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20 浏览:342
导读: 秋天该很好, 这一刹时光, 秋风即使带凉,亦漂亮。 一连几天的秋雨连绵,让我们都以为秋天就这么一声不吭,不打招呼地走了,冬就这么猝不及防的与我们见面了。有一些失落。 不同秋天刚开始的欣喜。那时候,终于,我们熬过了漫长的夏日,从燥热烦闷中解脱,迎来...
秋天该很好,

这一刹时光,

秋风即使带凉,亦漂亮。


一连几天的秋雨连绵,让我们都以为秋天就这么一声不吭,不打招呼地走了,冬就这么猝不及防的与我们见面了。有一些失落。

不同秋天刚开始的欣喜。那时候,终于,我们熬过了漫长的夏日,从燥热烦闷中解脱,迎来秋的救赎。

但北方的秋,是短暂的。在四季之中,秋好似配角,如同衣柜里那一堆漂亮的秋装,还未一一出场就退出舞台。还没来得及享受,秋已转身准备离去。但这配角也必不可少,秋扮演着“起承转合”中的“转”。是修复期,也是试炼期,整理盛夏留下的遗物,也为即将到来的严冬预备着。

肃静的深秋,寂静被一滴,一滴蒸馏出来。


深红的叶子,落寞被一片,一片吹落枝头。万物沉坠噤声,带着我们也跟着沉静下来,像一粒被剥开的橘子,安静地坐在高饱和度的秋日黄昏里,任凭自己被阳光氧化。


万物在经过了秋的历练之后,方能蓄势待发,迎接新生,比前生更加灿烂。它像一个过滤器,将我们思想里的漂亮叶子脱去,让树的真实骨架显现,就像压在书里的夏叶,失去水分后的叶脉清晰可辨。我们得以坐下来抚摸自己的树干,看看纹路发生了哪些变化,看看真正重要的是哪些。

在诗人里尔克看来,“树叶飘零,像是从远方飘坠 ,仿佛天上的林苑渐渐枯萎;落叶取否定的姿势。”树叶只是缀物,“因为我们只是树皮和叶片,那巨大的死,人人包含,乃是果实,万物围绕它旋转。”即便所有的树叶凋零,也不能撼动最内核的果实,那可怖又坚硬的绝对力量。

我们也不能单单以开花为荣,而应该像无花果树那样,“不事荣誉地催促你纯粹的秘密,进入早熟而果决的果实。”不论是盛夏繁花,还是秋风冬雪,都将于那颗果实无碍,它才是可以跨越四季,在生命的最后为你正名的墓碑。

处在生死之交的深秋一面是“得”,有关收获和成熟;另一面则是“失”,有关坠落和荒芜。在“万物皆下沉”的世界里,在将落未落尽的树梢上,我们是否能够从纷纷下落的叶子中认出,抓住那片试图“取否定姿势”的叶?

而如果秋一定要携带部分的死去,那就让坠落的坠落,让飘零的归根。

裹一裹衣袖,扛住深秋的风,愿我们都挺进严冬。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6432.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