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游月季园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1-20 浏览:512

导读: 早游月季园 清晨,我漫步在月季公园,寒风已到,哆哆嗦嗦的银杏树叶已变的枯黄,经不住寒冷一头栽下来,在空中画出优美的曲线。没有了画家绘出的图片,树叶像蝴蝶一样的精灵,由于清洁工人的辛苦,竟把摄影家聚焦的一片金黄树叶的图片扫个精光,叶落归根成为念想,因为进入冬至节气,寒冷也一样包围...

早游月季园

清晨,我漫步在月季公园,寒风已到,哆哆嗦嗦的银杏树叶已变的枯黄,经不住寒冷一头栽下来,在空中画出优美的曲线。没有了画家绘出的图片,树叶像蝴蝶一样的精灵,由于清洁工人的辛苦,竟把摄影家聚焦的一片金黄树叶的图片扫个精光,叶落归根成为念想,因为进入冬至节气,寒冷也一样包围着我。。

远眺北方,嵩山如卧,在晨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生辉,黛青色的山体,静静地一动不动,如一个沉睡的人。我的眼前有一群鸟儿飞过干扰了我的视线,不知为什么,我竟口中念出“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诗句来。望着这座在地球上生存了将近40亿万年崇山(祖山),不知道有多少生命生于斯亡于斯,我只知道沉默的山的孤独与寂寞,沧桑和辉煌。

太阳从墨鱼肚似的东方露出它的脸庞,万道金光让周围的云层竟也沾染了佛的印记。望着照射在身上的阳光,我也感到身上热乎乎的,这是一种心理暗示还是真的热,我想两者都有吧。

我的身边不时走过早起锻炼的人,步履轻盈者有,老态龙钟的人有,不管是哪一个人,都在这片狭小的公园里游走,是寻找一种轻松的心态,或是走出一种健康,更或是寻找一种寄托。

在我走过的路上有个小亭子,小亭子里坐着五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有两个拿着胡琴低头调音,另外三个坐在那儿谈论要先唱哪一段曲子,在他们的周围,有几棵落完叶子的樱花树,和一大丛竹子在风的拂送下进行交谈,由于樱花树的聆听,大部分时间都是竹叶在讲演,这让我明白:有真才实学的人都不善言谈,夸夸其谈的都是根浅腹空的家伙。竹叶不是全部的绿,而是有一部分受不了季节的轮回变了容颜,虽在竹枝上和其它竹叶一起飞舞,但在时光的催促下,没有了生机。

在我四周环顾,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了艳如玫瑰的月季。在冬风中微微点头,由于气温骤降,地面上有薄薄的一层白露,在落叶上表现的更为明显。迎着阳光,那一层薄薄的白霜像白玉一样使月季更显冷艳。在霜刀似的冬风里,能和菊花并存,不顾身单却为世间贡献一丝美丽。红色的变的浓红,白色的更为剔透晶莹,特别是黄色的月季,犹如冰面上舞者的王冠熠熠生辉。我驻足那里。忽然有嗡嗡声,我好奇,在如此寒冷的季节,蜜蜂都已进蜂箱,怎么还有遗忘者?我低下头认真的打量眼前的每一株月季花,真有一只蜜蜂飞舞在一朵还未盛开的,半吐半露的花瓣上。我的眼睛定格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的脑子没有一点思绪,只是怔怔的瞧着它。单薄的翅膀在冷风中瑟瑟的飞着。透过一丝阳光,把他和花儿照得更加清晰。

忽然从小亭里传出一声唱腔:“这世上,真有勇者往前闯,琐事都往两边让,直叫我踏上正道任沧桑。……”我静静地注视着它和它环绕的那朵花,听着有阅历的唱腔一动不动,任阳光照在我的身上。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048.html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