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秋天告别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01 浏览:333

导读: 上周五日历提醒我小雪到了,前几天南京和合肥纷纷落雪,这周一我穿了羽绒服厚毛衣,早上的空气冰凉冰凉的,吹面凛冽。冬天真的来了,秋天已经远去了。但我想,我应该好好跟秋天告别。 我应该怎么跟秋天告别呢?以笑?以歌?以泪?抑或是以沉默?都不是,我不必大哭大笑,也不必沉默到一言不发,好像完全不知秋天...

上周五日历提醒我小雪到了,前几天南京和合肥纷纷落雪,这周一我穿了羽绒服厚毛衣,早上的空气冰凉冰凉的,吹面凛冽。冬天真的来了,秋天已经远去了。但我想,我应该好好跟秋天告别。

我应该怎么跟秋天告别呢?以笑?以歌?以泪?抑或是以沉默?都不是,我不必大哭大笑,也不必沉默到一言不发,好像完全不知秋天的离去;更不必高声歌唱,毕竟我五音不全。

我会选一个晴朗的冬日,坐公交兜兜转转去一趟文博广场。我会选后排靠窗的位置,看看这个城市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高楼林立。据说文博广场的有很多高大的银杏树,这个时节满树金黄,落叶铺满了地面。银杏大道上笔直的树木排成两排,沉默相对。秋风拂过,一片叶子飘飘扬扬,在空中打个旋再落到地上。会有一个小姑娘在银杏树下捡拾银杏叶,挑挑拣拣,像在海边捡贝壳一样希望选到一枚形状完整颜色干净的叶子。然后夹到书里,等它风干,等它褪色,等青春逝去。

我会在正午十分,安安静静地看看窗外的梧桐树。这些天,眼看着它们的黄叶越来越多,绿叶越来越少。阳光穿过梧桐树的黄叶,叶子发亮,放光,叶脉清晰可见。

我会在下午的课间,去操场走几圈,看看小学部的老槐树,看看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看飞机划过天空。

我会等到雨天在飘窗前听听雨,看远处的高铁在雨中行驶,猜想车厢里的人们有着怎样的心事,不知是心向远方还是记挂家园。

我会把秋装洗干净整整齐齐装进衣柜里;我会看候鸟飞过,祈祷它们明年再来;我会捡一篇落叶,等它风干变色,变成标本。

秋天,再见。明年再见。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287.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