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爹妈当法官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20 浏览:377
导读: 我给爹妈当法官 十一小长假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因为调休,还得继续上班,多上一天班也觉得挺漫长的,终于熬到了离开学校,回家松口气儿。一家三口人简单的晚饭刚上桌,电话接二连三地响起,是妹妹,这个点儿,这样急促的电话会是怎么回事?...

我给爹妈当法官

十一小长假后的第一个星期六,因为调休,还得继续上班,多上一天班也觉得挺漫长的,终于熬到了离开学校,回家松口气儿。一家三口人简单的晚饭刚上桌,电话接二连三地响起,是妹妹,这个点儿,这样急促的电话会是怎么回事?不敢怠慢,接通!

“有事吗?”

“咱爹!我现在在妈家。”

“爹咋啦?”

“他要跟妈离婚呢!”

开什么玩笑?再有一年,他俩就是金婚夫妻了。这近半个世纪他们俩也没有闹过别扭,怎么会突然有这念头?“离婚”俩字是轻易出口的吗?我心头疑问得找答案。

“为啥?

“爹说妈让他没面子了。”

我听见电话那头爹的声音还在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没了。听着挺委屈,鼻子还不时抽着,带有哭腔。

“刚过七十岁的人哪!怎么也犯起糊涂了?到底怎么回事?”

妹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今天早上一大早,妈就骑着电动三轮带着爹去离家近二十里的一个港区卫生院打流感疫苗了,同去的还有村里的一个我们该叫他叔和婶的一对夫妻,听起来好像还有别的谁。因为近几天气温较低,早上更凉了,妈穿衣服有点儿厚,打针的时候得脱掉衣服露出胳膊,当时爹在脱他自己的衣服,妈在爹的身后脱衣服,一方面是衣服厚不好脱,另一方面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动作有点不利索,站在旁边的那个同村的叔叔伸出手帮妈拉掉衣服,正好让爹看见了,就这样爹不依不饶了,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很没面子。”

“这就值得闹离婚?”

妹说:“我跟他说不清,他也不听,说是这事跟咱们这俩闺女打声招呼,让咱俩知道这回事儿。明天不是星期天吗?你回来吧!回来再劝劝他。”原来是要我去给爹妈当法官,调解纠纷呢。

坐在旁边的爱人听见了我们姐妹俩的通话,笑着说:“你老爹太爱你妈了!吃醋了!多大岁数的人?多大点事儿?”我瞪他一眼说:“吃好了饭挪一边去,明天早点回妈家!”

周日一大早我们夫妻俩带上小女儿就驱车来到妈家。正值种大蒜的时节,爹妈都不在家,我以为他们都去地里了。问邻居的一个嫂子,她也不太清楚。没等多长时间,妈从外边回来了,问她,她说去街里找人剪头发了,因为人家也忙,没找到。到集上去剪得花十五块钱,年纪大了,这一点儿花白头发,也不用啥发型设计,随便剪剪就行。我说:“去把头发洗一下吧,我给你剪。”老妈洗了头,我给她剪头发,边剪边问她跟我爹是咋回事儿。她无奈地笑着说:“他没事儿找事儿!”别的也没再说什么。

剪完头发,妈又要带我去地里拔青菜?。爱人悄悄地对我说:“你来干啥,别忘了,找机会跟妈谈谈心!”我会意。妈每个季节都在田里种上时令的蔬菜,方便家里人吃青菜,左邻右舍的也时不时地会吃到妈种的新鲜蔬菜。当然我这一回来,肯定也得带走点儿了。

陪同妈妈从地里回来,妈主厨,我下手,把饭做好了之后,老爹也从地里回来了。我那机灵可爱的小公主赶紧跟姥爷打招呼:“姥爷,你回来了?姥姥做好饭了,赶紧去吃饭吧!”女儿的话又戳到了老爹那敏感的神经!他一边洗手一边泪汪汪地说:“妞,往后有姥姥没姥爷,有姥爷就没姥姥了!”又是一个老顽童!还在跟妈怄气耍性子呢。我在旁边听着又好气又好笑。该吃饭了,先不理他,把饭端给他,让他先吃了再说。爹一边接过饭碗,一边念念有词:“谁家没个事儿,你还回来弄啥?”这明显是言不由衷。

