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02 浏览:438
导读: 姥 爷 秋风萧瑟,树叶飘零,在一片片飘飘荡荡的落叶中,我仿佛又看到了在那一片金黄之地,一位牧羊老人那威武的背影,那是离开我们多年的姥爷的背影。 记忆中的姥爷皮肤黝黑,脸上总带着慈祥和善的笑容,一双常年劳作的手粗糙不堪,握住我手...
姥 爷
秋风萧瑟,树叶飘零,在一片片飘飘荡荡的落叶中,我仿佛又看到了在那一片金黄之地,一位牧羊老人那威武的背影,那是离开我们多年的姥爷的背影。
记忆中的姥爷皮肤黝黑,脸上总带着慈祥和善的笑容,一双常年劳作的手粗糙不堪,握住我手的时候,我总能清楚的感觉到上面的茧子。记忆中,这双粗糙的手也从没有离开过他一根赶羊的鞭子。
小的时候,一放暑假,母亲就会把我送到姥爷家生活,放羊、除草 、看瓜……整日和姥爷在一起。
夏夜,凉风习习,爬上半树高的瓜棚上,就能看到姥爷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布鞋被他脱下放在一旁,光着粗糙的大脚盘膝而坐。此时,我就会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蒙住他的眼睛,他却是乐呵呵:“东子来啦,快来坐下陪姥爷一起看星星。”
一起赏星星的时候,姥爷总喜欢喝点小酒。姥姥偶尔不放心我在高处睡觉问题,也会上来看看我们爷孙俩。若是抓到姥爷在小酌,就会念叨着:“又喝酒干嘛啦?”边念叨边去收拾空瓶子,姥爷总是不和她争执,只会“嘿嘿嘿”的笑着。别看姥爷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其实啊他可怕着家里这位小老太太呢。
姥爷被念叨久了,便冲着在一旁失笑的我挤挤眼。我有些傲娇的扬了扬脸,却是倾身伸手去拍姥姥的裤腿——这是我一贯讨好姥姥的动作。姥姥果然亲昵的揉了揉我的头,将刚收拾好的瓶子拿下去,又剩下我们爷孙俩。我捂嘴咯咯地笑个不停,姥爷黑黑的脸庞带着点喝了酒的潮红,这时的他难得像个被沉重的学业压得不堪重负的少年般感叹:“偷得浮生半日闲哟!”
的确,除了傍晚时和我一起赏星星这会儿空闲之外,姥爷他总是天蒙蒙亮时就去地里干活儿了,天黑才能归家。
姥姥不在家时,放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姥爷总归不放心。他总是带着我一起去田里除草。半路,姥爷怕我被毒辣辣的日头晒着,就让我戴着他的草帽,草帽很大,将我的眼帘都遮住,可是,戴着新鲜了一会儿我便不肯再戴。于是,姥爷让我坐在一个绿荫下的沙土堆上玩,自己一个人下地干活去了。
天气越来越热,姥爷在地里忙来忙去,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我拿着毛巾迈着短腿跑过去,姥爷已经是汗流浃背。他只穿了一件白背心,却已经完全湿透,整个人像是被大雨淋过似的。我拽着姥爷的衣服下摆,示意他蹲下,给他擦汗。
下午我便死活不肯再去地里。姥爷只得嘱咐我不准乱跑,别给别人开门。我却死活不依,拽着姥爷不让他走。姥爷拿我没办法,于是我们爷孙俩便在家里呆了一下午。
日落西山,姥姥回来了。见姥爷和我一起在家收拾羊圈,有些讶异的问:“没去地里吗?”姥爷戳戳我的鼻尖:“小家伙不给走啊。”我冲着姥姥眨了眨眼,姥姥失笑过来抱我:“任性。”我窝在姥姥怀里撅了噘嘴——我哪里是任性,我是心疼姥爷。
姥爷的羊圈里喂养了一群老绵羊,每只小绵羊身上都是毛茸茸的,白中泛着微黄的毛翻圈着,都像是穿上毛绒棉衣的娃娃,特别可爱。其中有一只领头的公羊就显得格外凶,头上顶着弯曲的高犄角,瞪着一双大圆眼东张西望守卫着群羊,跟一个哨兵一样,时刻提防外人进犯。每次跟着姥爷去放羊时,我总是躲着这只领头羊,唯恐他乱发怒用它的犄角顶我的屁股。
初秋的早晨,太阳露出半边脸,雾气氤氲在树林上空,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陆离散落在金黄的落叶上,羊群走过树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小羊们这啃一口,那嚼一下,边走边吃,我和姥爷跟在羊群后面慢慢悠悠走着,姥爷时不时逗笑我一下。如果那只羊跑远了,姥爷的皮鞭子“啪啪啪”一响,小羊们就会乖乖的回归队伍。此时,在我的眼里,姥爷就像一个威武霸气的司令官在树林里屹立着……
现今的我已经成家立业生活在小城里,姥爷也已经离开我很多年了,城市的夜灯火阑珊,没了乡下蝉鸣的轻快,却多了份乡下无法比拟的热闹。一到夏夜,我还是喜欢光脚坐在阳台,抬头看着天空。日已落,月高高挂在一方。只能看见零零碎碎的星星,没有乡下的那般清晰明亮如眼睛,一闪一闪的,却也是泛着柔和的光芒,令人不可忽视。我突然想起和姥爷生前的约定:如果姥爷想我了或是我想姥爷了,就抬头看星星……霎时间,我仿佛又听见姥爷豁达的笑声:“快来东子,坐下陪姥爷一起看星星。
泪眼朦胧里,我又看到了在那一片金黄中,姥爷牧羊的背影……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30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