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无法企及的纯粹:《海上钢琴师》(二)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03 浏览:27
导读: 我们不必知道头等舱的钢琴只能由假惺的投机商人般的所谓爵士乐先驱来弹,甚至不必知道什么是爵士乐;我们不必知道面容诡异的女士是否真的谋杀了亲夫;不必知道那个沉浸在回忆中的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们不必关心虚荣,不必关心邪恶,包括那个愉了燕尾服混进头等舱的猥琐年轻人。我们不必被刻意说教,不必去新...

们不必知头等舱的钢琴只能由假惺的投机的所爵士乐先驱来弹至不必知道什么是爵士我们不必知道面容异的女士否真的谋了亲夫不必知道那个沉浸在回忆中的人到底经了什么

我们不必关心虚荣,不必关心邪恶,包括那个愉了燕尾服混等舱的猥琐年轻人。们不必被刻意说教,不必去新尔良才能欣赏想象中弥天大雾,为了弹出中最美的音乐,不必真的在什么是塔阑塔舞曲,什么大红大,什么比赛,正如1900的,为什么要比赛。

我们或许可以被那陆地上才能听到的大海的呼吸引,我们或许可以为舷窗上印出的姣好姑娘心动。我们子前反复试验临行前的表达,在大中感受近在身畔美好。我们在拥挤人潮中最终冲散,于我们停留在舷窗上那如梦似一刻再也不必知道在城市里某一个晦暗的鱼店里,心爱的姑娘已经垂矣,像任何一个被世界安排的人一样,她备受摧残的容艰难辗抑或飞黄腾达的生活,或明珠逐渐污垢的过,我们不必知道。我们都不必知道。我们夸迹地保了最初的纯粹,随着漫长的航,六吨半炸药的火光。那随意流淌的是婴儿的第一声啼哭,生命本来的旋律。没有经过任何雕饰流露。它不是装模作样被人们命名的声音类型,不是被无数个怀揣国梦的旅客幻想的呼唤的生价值。不是岸上的生活,不是市,不是陆,只是一有限的船,一段有限的无法企及的纯粹。

我们把1900留在维珍尼号,把自己抛向用坚持或执着、理想或者价值、功利或自由妆点的合合理的生。于我们坐下来和1900交谈,希他能和我们一生活。我们泪流满面,是因为那些无法企及的粹,我们也有过。而们已经离开,永远不能回来

幸好有这样一些无法企及的纯。我们可以在顿狼狈后,想到海上钢师,想到1900。生命的本原不过是一段纯,而我们的烦恼只是最无关紧要的细枝末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32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