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舞台上的女性主义盘桓——《釜山行》有感(一)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03 浏览:562
导读: 人性舞台上的女性主义盘桓 ——论《釜山行》中对女性弱者的关注 何谓人性?人性的定义是虚无的,从心理学角度,从生物学角度等等出发会有不同的见解。关于人性的本质的问题从古到今一直没有停止,也许人本身就是一...

人性舞台上的女性主义盘桓

——论《釜山行》中对女性弱者的关注

何谓人性?人性的定义是虚无的,从心理学角度,从生物学角度等等出发会有不同的见解。关于人性的本质的问题从古到今一直没有停止,也许人本身就是一个地球生命体世界中复杂的存在。 我国古代既有孔孟儒家极力提倡的“人之初,性本善”,也有荀子论述的“人性本恶”,到了近代,伟大思想家马克思提出了“人的需要即本性”,这个范围就扩大了,“人的需要”是一个无关于褒贬的修饰。比如人都有求生的本能需要,那么你说这种“人的需要”是恶还是善呢?倘若为了生存需要牺牲他人的生命,那这就是恶,就像常务为了自己活下来先后将从丧失车厢逃离的一批人、乘务员、列车司机、女高中生送到了毁灭的路口,这就是自私,是贪婪,贪婪“活着”这个状态。而有的人却克服了对“生”的欲望,愿意“舍生取义”,这也是他们的心理需要,这种心理就叫“善”。

《釜山行》相比较于原著小说最大的改版应该就是结局。小说中的结局是整个故事的最大反面人物、踏着层层人类尸体的常务活下来了,这样的一个有违普遍人性道德认知的结局最终没有通过导演的关卡。所以电影中,一种带着深深理想色彩的结局出现了——社会上的弱者代表孕妇和儿童最终在全列车人都沦陷的地狱中活下来了。

电影这个结局的改动没有触碰对于“人性”的思索。如果常务最终活下来了,一批批舍身牺牲的、“性善”的人都已经死亡和毁灭,唯有自私者最终活下来了。那么小说作者可能想要反映出当下韩国社上的对弱者和善者的态度问题上,这种结局,或许以丧尸为代表的邪恶势力最终会吞并善良的人们。自私的常务活下来并不是偶然的,他是在牺牲乘务员、高中女生、列车长甚至更多人的性命的基础上换来了逃生的契机,就这样一个在层层尸体上踏来的人最终收获了光明和希望,既是对目前社会金字塔阶级上人踩人向上爬的描写,也是对于“人性”思考可能更多是在本能与“恶”之间的转化和处理。再看一下电影中对于结局艺术的塑造。从真实性看,电影的真实性特征要高于小说,直接刺激的视觉和听觉的效果要远远大于小说的简单视觉,可能是导演本身对于这个电影的定位是一个充满温情的、低舆论压力的灾难片,所以电影中的最后结局改成了社会中弱势群体——孕妇和儿童活下来了,她们在经过黑暗的隧道之后,最终收获了希望。那么这个结局的改变便把整个电影中的内涵做出了改变,电影从一个暗色调变成一个明色调。“衣食足而知荣辱,”对于女性和儿童的关爱也是这样的,只有在基本生命安全保障的情况下人们才会追去道德上的前进,此时对于女性和儿童的关爱才会被提上日程。电影中最终保留了人类社会的道德高地,也就保全了人类社会的“人情味”,“人情味”还在的地球就不可能彻底的将人类逐出这个世界,我们留存的东西——对善的向往仍然存在,人类的信条还在,人类就不算消亡。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372.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