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于精,不在于多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08 浏览:210
导读: 话在于精,不在于多 一推门,一位五十多岁的烫头大妈在详细地述说着自己的贫血史,主任眉头紧皱地看着大妈,并认真聆听,屋内其他四个跟着主任学习的大夫也一脸认真加迷茫地听着大妈述说,除了大妈,所有人都一...

话在于精,不在于多


一推门,一位五十多岁的烫头大妈在详细地述说着自己的贫血史,主任眉头紧皱地看着大妈,并认真聆听,屋内其他四个跟着主任学习的大夫也一脸认真加迷茫地听着大妈述说,除了大妈,所有人都一脸迷茫,包括在我前面排队的另一个大妈,倒是大妈,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讲着。

开始我被这阵势吓住了,因为经常来找这个主任看病,很少见她露出这样的神情,还以为碰到了什么特殊案例,或者是疑难杂症,于是细细聆听,才听出原委。

大妈一直贫血,似乎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但平时又没有什么出血点,且因为贫血,已经先后输了几袋血了,听起来像是很严重的样子。在她后面排队的另一个大妈听了直呼:妈呀我腿都站不直了,听着真吓人。我赶紧寻觅还有没有空凳子,奈何一个屋子一共八个人,仅医生就占了五个,所以没有空余凳子,我倒还好,强装镇定,和另一个大妈继续听着大妈的述说。

“那您贫血这么严重,原因是什么呢?”听了许久的主任终于插上一句话,问道。

大妈没有直接说明原因,又把刚才从发现贫血到最后就医的详细过程叙述了一遍,听到最后也没有听出来贫血的原因以及她到底有没有去查贫血的原因,总之就医的历程是挺坎坷的,最终在地方医院看不好,来到了省级医院。

“那您之前就诊的检查结果呢?”主任在又听了一遍后继续问道。

“没带。”

这次回答的倒是很干脆,完全没有拖泥带水,但是轮到主任郁闷了。因为挂她的号不容易,一般是先把需要检查的单子让学徒们开完,再拿着检查的单子结果找主任看,这样既节省了时间,又不至于来回跑趟。

但是这位大妈只是描述了症状,并没有说出原因,或者是拿出任何一张检查单子让大夫看原因,所以主任也很郁闷,只能在听了大长串的絮叨后,给她开了一些最基础的检查,让她去做了。

她走后,另一位大妈两分钟就问诊结束了,因为她的目标清晰,把需要问的问题记在了纸上,一条一条问,且主任问她什么,她都知道,因此清晰明了,干净利索,两分钟结束,就轮到我了。

事后想想,这两位大妈年纪相仿,表达能力却相差如此之大,第一位在主任反复询问下仍回答的不着边际,没有重点。第二位直中要害,直奔主题,省时省力。


有时课堂上也是这样,教师不需要长篇大论的废话,尤其是语文老师,语言要尽量简洁,不要说太多废话而没有重点,这样学生听得多了,慢慢就会厌烦语文老师讲话。记得有位名师在评课时说过“听过那么多老师讲课,废话最多的就是语文老师。”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废话多的危害,在以后的课堂和与学生的交流中,要尽量避免啰嗦的毛病,养成言简意赅,直奔主题的习惯,为学生的耳朵减负,为教师的嗓子减负。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653.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