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没教”与“会不会”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1-13 浏览:128
导读: “这个不会写!那个不认识!恁老师都没教让做啥卷子么?”向来比我有耐心的爸爸在辅导希希写作业时终于忍不住发怒了。 听到这样的“声讨”,我不敢附和,因为,我心虚得很。 前几...

“这个不会写!那个不认识!恁老师都没教让做啥卷子么?”向来比我有耐心的爸爸在辅导希希写作业时终于忍不住发怒了。

听到这样的“声讨”,我不敢附和,因为,我心虚得很。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有家长发短信问我,发给学生的卷子上有几道语文题没印清楚,还做不做了?我当时手边也没原题,竟直接回复:让我看看。待到第二天讲题时才想起来,昨晚没给家长回复最终解决办法。试想:家长没有等到我的回信会怎么评价我?如果遇到一位斤斤计较又挑剔百般性子急的家长,恐怕要给我记上“一笔”了,我怎能不心虚?家长们更关注的还是学生的成绩,一旦有落差,请注意家长的“红灯警告”吧。

那天下午放学,我照常送学生放学路队,正要扭头回学校时,从远处跑过来一抹红色,原来是冲着我来的,小韩的妈妈,她气喘吁吁地说:“郑老师,终于有机会碰上你了,我想问问小韩最近的学习情况。”大多数家长都以此为开场,其实另有目的。我简单对小韩做一评价后,她坦白道:“我感觉,他的写话练习没有以前好了,上一年级的时候字体写得也很好,老师经常夸他字好写话写得好,现在好像不太认真了还是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就想问问您,希望您对孩子再严厉些。”听得出,她在拿教小韩一年级的刘老师和我做对比,间接提醒我学生的学习效果下降了,幸好,我也有所准备,解释道:“你说的情况我知道,我也通过改卷子发现了一些知识点的掌握确实很差,我已经做过统计,下周要有重点的训练强化,现在的老师也不能太严厉了,二年级的孩子还小,天天威逼利诱的话,吓得都不敢跟老师说上厕所了,再尿裤子了咋办?这都是老师考虑的因素,该严老师绝对不会心软,你放心吧。”最后我还夸奖她:“感谢你给我反馈学生的情况,如果你不给我说,我还不知道咱们班的家长这么用心,如果以后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尽管给我说,别有顾虑。”从她的笑容中看出了对我的信任与期待。
老师的一言一行都在经历考验。如果我在给学生发卷子之前先把内容看一遍,还会有家长问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尴尬局面吗?也不会有家长边辅导孩子边“骂街”的冲动。如果我在给家长承诺后没有及时“说到做到”,她还会小心翼翼的给我“提醒”吗?老师的“教”要“心中有数”,至于学生到底“会不会”?那得靠自己更要靠家长。

学生在学校的学习时间是有限的,老师把所有的重点在一节课内讲完,消化的了的学生那就不在话下,有反应慢的学生那就只能回家靠父母,靠自己反复记忆了。就说我家孩子吧,看得出在学校学的有记忆痕迹,回到家后仅靠上课讲的内容来做卷子是有难度的,再说孩子也是有遗忘曲线的,除了老师的复习更多时间需要在家一对一再强化。

所以说,老师的“教没教”自己得提前做好“自我认知”,万事想做到完美是不可能的,但是至少我们要“心中无愧”;学生到底“会不会”,家长最清楚,何不多花时间辅导少受罪?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7795.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