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皆有“没用”时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04 浏览:177
导读: ……中午,女孩跑过来跟我说:老师,我想给你做点事,给咱班做点事,你看我也不会给咱班成绩挣分,也学不进去,觉得自己好没用啊…… 说的我心里生疼生疼的……孩子,我也觉得我好没用啊,不能把你们都教好,不能让你有归属感,有优越感…… 这是微信朋友圈里,一位比我年龄小一“轮儿”的年轻女...


……中午,女孩跑过来跟我说:老师,我想给你做点事,给咱班做点事,你看我也不会给咱班成绩挣分,也学不进去,觉得自己好没用啊……

说的我心里生疼生疼的……孩子,我也觉得我好没用啊,不能把你们都教好,不能让你有归属感,有优越感……

这是微信朋友圈里,一位比我年龄小一“轮儿”的年轻女同事发过来的,看看时间离她发出这段文字也不过二三十分钟,本来已经返回了,再想一想“孩子”的心“酸”处,就又打开看了一遍,渐渐地我人生中一次次“刻骨铭心”的“没用”也像浪花似的浮泛了起来。

我这个人呢,咋说呢?有时连我自已也弄不明白,在别人眼里一定怎么着的,到自已往往不一定怎么着。反而大伙认为不可能怎么着的往往激起自己的“上进心”结果反而就怎么着。有人就说,这是不按常理“出牌”,我也就笑笑觉得也有一定道理。年少时,受当时“武打、战斗电影”的影响,老是想着“舞枪弄棒”、“杀敌报”把学习都忘了,带着一伙儿大大小小的孩子们“疯”个没了,一年级二年级一年一留级,三年级升四年级倒是“出人意料”地“顺利”。四年级时,还不知道“学习”是“啥”,干什么用。

一天清晨,迎着朝阳上学去,邻居的一个“姑姑”,拿着一只知了,朝我晃晃,逗我说,“玩不?”我瞅瞅那家伙儿还挺老实的,在她手心里极“绅士”地扬起前腿慢慢地“散步”。就接过来,到校后就放在桌斗里。上了半天课,竟忘了它,眼看就要放学了,敲钟的老师掂着“钟锤儿”已从教室门口过去,我也想着家里还有未完工的“玩具”,就伸进手去摸书包,谁知无意中“惹”了那“家伙儿”,它“唧一一一”的一声长叫,吓得全班学生都回过头来朝我看,接着就是“哄”的一片大笑,臊得我满脸通红,浑身冒汗,头脑一片空白,还没冷静下来“啪啪”数学老师的两个耳刮子,已落到我脸上。

还有更“吓人”的呢。一天中午,大人们都午睡了,小伙伴们来说,东边空院子里有一条死蛇。我们都去看,上边落了一层绿头苍蝇,有人提议试试我们的“枪”用“枪”打,看能打死多少。我就回家从墙旮旯里粮食缸后把做了多天的“枪”拿出来。说实在,之前不是没有试的机会,而是隐隐约约地觉得有点儿“怕”,不敢试,因为里边前前后后“枪管里”“顶”了不少的火药,反正每次大家伙儿“研究”之后,都要“添”上去点什么东西。众人拾柴火焰高,做“枪”的配件也都是大家凑的“好”东西。枪托是松木的,钢管是无缝的,我们用铁圈儿砸扁把它们“固定”在一起,装上“快包筒儿”“顶”上鞭炮“药”,早就做成了,只是不敢玩罢了。这真是个“检验”的好机会,我们把“枪”口对准蛇,用石块压紧,用鞭炮“拈儿”点着,赶紧跑开,远远地看着。只听“咚”地一声巨响,一大团黑烟升起。我们跑过去看,枪托“撴”坏了,枪管扭向一边,“快包筒儿”不知“蹩跑”哪儿去了。正当大家惊喜地“查”苍蝇数儿时,大人们不知什么时候,从哪儿跑出来了,围了我们一圈儿。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纷纷数说着“万一”后果的严重性,有一个说,他在河南边儿,瓜地里都听见了,不知咋回事,就赶紧跑回来。任由大人们的“教训”,我却一句“反抗”的话也没有,我第一次真正认识到了那小小“铁管”的“威”力,认识到“玩”中的危险性:胳膊粗的松木,竟“撴”掉了一大块儿;用锤子砸的近乎变形的“快包筒儿”一下子没了,幸亏当初是放在地上的,要是拿在手里,无论谁,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惹”了这么大“祸”,父亲“训”了我几句,出乎意料,竟没有打我。一个人,上学下学,蔫蔫地,不理别人,也没人理我,家人也不怎么和我搭话。原来的小伙伴们一下子都不见了,一天中午,路过街坊的大门口,正碰上他们议论那天的事,其中一个大人带着很不屑地口气,提着我的名字,说:“……将来还想咋吃咋卷儿的,准是个……”我匆匆看了他们一眼,赶紧走过去了,没有听出口音也没看清脸面。

