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炸红薯丸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0-26 浏览:457

导读: 一碗炸红薯丸 小时候在农村,那时家家都会种块儿红薯――那时我们不叫它红薯,白瓤儿的叫白薯,红壤的叫红瓤儿白薯。一到霜降后大家伙儿热热闹闹的开始收红薯,到了晚上必然要煮一大锅红薯水喝,在地锅里,大火催的锅咕咕叫,大火煮上半小...
一碗炸红薯丸
小时候在农村,那时家家都会种块儿红薯――那时我们不叫它红薯,白瓤儿的叫白薯,红壤的叫红瓤儿白薯。一到霜降后大家伙儿热热闹闹的开始收红薯,到了晚上必然要煮一大锅红薯水喝,在地锅里,大火催的锅咕咕叫,大火煮上半小时左右,保管又甜又面软的红薯出锅。盛上一碗红薯带水来喝,甜甜的说不出的满足。就这样吃着,满足着,到了小学五年级的春节,妈妈端上桌一碗泛着金黄光泽的圆圆的丸子,妈妈说是白薯丸,是先把红薯煮熟后,碾碎,再稍微和点面分,团成球状的,最后再在外面裹一层玉米面,放到油锅里炸至金黄即可。听着繁杂的过程,迫不及待的吞了一个,外面酥脆,里边滑嫩,顿时满嘴的香甜,直感叹: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第一次尝就爱上了,一顿饭连着吃了好多……

现在结婚了,有时回去一趟,妈妈总是爱张罗很多好吃的,其中红薯丸是从不缺的。妈妈手关节患有风湿,尤其到秋冬季,团红薯丸最冻手,所以每次妈妈准备好多好吃的,心里总是担心她的手的情况加重,就故意说不想吃,希望妈妈下次不要再做,但无论我如何说,一碗红薯丸总会出现在饭桌上。到走时妈妈还会包的大包小包的往车里塞,生怕我饿着似的。刚开始我假装生气样,什么都不要,让她以后不要忙这忙那,有时间歇一会儿,一连几次没什么效果,妈妈完全没感觉到。我就在反思,是我平时在妈妈面前都是这样,毫无顾忌,所以妈妈觉得我的态度正常,还是妈妈装作看不懂...... 当时就决定随妈妈怎样吧,她往里塞什么就塞吧,合了她的心意,她也会开心点儿......

吃着妈妈包的好吃的,想着妈妈在孩子面前就像这炸红薯丸,外边经历了种种,但内心一直是柔软温柔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6907.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