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与铭记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03 浏览:348
导读: 怀念与铭记 我们今天所沿袭的文学艺术之路,承载着厚重的过去。过去的烟云已经消散,但是声音永不洇灭,文字永不褪色。它们保鲜的途径是铭记、怀念、继承、发扬。 今天读到《刑场琴声》,这是嵇康之死。作者写...

怀念与铭记


我们今天所沿袭的文学艺术之路,承载着厚重的过去。过去的烟云已经消散,但是声音永不洇灭,文字永不褪色。它们保鲜的途径是铭记、怀念、继承、发扬。

今天读到《刑场琴声》,这是嵇康之死。作者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没有抒情,文字像镜头一样,平铺直叙着这段历史,却让读者一再落泪。

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铁匠,也是一位远近闻名的美男子。他的朋友山涛在文中这样描述他,他在平日像一棵孤松,高高独立。一旦醉了,就像一座玉山即将倾倒。谁也无法想象这位帅到极点的铁匠,居然是一位千古遇难的大音乐家,大艺术家,大哲学家。

他因被诬陷为“不孝罪的同党”被捕,因此被杀害。在刑场上,他的一曲广陵散,琴声铺天盖地,时年39岁。

我不仅想起作者曾经以说过三条文化哲学的常规,其中有一条说,杰出的文化创造者大多身处卑微的环境,受尽诽谤和磨难,就像绘画中玄黑色的背景,让光亮更加光亮。“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除了受尽磨难的人生,还有的人英年早逝,比如嵇康,比如海子。

在童话世界中,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故事便到此结束。幸福的故事大多相似,但不幸的故事却各有各的不同。苦难的人生中,那些坚强的人有伟大的创造。如果现实无法改变,为了坚守心中的理想和初心,他们只有两种途径,一是选择与命运抗抗争,二是抛弃肉身之躯,归附理想。

杜甫身居草堂仍然心忧天下百姓,陆游位卑未敢忘忧国,仍然希望“九州同” 。大书法家颜真卿以文人的身份每次都站在危难的面前。有人统计在所有的文艺工作者中,诗人的平均寿命是最短的。海子,死在那个春暖花开的早晨,当做异类,当做笑料,是孤独的,是被抛弃的。“诗是瞬间,抵抗才是永恒”。天真执着的人们,只为理想而活,他们用尽全力,也终有无法做出抵抗的时候,于是他们被上天早早的召回。他们用琴声、用文学、用诗歌安慰自己,顺便也安慰了现在的我们。

他们的事迹,我们一遍又一遍的读,一遍又一遍的感动。唯有怀念,唯有铭记,唯有我们的记忆才能让他们在流淌在岁月的长河中。不管时代多么久远,奔流的江水一次又一次奏响那场绝唱,鱼儿的跳动延续着诗歌的谱写,水草的摇摆飘荡着先贤的思绪,翻涌的波浪记录着历史的足音。如果没有这些,如果平静的河面没有半点涟漪,浪花如何跳跃,河水如何向前。我们需要更多的怀念,更深刻的记忆。苦难人生创造的精彩和传奇,是长河两岸令人目眩的风光,是推动江水源源不断向前的动力。

欧阳修在《新唐书中》中歌颂颜真卿:“呜呼,虽千五百岁,其英烈言言,如严霜烈日,可畏而仰哉 ”。不只是颜真卿,所有和他一样为气节、为文学、为艺术的人,不管是一千年,还是五百年,他们的英烈行为永不磨灭,就像严霜烈日一样,人们除了敬畏,除了铭记,就是仰望。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350.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