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冬 ——写在母亲去世24周年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1-08 浏览:32
导读: 临冬 ——写在母亲去世24周年 秋月已过,冬天来了,气温在逐步的下降,一位数已经是常态了。就晴天的时候会看到太阳,还会觉得暖和一些。早起明显觉得懒床了,天不明都得起床,上班更是觉得时间紧多了。 慕然回首,母亲已经去世两个旬头了,1995年猪年冬月,谁曾想猝不及防的噩耗让全家人为...

临冬

——写在母亲去世24周年

秋月已过,冬天来了,气温在逐步的下降,一位数已经是常态了。就晴天的时候会看到太阳,还会觉得暖和一些。早起明显觉得懒床了,天不明都得起床,上班更是觉得时间紧多了。

慕然回首,母亲已经去世两个旬头了,1995年猪年冬月,谁曾想猝不及防的噩耗让全家人为之撼动,泪水不知流了多少,也不记得流了多少年,思念的时光把我带到遥远的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我师范毕业参加工作,懵懂的少年却要教书育人,真的,那是我还不成熟,自己还不会做人,经常做错事,教书育人简直是误人子弟,可就是这样,农村奇缺老师,赶鸭子上架也得硬着头皮干,而这一干就是三十年。当初期盼着发工资的日子,有了钱,虽然少得可怜,但会挣钱在农村就是香饽饽。时代农民的家庭看到一百块钱,那可是会买好多盐碱,能让生活过得好一些。至此,母亲的负担开始减轻了,做饭油盐酱醋加得多了,饭菜有滋有味了,地里的活有我在,还有学生在,父母减轻了负担,电费也有我来交,全家都因我教书发工资增加了获得感。

这样的日子仅仅过了六年,半个旬头,母亲就因病弃我而去,留下的是塌下的半边天,我需要上班,做饭,照顾奶奶父亲还有弟弟。其中的辛酸只有我自己知道,不是没有人帮助我,而是我不愿意别人的帮忙,一个都顶天立地得男人就这样倔强的努力着。也正是这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长大了,一个二十五岁的大男孩,能够挑起家庭的担子,负起责任的工作,一干就是二十五年,我的学生在增多,走过的单位在变化,教书育人的初心没有变。

是母亲给了我一切,在这里感恩母亲,冬天来了,为了让母亲不在感觉寒冷,我愿意用我火热的心来温暖,时刻铭记母亲的教诲,干好工作,善良的对待每一个老师和孩子们,贡献自己的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772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