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让你的学生终生难忘吗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1-27 浏览:427

导读: 你能让你的学生终生难忘吗 ——写在2019年评选学生最喜欢的老师之际 每年一度的学生评教总是安排在上学期期中考试之后,根据学生评选结果推出30名学生最喜欢的老师,这些老师要张榜公布,放大到校园,以便于让全体教师学习和效仿。站到学生立场去设计评教活动是学校贯彻以人为本理念的具...

你能让你的学生终生难忘吗

——写在2019年评选学生最喜欢的老师之际

每年一度的学生评教总是安排在上学期期中考试之后,根据学生评选结果推出30名学生最喜欢的老师,这些老师要张榜公布,放大到校园,以便于让全体教师学习和效仿。站到学生立场去设计评教活动是学校贯彻以人为本理念的具体体现,这一点是我校传承比较好的活动,通过学生评教,促使教师更多的具有学生视角。学生喜欢是开展教育教学的基础,亲其师方能信其道,在很多时候相当一部分学生都是先喜欢了某位老师,才开始喜欢某个学科,然后开始学习提升,喜欢老师是学习兴趣的动力和源泉,老师被学生喜欢是开展有效教学的开端。

我们每个老师都经过了长期的学生阶段,在没有登上讲台之前,经历了无数个老师。从幼儿园、小学到中学、大学,我们到底喜欢我们的哪些老师,这些老师的哪些地方让我们喜欢,由喜欢而深刻,由深刻而难忘。

钱立群先生的一篇文章《三堂“绝”课》让我常常想起我的老师和我从教之后的每一堂课。钱先生说:“做学生做了这么多年,你是否想过一个有趣的问题,从小学到大学你有没有上过让你终生难忘的一堂课?如果没有那么一堂让你动心的话,你这么多年的学生生涯算是白过了。在中国教育史上有三堂‘绝’科,一是西南联大刘文典教授,一是四川大学蒙文通教授,还有就是北京大学林庚教授……”从学生学习的角度来说,没有遇到一堂绝课,学生生涯算是白过了;然而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如果一位老师穷其教育人生,如若竟没有一节课能让学生拍案叫绝,那才更是真正的遗憾。

站到学生角度,回想起学生时代难忘的老师:

第一位是小学五年级时语文老师杜昆山老师。那是全校学生作文比赛,比赛的题目是《我在老师的心目中》,大多数同学审题不准,都写成了“老师在我的心目中”,写老师如何和蔼可亲,如何敬业爱岗;我写的是我在老师心目中是一个诚实、守信、刻苦、认真、热爱集体、学习优异的好孩子。作文比赛得了第一名,杜坤山老师在作文讲评课上,不但全文泛读了我的作文,而且像讲课文一样,从审题到选材,从立意到谋篇,从卷面到中心,夸张的全面表扬了我。这堂课成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堂课,从此在我的心中种下了写作的种子。

第二位是我初中时语文老师王苗欣老师。在一次作文讲评课上讲评了两篇学生作文,我记得题目是《秋假里的一件事儿》,一篇是表扬性的,几乎全班同学写的内容都是,一头猪跑到了张大爷家的玉米地里,我替张大爷赶猪的故事,只有一个同学郭朝营同学文章结尾写的好——“虽然有点累,但是很高兴,因为今天我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王老师评价是“点睛之笔,使平凡的故事立刻升华,让文章增色”;另一篇是批评性的,另一位同学张书欣写的是王大爷家玉米地里被几只野兔糟蹋的故事,“我顺手捡起一根木棒,一棒就把4只小灰兔打死了……”。王老师批评选材不真实,凭空编造,没有生活,没有真情实感。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记得写作一是要选材真实,二是要升华主题。

第三位老师是初中物理韩永亮老师。他特别强调物理实验,说物理也是实验学科,在当时学校实验仪器并不齐备的情况下,他动手制作光学、电学实验仪器,在他的影响下,我在家也动手制作了全套的电学器材,连线、灯座、电键,购买了灯泡,增强了对物理学科的兴趣,我感觉物理学科特别有意思,几乎天天盼望着上物理课。后来我在自己的教学中也始终提倡把教具、器材带进课堂,让课堂更有趣,更直观,更易于理解。

第四位是初中数学高金珍老师。那时候的老师大多是民办教师,工资低,半农半教,一边种地一边教学,他家里负担重,种地多,常常是下课带着作业回家批改,踏着铃声跑到学校直接进课堂,他把初中数学课本背的滚瓜烂熟,进课堂从来不带教案,不拿课本,例题讲完,测试题就在脑子里印着,当场出几道练习题,课后作业连课本第几页第几道题都记得一字一字不差,当时被同学们惊为神人。几十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我没有见到过第二位有如此神功。

第五位是高中数学卢贵卿老师。他的作图功夫堪称一绝,无论是三角形、圆形、椭圆形,无论是直线、虚线,还是抛物线,一律不用作图工具,一笔画成,规范准确至极。他板书设计严谨,每节课从左上角开始到右下角结束,字迹清晰美观,行平竖直,到下课时总是刚好一黑板,不用重复擦拭,上他的课,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第六位是高中语文王松山老师。当别的老师一直在一字一句一段一篇的背诵分析时,他的课本都已经讲完了,大量的报告文学进入课堂,我们的视野被王老师拉宽了,别的班一学期学完了一本书,我们班学了三本五本,我们的语文课是轻松的、愉悦的,而且我们的高考成绩也是美好的。

第七位是大学时的写作课老师李荣飞老师。笔名李洱,1966年出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28岁在郑州教育学院教我们中文系写作课。当时他就说:“当代中国文学缺少对知识分子命运的思考,之前的文学作品对农民,对工人,对军人,对官员,都有浓墨刻画,我要写一部刻画知识分子的文学作品来。”冷静而深刻的认识,执着而坚定的追求,在后来的日子里,《花腔》《石榴树上结樱桃》先后面世,对中国文学产生了重大影响,2018年长篇小说《应物兄》横空出世,不但震动了中国文坛,也感动了我们一大批学生,我们为有这样伟大的老师而自豪。

反观我25年来的教育生涯,我很难想象我有什么地方能让我的学生终生难忘,我有没有哪一节课对学生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没有,那真的会终生遗憾。

我们每一个教师不能允许我们的课堂对我们教过的千百个学生没有产生些许影响,我们不能允许我们自己的课堂没有对任何一个学生留下深刻印象,那不仅仅是遗憾,而且是悲哀。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15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