满盆的花朵,满盆的生命。把它们倒出去,犹如倾倒了一口袋会说话的麦子。

上学的小姑娘,发稍上漾着几朵金色的小花,如舞动的精灵。

多次想打听打听,或者上网查查开这花的是什么树,什么树开的这些花。这在当今的时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最终也没有,不是放不下身份,缺东少西也无关其它。就宁愿这样呆呆地坐在长椅上、石凳上或沟崖上仰着头,从早上至黄昏痴痴地望着。看花飞花落;看叶落归根;看羽毛从眼前滑落;看云丝从蓝天飘过;能谛听到花叶在泥土上挣扎的心音。

还有什么比这更幽微的吗,还有什么能与生死的博击更让人惊心动魄的!

此刻,我听到了它们的呐喊。有一篇文章叫“于无声处听惊雷”,它所说的还是人,人类群体。其实,我觉得不止人类诸如植物、动物等,若你细心地观察,用心地体会也是能听到“惊雷”的。

三十多年前,那时我十多岁。晚上,和父亲到河边去乘凉,听见玉米地偶尔传出的一两声“惊人”的异响。父亲说,他的父亲告诉他,那时咱还在山里住。有一年夏天,夜里下雨白天晴,庄稼长得好。晚上,坐在地边,就能听见一声接连一声的“嘎嘣一一嘎嘣一一吱扭——吱扭”的玉米拔节声。想想整个地块,整个田野都笼罩在这种成长的“惊雷”里。怎能不让人心颤,怎能不让人对这生生不息“生命力”的爆发充满了敬意与恐惧。

不要忽视周围的一切吧。或许在它们的“视界”里,我们,自视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才是一群真正值得怜悯的可怜虫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002.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