爹吃饭习惯躲在他的房间,饭菜不论,小酒儿总要喝点儿,这是他上了年岁后才有的习惯,他认为那也是一种幸福。妈为此对他也很有意见,生怕他喝出毛病。

吃完了饭,还没等我去爹妈的房间,爹就来找我了,他像是有意避开我弟弟,轻声招呼我道:“妞,你过来我对你说说。”除了昨天妹妹跟我说的同村的叔叔帮妈脱衣服,还有一件事让他气愤不已。他说前段时间他出门还亲眼看见住在前排的一个我也该称呼叔叔的,一把拉住了妈的胳膊,让他心里很不舒服。爹列举的妈的“过错”没别的,都是我该称呼叔的在人前碰触我那七十岁的老妈了。那俩人本来就是村里爱跟人耍嘴皮子,开个完笑的,加上他们都叫妈“嫂子”,农村风俗,“小叔子”跟“嫂子”逗个嘴,闹笑话很常见的。老爹性格稳重,自己不喜欢开别人玩笑,也不喜欢别人跟他开玩笑。原本没多大点事儿,被爹说的严重的不得了。爹说我:“我跟你妈现在还开着别呢,谁也不理谁。你去把你妈叫来,我们当面说清楚这事儿,别像你妹那样这屋说说那屋劝劝,两边来回跑,也不起作用。”我拉着妈,悄悄对她说:“我爹小心眼儿,你别跟他计较。”

我挨着爹坐在他的床沿上,妈坐在床前的一个凳子上。一开始谁都不说话,沉默片刻,爹说:“你说吧,咋办?”妈说:“咋办?我跟大妞去她家吧?”爹一听,老泪忍不住流下来:“那会中,住妞家是长法吗?”我听出了他的不舍,也知道妈故意逗他。爹说我还憋着气呢,我的气没出来。”我问他:“你想咋出气呢?”爹听力不好,故意打岔似的“嗯?”了一声,开始当面锣对面鼓的跟妈掰扯上了,还是那一套:“你说,打针的人那么多,还有医生,你让人家给你脱衣服,你咋不等等让我给你脱?你让我往哪站?还有那一回,我们在街里站着,大睁俩眼看见小辰一把拽住你的胳膊,你一动不动,你咋不拾起棍子夯他,顺手抓他的脸,把脸给他抓流血,让他打你一下试试,看我会咋收拾他!”我对妈说:“你听见爹说的话了吗?你以后别让人家跟你开玩笑了。爹越说越气愤:“一说你,你还要碰死咧,中,别在家碰死,我给你找个地方,你是朝南还是朝北,他们两家的门口都中,你去吧,碰死了我再去找他们解释,你为啥会碰死那儿!”爹越说越离谱。

我让爹坐下,岔开他的话题:“妈,刚才爹说遇到跟你开玩笑的要你拾起棍子夯他,用手抓他,要是地上没棍子,顺手捡一转头砸他,这些方法,你记住了吗?”妈说:“记住了!”“以后出门去玩,看见爱开玩笑的人,你躲得远远的,他们在哪儿你别去,要是你在哪儿他们去了,你赶紧走,就别给他们机会,中不中?”“中!”我回头问爹:“你听见了吗?妈说以后就用你说的那些法儿,中不中?”爹的语气没有先前那样气愤了,他孩子似的小声说:“那咋不中啊?可中!”“以后还生不生气了?”只要你妈记住,我就不生气了。”

爹妈的矛盾处理好了,妞下午还得上舞蹈课,我们急匆匆返回县城。傍晚带妞出去散步才想起来回家时爱人开车太快,把妞颠得吐了一车,车上的垫子我洗过之后放妈家门口了,打电话让妈收一下。妈接到电话说:“收了。”电话里老爹交代妈:“叫她看看呗!”我问:“看啥?”妈说:“你爹叫你看你弟弟买的好吃的。”电话里我还听见妈说:“看不见,这手机不能视频。”这俩老人不怄气了!

我这法官,还真把爹妈的纠纷处理好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6456.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