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节日(三十)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09-27 浏览:496
导读: 我们的节日(三十) ——命运的安排 文/二七区春晖小学 张晓燕 这世间每一件物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玉米自然也不例外。 秋的脚步越走越远,温度也随之越降越低,那些孤寂的夜里全...

我们的节日(三十)

——命运的安排

文/二七区春晖小学 张晓燕


这世间每一件物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玉米自然也不例外。


秋的脚步越走越远,温度也随之越降越低,那些孤寂的夜里全家人大眼对小眼地看电视的时光显得格外单调,性格内向的父母把他们的这一点充分地遗传给了我和哥哥,于是,往往屋子里就只剩下了电视的声音时,母亲就号召我们剥玉米。

一个大大的盆子被放置在小板凳的前面,旁边是一堆晒干了的玉米棒子,工具有一把起子。父亲会先帮我用起子沿着玉米的行用力地一冲,那玉米就在这股子力量下,顺着起子的棱角和棒子分开了,然后跳跃着落到盆子的各个位置,甚至还有一些极为调皮的,直接到了盆子外面的地上玩耍去了。为了剥起来更方便一些,每一根棒子大约都会在隔几行的地方被冲上一行,对于我这样的孩子来说,不止是方便,更是简单多了,只需要用很小的力气,就可以完成母亲交给我的任务了。

一开始,我自然是兴奋的,我看着那些小颗粒欢悦的样子,我的心也跟着跳动起来。起子我自然是冲不动的,一不小心还有冲到自己手上的危险,我自是作罢了。我和母亲分坐在盆子的两侧,母亲冲好几个丢给我,我就开始了。我的小手刚刚好能握得住那些小一些的棒子,一看母亲就是挑拣过才给我的,左手拿稳当,右手的大拇指指腹对准那颗粒稍微一用劲,一整排的颗粒就脱落了。他们有一些留在了我的手里,好像不忍抛开我手里的温度一般;有的急匆匆地飞到了盆子里,也许那里宽敞的空间才是它的欢喜;有的还和兄弟们挤挨在一起,依依不舍的样子,好像我是罪人一般拆散了它的家人。我们就在这一个又一个夜里,和那些阴雨连绵不能做其他事情的白天里,把玉米和棒子分开,不管它是否情愿地装进一个又一个肥料袋子里。

可不管怎样,这都是它们最终的命运,成为一个个小颗粒,和那些熟悉与不熟悉的伙伴在一起,继续晒得更干,等待着被售卖或者被吃掉。

我喜欢把手埋进玉米里的感觉,恨不得把整个身体都淹没进去,可惜母亲从未允许过,大约是怕我把这吃的食物弄脏了吧。于是我就很是贪恋在剥玉米的时候,等盆子快被填平,把整个胳膊都努力伸进去,然后一点点地露出来,乐此不彼。

本来玉米和种植量就不是很大,收获以后,有一些玉米被商贩过来以合适的价格收走,不知道用于何处,剩余的已经不多。他们被储藏在圆柱形的缸里,备着以后在粉碎机上被颇为残忍地变成粉末。

和小麦变成面粉是一样的,玉米成为食物是要经过机器加工的。吃法倒是比小麦多上了许多种:可以带着皮儿粉碎,会粗糙一些,但味道却很是原始,一般用来熬汤,水开了一边搅拌一边撒进去,再大火换小火地煮,那香味自然就飘出来了;可以去掉皮儿成为更细一点的玉米面,做成窝窝头或者在烙馍的时候加一些进去,再或者拍成玉米饼子,也都是美味无比;更或者只去了皮儿,留下一个大致的玉米仁儿形状,直接放进锅里去煮,那水是水,仁是仁的模样,也很招人喜欢,加上一点糖,现在想来,嘴角还会流口水。

好似所有关于玉米的记忆都是无比美好的,所以我才啰里啰嗦地写完一篇又一篇,不舍得结束。夹杂了太多个人情感的文章,不知道会不会引得起读者的共鸣,可不写出这些我的念想,又心有不甘,文人的心呀,在别人的眼中,大多都是“矫情”的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140.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