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中有乐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03 浏览:441
导读: 蒜中有乐 每次外面吃饭,同事都要人家几头蒜,作为吃饭的一种调味品。不过由于自己没有吃蒜的习惯,所以没有参与过要蒜的吆喝声。不过既然要蒜的次数这么多,那这蒜必有可贵之处。...
蒜中有乐

每次外面吃饭,同事都要人家几头蒜,作为吃饭的一种调味品。不过由于自己没有吃蒜的习惯,所以没有参与过要蒜的吆喝声。不过既然要蒜的次数这么多,那这蒜必有可贵之处。

天还未亮,父母便开始动身到了田间地头种蒜。可笑的我们自然也会被某种充满魔力的电话声给吵醒,秋种。不过父母是干活的,我们是闲玩的。就这样扭扭捏捏,就这样拖拖拉拉,就这样连汤带水,我们往后成功而又习惯地拖了半个小时。对于这种战役,从小就培养出了经验。“来了没有,快乐,马上到半路了。”就这样回答着,结果还未出门。

到了田间,他们已经栽蒜了,隐约已经到了田地中间。看着他们,马上笑脸相迎,至少拖拉了这么久,不哄下绝对不行的。“”妈,你渴不渴,我去给你们买水,想喝啥。回答总是不渴!就这样开始拉开栽蒜的序幕。说干就干,抓起一把圈,弯腰,用手一插,小蒜高兴地就进入到了土地的怀抱。插上一排,最后一盖,种蒜还真是闹着玩。“姐,拿上手机给我拍张照。”还没种上几米,种蒜的身影就这样留在了手机相册里面。说是干活,其实就是换一个地方来玩。

就这样在地里瞅瞅东,望望西。看远方云层的无忧无虑,听田间拖拉机的美妙旋律。没事在图上印个小花,闲着在土上挖个坑,插棵小树枝。工作是他们的,欢闹是我们孩子的。趁着干活,打趣一下老姐“你干吧,我给你计时,看一下一陇你用的时间。”用时不超过一小时,我就给你发个红包。不过红包好像不管用,因为她也想着做一个逃兵。就这样我一言,她一语。我们两个待在一起总会有闲谈的话题。

父母在工作,我们在闲磨。蒜种在他们的手中,一排排地埋进土地,化成种子,长成来年的希望。时间在我们的玩闹中缓慢地游走,就是没有一点竞争意识,不舍得超前大跨步地流逝。不要去想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我们想的最多的就是早点完工。

种蒜,父母在田间。种蒜,我们在闲玩。父母的一种繁忙,我们的一种生活和淡然。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365.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