总之,好象“跌”入了深谷,或是“流放”到了戈壁滩,感到无聊极了,自己真没用,平白地惹这么多口舌,伤心极了。日里夜里,也偷偷地想了很多次,为什么会这样儿……难道自己真的就是一无是处的“废”人吗?想得多了,也就疲惫了,再无聊地时候,渐渐地觉得“书”还是不错的,书里边还有好多有趣的事,总不至于让“大人们”操心吧,于是把以前的课本“拾”起来,开始读书,一心一意地读,认认真真地默写生字,由少到多,渐渐地老师竟喜欢了,自已也高兴,找到乐趣了。现还记得一天早上,语文老师闭着眼坐在教室前边的“煤火”上,让我当大家的面给他背课文,背出来了,他就高兴;背不上来,他就睁开眼,指头在唇边湿湿翻开课本去。最得意的一次,是他让我们做“完形填空”,其中有一个成语,相信当时大家没一个见过,我也没见过,但竟能做出来呢,事后,他公布答案,只我一个人对,为此“小心肝”“扑通扑通”激动了好几天呢。那道题是这么出的:____;____。头一个好做,第二个就有难度了。当时想的是这道题应该是用反义词来填空的,它们的意思应该也是相反的,可填一个什么合适呢,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出来,后来才想到阳也可以是表面上的,阴也可指暗地里,这么理解的话,就是说表面上怎么样实际上不怎么样,这是什么?这不"两面脸"吗,就自笑。也不管是说谁了,写上才是正经。可是哪两个字来说明这个情况呢,大脑里实在没这个“储备”。那就“造”一个呗,一定得是意思相反的,就想到有的人当面说得好听背后老是说人坏话,前后不一致。当面说好话应该是“奉承”背后说坏话,选哪一个呢,哪一个能与“奉”相对呢。就是不一致,“不一致”不就是“违”吗。把“奉”和“违”放在一处,看看似乎也有那么点意思又似乎不准确,就惴惴不安地填了上去。下来,翻翻词典竟还真有这么一个成语哩!

这之后,学习劲头更足了。冬天天冷,就夹本小说躲进“烟炕”里,蹲在柴草垛上,借门口射进的太阳“贪婪”地读了一本又一本小说:《兄妹复仇》、《津门大侠霍元甲》、《大刀王五》《说岳全传》等。

五年级时,班上“多”了一个女孩,女孩真漂亮,穿衣服也得体,白里透红的圆脸,一双会说话的眼晴,长发老是在两鬓角拢起扎紧,仿佛戏剧里人物头上的“丫髻”,既正统又散发着调皮的气息,关键是学习也好。男孩子们都以和她说上话,坐同桌为荣,我也不例外,只是觉得和人家不“般配”相差太远。就没白天黑夜地学习。晚上做题到深夜,越做越有劲头,连瞌睡都忘了。中午他们都午休了,就躺在床上闭眼睛着想问题,午休结束,我睡醒已做了好几道题了。嫌班上吵闹就跑到外边去读书。最后以两门167分的成绩考上了初中,同时考上的还有另外两个女同学其中一个就有她。由于我讨厌另一个女孩,而她们又在一个班级,我的教室和她们的教室相距得远,基本上就没和她们见过面。

初一时,凭借小学过“硬”的基础,门门功课都是“优”,班上前六七名,级里边也就是二十多名。到了初二,多了两门课程,自己“骄傲自大””,“追名逐利”,想处处占“上风”,就拼尽全力用功在“弱差”学科历史、地理上,这两科在乡里组织的竞赛中都是一二名的好成绩。不过也留下了隐患。主科,尤其是数学渐渐地落下了,记得一个朋友对我说,在这两科上下这么大劲儿,将来要吃亏的,因为中招不考吗。当时口头上答应着,心里却极不以为然。果然中招时以4分之差与重点高中失之交臂。

那个暑假是最心痛的,不敢听见人们议论“XXX家的孩子也考上重点高中”的话。为了排遣内心的郁闷,和其他人到外地砖厂打工。偏偏又遇到连雨天,干的日子没有歇的多。该开学了,我才回去,原来母亲早已给我在乡下高中报了到并且把粮食送到了学校里。我还是不想上,尤其是听到昔日的好伙伴xxx从重点高中传来的什么消息,心情就更加沮丧。脑海里始终翻腾着县城高中蓝天下墙红草绿的倩影。

高一入学时,学校可能为了照顾我们这一群“落榜生”,也算下足了工夫。先是在集市“热闹”处,把我们的名单张榜公布,之后又在学校餐厅开大会进行鼓劲儿、表彰。一些年轻教师还进行了风采展示。可我的心依旧静如“止水”。

高一快结束时,我的成绩下滑得很厉害,尤其是数学一科。有一天心情失落到极点,实在感到“无聊”极了,“没用”极了,说句不好听的话连轻生的念头都有了。学习好的成了老师的香饽饽;不好的、人家会交朋友,狐朋狗友一大堆,不少还有女朋友,两人“卿卿我我”很有点儿“小两口范儿”。成绩不怎么好的,也有或这或那的“才艺”。独自己一无是处。

想到伤心处,就去找班主任谈。班主任那时年轻说话却很有分量,他说,他观察了我一年,主要是思想问题,只要认清现实,思想摆正了,在哪里上学都一个样儿,好的前途是没有问题的,你毕竟“基础”不赖。

从此以后,“破釜沉舟”、“洗心革面”主动和大家接触,搞好关系,成绩也慢慢的提了上来。

现在想想,要没有这一次次痛苦的“没用”的体验,或许就不会有这以后的一切。

看来,短暂的“痛”对于一个人来说,并不全是坏事。

向来以这些“短处”为自已人生的“污点儿”,从不曾示人的。今天,这个学生的话提醒了我。又知道到她年轻的班主任也“兀自”发出“没用”的浩叹,才明白这种“感触”非自已独有。

“知耻而后勇”,人生“艰难”,愿她()珍重,走好以后的路,取得更好的成绩。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374.html

标签: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