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巧遇雪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02 浏览:454

导读: 北京巧遇雪 自过了“立冬”节气以后,又过了“小雪”节气,不知为什么,心中总是有一种期待,能像小时候那样,同一场雪花邂逅,惊艳了儿时的回忆,温柔了少年懵懂的初梦,这是许多不同年龄的人都有过的心中期盼。 当乡下田间蒹葭开始苍茫,当村外...
北京巧遇雪
自过了“立冬”节气以后,又过了“小雪”节气,不知为什么,心中总是有一种期待,能像小时候那样,同一场雪花邂逅,惊艳了儿时的回忆,温柔了少年懵懂的初梦,这是许多不同年龄的人都有过的心中期盼。
当乡下田间蒹葭开始苍茫,当村外河塘中芦花开满山野,当乡村雪花飘落装扮了整个冬日,乡村开始热闹起来,天刚刚放亮,家家户户、男女老少便早早起来,忙着打扫庭院、铲除平房顶和大门口的积雪来,用乡下特有的朴素和勤劳,拥抱这美丽又纯洁的雪日。
这次北师大督导评估工作推进培训,郑东新区共有龙翔中学、龙翼中学、七十八中、天府中学、八十四中、杨桥中心校、春华中学、龙翼一小等九位校长参加,我们统一被组织方安排在“北京农展馆”住宿。到达的第一天晚上,恰好遇到北国的第一场雪。初冬的北京,寒意微凉,农展馆初雪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飘扬落,为明天在北师大参加“全国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工作推进培训班”的学习营造了一种惬意的氛围,也为即将开启的督导培训学习增添了北国特有的诗情画意。
记得曾经读过郑燮描写雪的一首诗《山中雪后》: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当我们从懵懂少年到火辣辣的青年,再到成熟油腻中年,不知穿越过多少次春秋冬夏。而唯有冬日的到来,才会停下匆匆脚步,去听一首老歌或品味一首宋词,有时会翻找存放多年的老酒,约两仨儿时玩伴或三五同学老友,一起回忆少年冏事事,或共同畅谈各自的中年以后。记不得在哪本《读者》上看到约翰·列侬说过的一句话:“所有你乐于挥霍的时间都不能算作浪费。”
是啊,几位校长有相同感受:中年人的累,不是一般累,那是上有老要照顾,下有小要疼爱的累,那是中间还要工作、还有好多事务缠绕、生活不能停下来的累......
至于谈到那个年代,为什么乡下的人们特别期待冬日,期待冬日里正好有一场雪(不要太大的雪)不约而至?其真正原因各不相同,因人而已。不仅仅只是期盼乡间的劳作能停下来,而是男人们终于可以一起聚在生产队暂时空闲的、或喂牲口的屋子里,生起一堆火,打闲牌、摆土方(一种乡下游戏)而孩子们则在雪中尽情地打雪仗、或开心地疯跑一通。
而对已上中学的乡下孩子,正好趁着雪天不用随父母下地劳作,也不生必割草放羊,抓紧时间赶着完成文化课,在大雪未满,小雪刚好的日子里,没有闲情像文人墨客那样去“聆听雪落残叶、雪满屋脊的声音”。咋一看,还颇有一些“少年老成”的味道。
北师大督导评估培训之行,恰巧遇到北国入冬第一场雪。同几位一块参加督学培训的校长相约,顺着农展馆院内的湖边走,四周寂静的很,走上一经座小桥,忽然想起白居易的一首诗一一《问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样走着、想着......不知还有哪些经典的诗词能成为中年人心底某一阶段不可磨灭的记忆。少年不知词中意,再读已是文中人。远在北国,恰遇第一场初雪,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29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