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心愿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6 浏览:538
导读: “我与祖国共成长”征文 题记: 常言说:父母之情,养育之恩,永难相报。我的父亲,是个苦命人,没有享过一天福,却早早的离开了人世。谨以此文献给我勤劳一生,受苦受...

“我与祖国共成长”征文

题记:

常言说:父母之情,养育之恩,永难相报。我的父亲,是个苦命人,没有享过一天福,却早早的离开了人世。谨以此文献给我勤劳一生,受苦受难的父亲!

父亲的心愿


我是一个70后,出生在一个小村庄。家里兄妹5个,3个姐姐,1个哥哥,我是老么。家里世代务农,父母常年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一年到头,辛辛苦苦,种庄稼,收庄稼,一身土,两脚泥,交了公粮,所剩无几。说到交公粮,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公粮一般一年两次,一次是夏粮,主要是小麦这类大田作物,大约是六月底的时候;另一次则是秋粮,主要是玉米、还有油料作物,就是花生之类,大约是十月底。到了交公粮的时候,村干部会早早地在大喇叭里广播,我记得最深刻的就是这两句:交粮纳税、天经地义。会计也会计算出各家各户应当缴纳的斤称。我家那个时候是13亩地,大概需要交1000多斤小麦。家家户户都要早早地把粮食扬净晒干、称斤过数,到了日子一早就出发去乡政府的粮库交公粮。那个时候村子里没有机动车,家家户户都是马车、牛车、驴车,还有人力车,这样一户户的牲口车、人力车连成一串,浩浩荡荡地开往粮库。到粮库的时候,总是排了很长的队伍,至少要有两三里长,要等上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挨到的时候,首先要验粮。粮库的工人用一柄叫做探子的长长的类似一个大锥子、而上面有一个凹槽的工具插到粮食口袋里,拉出来的时候凹槽里就带出了粮食。大约是要检查饱满度、杂质、湿度。杂质太多的,要到粮库的麦场上去扬净;湿度太大的,就要去晾晒;饱满度差的,则可能要降等;实在太严重的,直接就拒收了。每年交公粮的日子就像是打仗。年年如此!

父亲深知庄稼人的辛苦,当时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我们兄妹几个能成为吃“商品粮”的人,当个教师呀,工人呀,什么的,有个工作。每每提起三里五村那些吃“商品粮”的人,父亲总是羡慕的不行。“看看哪村的谁谁,人家在哪哪上班。骑着洋车,穿着袜子,不粘土,不沾泥,每月领着工资。多好!”他一心让我们兄妹几个读书,就是能成为一个“吃商品粮的”。他总是说:“只要你们好好学习,不用管家里有钱没钱,哪怕是砸锅卖铁我也要供应。”

在那个年代一个农民家庭要供应孩子上学是何等的不容易!更何况我们有兄妹5个!好在和别的人家不同的是,除了种庄稼,父亲和爷爷还是方圆几里有名的手艺人----铁匠。他们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生火、打铁,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制造出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和农具,之后拉到集市上卖成钱,再换回自己生活需要的东西。所以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别人家的孩子很多都是吃不饱,穿不暖,但是我们兄妹几个却是衣食无忧。父亲生性耿直,勤劳能干,一心想让我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他总是没日没夜地干活,一边做庄稼,一边做铁活。每到开学的日子,父亲总是提前把我们兄妹几个的学费准备好,开学后就交给老师;而有的孩子总是让老师多次催促,有的甚至等到快要期末了,学费还没交上。这深得老师们的夸赞:“你看人家的孩子,教书费总是可积极,从来不用催”!

就这样,大姐和二姐都考上了高中。但是由于历史原因,没能参加高考,错过了大学。当哥哥和三姐在读初中的时候,父亲由于长时间的劳累,积劳成疾,病倒了,胃部做了大手术,从此不敢干重活,需要休养。那时候,爷爷年龄也大了,所以家里的生意只能暂时搁置下来。懂事的哥哥和三姐,知道家里的情况,一起不声不响地把书抱回了家。当时,不善言谈的父亲也没有责怪他们,只是不住地叹气,只怪自己身体不争气,耽误了孩子的前程。过了几年,父亲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和哥哥一起重操旧业,仍旧起早贪黑,披星戴月。炉膛里熊熊燃烧的火苗,映着父亲红红的脸庞,沉重的铁锤一下一下地砸弯了父亲的脊背!慢慢地,我家的生活有了起色,哥哥把嫂子娶进了门,三姐也嫁人了,剩下我这个老闺女。父亲经常对我说:“你哥和你几个姐姐都没有考出来,就剩你了,你可要好好学呀!”当我考上县一高时,父亲高兴得逢人就夸,那情形不亚于走路捡了个大元宝。三年后,经过我的努力,考上了大学,父亲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儿。当生产队长的叔叔还专门放了一场电影来庆贺。

毕业后,我进了学校,当上了一名小学教师,领到了工资,吃上了“商品粮”。记得我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些蛋糕和饼干带回家。父亲吃了一个高兴地说:“哎,这是俺妞用她的工资买的蛋糕。我吃着就是好吃,就是甜!”从此以后,父亲干活的劲头更大了,他说他还要让他的孙子孙女,外甥、外甥女都考上大学,都吃上“商品粮”。常言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我毕业第三年的冬天,临近春节的前夕,农历12月25日-------那个让我永生难忘的日子里,一生辛劳的父亲正在集市上卖货,突发心肌梗塞,离开了我们。他没能看到他的孙子、孙女,外甥、外甥女考上大学,吃上“商品粮”,带着遗憾走了!尽管他有百般地无奈,万分地不舍!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农民的日子渐渐好过了,种地不但不用交公粮,国家还给了粮食补贴。家家户户都盖起了二层小楼。而我家吃“商品粮”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姐靠着种地和外出打工供应的一儿一女,都先后考上大学。儿子现在在县卫生局上班,女儿在省儿童医院上班;二姐的两个儿子去部队参军,回来后都找到了满意的工作。两个侄女已经结婚成家,小日子过得幸福美满;我侄子今年也在省人民医院实习;三姐的女儿参加招教考试,到漯河工作;我女儿和三姐的儿子今年都考上了大学。现在,随着航空港区的发展,家里的土地都被政府征用了,即使是哥哥,嫂子还有姐姐们都不再种庄稼了,我们一大家人都成了“商品粮”!他们花着拆迁款,住着政府盖的安置房,过上了和城里人一样的生活!老家和父亲年纪一样大的老人,每月领着政府发放的养老金,安享晚年!之前他们可真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辈子还能花上政府的钱呀,老了老了却成了“商品粮”!

父亲,你的心愿实现了!如果你泉下有知,也会很高兴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085.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