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趣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10 浏览:160
导读: 窗外,调皮的雨滴还在不停歇地跳到地面,没有争先恐后,而是不急不缓,有些还在半空中嬉戏,然后,才慢悠悠地跟在伙伴后面着地。少数雨点,轻轻地拍打伞面,伞下的人儿毫不留意。它们觉得无趣,悄悄滑落。 我举着一把大伞,天凉了,没有勇气拥抱雨,虽说“秋冻”有利健康,但感冒可不好玩,所以,干脆和雨滴隔离...

窗外,调皮的雨滴还在不停歇地跳到地面,没有争先恐后,而是不急不缓,有些还在半空中嬉戏,然后,才慢悠悠地跟在伙伴后面着地。少数雨点,轻轻地拍打伞面,伞下的人儿毫不留意。它们觉得无趣,悄悄滑落。

我举着一把大伞,天凉了,没有勇气拥抱雨,虽说“秋冻”有利健康,但感冒可不好玩,所以,干脆和雨滴隔离。即使胳膊累得酸痛,还是舍不得放弃。

远处走过来一群孩子,脚上的雨鞋很鲜亮,红色、黄色、绿色,少有黑色。三个小男孩可能打赌,其中一个直接踩到貌似很深的水坑中,脸上满满的得意:“我说吧,一点都不深。”那条路没有完工,雨水很混浊,但孩子们是开心的,从我身边走过,留下我一个人陷入过往。小时,我们兄妹都有当时称作“胶鞋”的雨鞋,只有黑色,且宅宽宽大大,现在想来,买的大些,可以多穿两年。那个时候,都是布鞋,不经雨。胶鞋,除了踩雨,还用来防雪,只是,冬天穿上太冷,需得多穿袜子才好。很多年前,雪总是很厚,多日不融化。

记忆,总是很美好,哪怕冻得鼻子头都是红的。如今,一切都走远,孩子们的雨鞋瞬间把我带回到过去,只是那么一刹那而已。

一场秋雨一层寒,深秋的感觉已到。不过,不怕。

在外面跑了一上午,独自一个人,不对,还有雨。江南小镇一般,不过,伞下的我并不温婉,脚步过于匆匆,寻不到从容。

下班,他说该添衣了,我笑:天冷才买衣,真是没有谁了。其实,春天,我都记挂着给他买衣物,可他不,说天热的很快,天冷了再添。好吧,趁着雨,逛街去。有那么一点浪漫?好像只有冷风。

其实,不喜欢跟他一起买衣服,太挑剔,并且很有主见,绝对不会被我的建议左右。我,不过是陪他罢了,他试每一件衣服,我都说好,反正不用负责任,要不要也是他的事儿,再说,他穿啥都好,皮肤白,人长得也不赖。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他少有购新衣,被我笑话“抠门”。

拎着衣服回家,雨还在继续下,过马路,他要拉我的手,我说“不,我自己会走”。不错,他惹小女子生气了。可他遇到坑洼,他还是习惯伸手,我无视。哼,从小我爸就教我,有雨的晚上,看到很亮的地方,那就是水坑,我记得。但,我还是很小心地跟在他后面,毕竟,雨天不好走。我就是不说话。

到家,先扒拉出一个厚点的被子,夏凉被可以退场了。说起被子,我禁不住嘲笑自己。原来,被子在被罩里总是弄不平,我苦恼了好几年,后来,终于想起用尺子量了量,被罩是一米八宽的。我总以为大被罩都是两米宽,原来还有不同的大小,我真是服了我自己。

当我把新发现告诉姐姐时,她居然狠狠地笑话我一番,然后,送我一个大被罩。也值了。

后几天还有雨,没事,被子和衣服都子已经准备好,只剩下乐趣了。

雨,也挺有趣。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578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