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住在我心里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5 浏览:475
导读: 有些人,相识很久,也只是点头之交,有些人则是一见如故,譬如我和陌姑娘。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外出学习中,她坐在我旁边。我是那种别人不说话,我坚决不热乎的人...

有些人,相识很久,也只是点头之交,有些人则是一见如故,譬如我和陌姑娘。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外出学习中,她坐在我旁边。我是那种别人不说话,我坚决不热乎的人。说好听了是矜持,其实我就是懒,懒得张嘴,懒得多认识人,懒得社交。我现在多么庆幸,陌姑娘主动和我搭话,没听懂的有疑问的都来问我。真得很庆幸,她正好在我旁边坐下,又正好愿意张嘴问我,因为通过后来的交往,我才发现其实陌姑娘也是个高冷范儿的,她不见得愿意那么热乎对每一个人,就这么巧,我入了她的眼。这就是缘分?

我认识陌姑娘的时候,她其实压根儿不是什么妙龄少女,顶着一张娃娃脸招摇撞骗,厚厚的刘海儿盖住了她聪明的大脑门——直到现在还是这样——对此,我无比佩服,因为我觉得留刘海儿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稍微一长盖着眼,就得修剪,三天两头到美发店报到着实让我心慌。她的眼睛是五官里边最不漂亮但是最可爱的,小小的,属于那种让我一想起来就忍不住乐呵的。由于她的刘海儿设计,让我实在不是很清楚她到底是苹果脸还是瓜子脸。陌姑娘海拔比我高,所以我穿着高跟鞋自虐的时候,她总是穿着平底鞋潇洒——这是我和她之间最让我郁闷的事情——这样一个学生妹让我有一种我老了的感觉。结果熟了之后,才知道她不仅是已嫁人为妇,而且已有一个五岁的女儿了。当时,我家雨典才一岁多,当然,我属于绝对响应国家号召,绝对够得上晚婚晚育的那个。这时,我才关注到,原来陌姑娘只比我小一岁。

在第一次相遇之后,我们又那么巧地被分到了同一个学习小组。作为组内她唯一熟识(相对而言)的我,自然继续得到了她的热乎。

陌姑娘是一个努力的孩子。我们同路时,微信聊天时,甚至于吃饭时,都是教研时……班里的读书活动怎么进行,古诗教学中的一句诗怎么处理好像都不能自然呈现,某个网上课程感觉可不错……其实我很想在工作结束后聊点其他的,但是每次都能被她勾引得兴致盎然地投入到无处不教研,无时不教研的状态。过往诸君可以脑补一下,必胜客下午茶时间,耳边是轻柔的音乐,旁边有约会的男女,有聊天的伙伴,我们面前的桌上是浓郁的咖啡和精致的小点心——还有教学设计!哈哈~没错,就是教学设计,两个人为了配合周围的安静氛围,还以窃窃私语的方式来做教学设计;晚上,俄式厨房,昏暗的灯光,满桌扑香的食物挑战着我们的味蕾,服务员端上来一份又一份的美食,我们重新摆放,因为要给教学材料腾出点地儿~更悲催的是,两个人虽然不至于讨论到油枯灯尽,但是没有准备好墨水充足的笔却是事实,不得已借了服务员下单的笔来,接着进行。食物,很好吃;一边吃着一边扒拉材料一边讨论一个又一个的教学环节设置,也很高兴。直到餐厅打烊——肚子,饱了;脑袋,饱了;心情,也饱了。微信里的你一言我一语就更多了,通常就是刚开始都在码字,然后就是一人一句发语音,再接着就直接语音通话了。后来,我们先后添了二胎,孩子们还小的时候,作息时间不一样,我俩没办法同步,教学中遇到问题就变成彼此留言,留完了也不急着等对方回复,不过心里是笃定的,或早或晚,一定会收到回复的。

陌姑娘是个很迁就我的丫头。我们两个的单位相距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我俩晚上基本都属于家里,能见面的时间极少。通常,我们都是中午相约。其实她跟我一样,都是在工作范畴之外的行动迟滞者,但是回忆起几次相约,竟都是逮着我们俩工作有时间差的时候,她迁就我的时间,跑来见我。有时候开车,有时候打车,有时候公交。最近一次,约好了见面地点,她迟迟没到,我实在不能再继续等,就给自己先点了一份饭,等她告诉我她快到了的时候,再下单给她点饭。我吃完饭,她的饭端上来。再等一会儿,她的人呼呼哧哧地跑过来,坐下来,喘口气,我们俩大概说了5分钟?反正绝对没有10分钟,然后她留在店里吃饭,我匆匆赶往单位。这一次,因为我们约的地方正好是单行道,她不能直接开车过来,所以她在城里绕了个圈,慌里慌张看错地方,进错了停车场。等到她跑出停车场好远,发现不对的时候,琢磨着再等公交过来或者再跑回停车场取车,都太费时间,午间时刻打车也不方便,于是陌姑娘刷了个单车,蹬着奔向了我。虽然只有不到10分钟的相聚,但是那一见,什么都不用聊,什么都不用说,彼此生活中和工作中的负面情绪就可以烟消云散。分开后,我们就可以卸下心里的一堆垃圾,轻装上阵,继续前行。我们是彼此的药,灵丹妙药,药到病除。我可以想象她发丝凌乱,满头大汗的行进过程——穿越半个城,只为见你一面——不止在少男少女之间。

陌姑娘是一个任性的女子。工作中有一个同事总喜欢找她麻烦,我就稀罕了,都是同事,干嘛非得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呢?非得通过一些小人行径贬低他人,彰显自己吗?不过我只会劝慰陌姑娘“远”小人,别理她。以我的智商,大致的处理方式就是能凑合就凑合,凑合不了就躲着算了。陌姑娘不干,憋气够了直接开怼。本来她就是无错方,我相信她即便不怎么发挥,只需要有理有据地把事实摆出来,对方就应该会汗颜了吧。过了那一段,便不怎么再听她提及这些事情,相信她是处理得差不多了的。我喜欢她这样的真性情,一个人有时候喜欢另一个人,要么是两人太相似,于是有了默契,要么就是其中一个是另一个想成为的却做不到的人。在某时候处理一些问题的当口,陌姑娘便是我想成为的那个人。陌姑娘还有一桩任性到很多人都佩服的事情,提起来她自己都捂着脸哭笑不得。在平常人的心里,一个工作认真、上进的人,一定是希望自己在单位中有更好的发展,但是她让人大跌眼镜。单位领导看中了她,提拔了她。在提拔之前,她已经再三拒绝,喜欢教学,愿意好好教学,愿意为了好好教学付出努力,但是并不是为了提拔。我们做一些事,仅仅是因为喜欢而已。在新的岗位上她依旧认真完成领导交代的每一项任务,甚至继续为了更好地完成这些任务而四处请教朋友们,但是她心里却有着自己的一个小打算——学期结束后,她申请了调动,只为了换一个单位,继续做一个单纯的教师。她对原单位的领导是有愧的,得到了赏识却逃避离开了~一辈子并不长,她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勉强自己,她更愿意遵循自己的心意来走之后的路。而我,就喜欢她这样的任性。

回想这几年,我和陌姑娘有多合拍呢?我这边告诉她我才读完一本书,她就告诉我她此刻读的正好是这一本;她那边告诉我共同喜欢的作家出新书了,我这边其实早已经订了这本书送给她;我正在琢磨着买什么样的包包,她那边就发来图片,图中正好就是我心仪的款式;她正熬得皮肤缺水又顾不上采购,我恰巧就新入手了几盒补水面膜——世间的幸福不就是如此这般你正瞌睡,她就能给你递个枕头来。说雅致一点,就是我有酒,你正好有故事~

工作中,我们能为彼此的灵光一现不断点头,生活中同样是能够同步得热火朝天。相差无几怀上老二,让同样有着咖啡瘾的我们纠结不已,为了宝宝好,也为了不亏待自己,我们开始研究脱因咖啡,一边心惊胆战地尝试,一边窃喜这小小的满足,两个孕妇没有机会见到对方大腹便便的样子,但是在微信里琢磨咖啡的时候,快乐得像两只小老鼠,乐不可支。其实也没敢喝多少,但是琢磨的这个过程很快乐!结束哺乳期,终于可以肆无忌惮了,两个人因为有了同伴的相互呼应,嘴巴也都叼了,又开始转战挂耳。其实我们对咖啡懂多少?不懂,真得不懂。就是喜欢,就是有话说,就是说得很高兴,就是这样了~

回忆到此时,尚有余味。我和陌姑娘,现在见一面是更难了。她的新单位离我,已经不止是半个城了。下班时间是家里的,像以前那样趁中午一约也做不到了,送给彼此的关怀也都只能通过快递了。我爸爸身体不好,她快递来了补品;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买来当地的明信片套盒,也只能再快递给她。

快递来,快递去~

“我想想,还有什么东西快递给你?”

“你把你的人快递给我吧~

有些人,相识很久,也只是点头之交,有些人则是一见如故。

有些人,长久不见便淡薄了情分,有些人即便见不到,也在彼此心中。

姑娘,你住在我心里~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052.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