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没?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1 浏览:484

导读: 我教数学,我是一名五年级的数学老师,因为我们是新建学校,所以,没有教过低年级的我把孩子们从一年级一路带过来,现在是五年级了,看着他们在我的一不留神下个头蹿过了我,看着他们把我淹没在他们中间,真的是感触多的不能再多。一年级的时候,为了让孩子们更快的融入到集体生活和学习生活中来,我给自己定位了自认为最完...

我教数学,我是一名五年级的数学老师,因为我们是新建学校,所以,没有教过低年级的我把孩子们从一年级一路带过来,现在是五年级了,看着他们在我的一不留神下个头蹿过了我,看着他们把我淹没在他们中间,真的是感触多的不能再多。

一年级的时候,为了让孩子们更快的融入到集体生活和学习生活中来,我给自己定位了自认为最完美的称呼——老师妈妈,虽然有的孩子也会叫我——妈妈老师,但这四个字中,我更想的是让孩子们感觉到妈妈的温暖,于是,一个不属于温柔派的老师以一种无比温柔的状态奇葩诞生。

随着孩子们年龄的增大和年级的增高,我把我的温柔转化成了幽默,我也把我的叮咛变成了催促,我最恐怖的变化是把我的严格转化成了惩罚,美其名曰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想了解我们的买单行为吗?

在小学数学领域里,没有计算的准确性似乎就没有数学的一切,没有不断的测试就检测不出来知识的掌握情况,于是,我开始了每天的课测,每周的周测和每单元的单元测,是不是很可怕,是不是违背了当下的减负和减压,是不是在顶风作案,有时候也会在不道德的想,如果教育因为我的过度认真而把我清除,一定是让我的人生开辟新的道路。所以,这个老师是不是疯了?

每次测试,都会发现一定的问题,我会分门别类的归纳好,哪个孩子出现的哪方面的问题,如何补救等方法,我都会第一时间公布到班级群里,有的家长说,看到我的信息,浑身都要抖一抖,害怕孩子又制造了一个炸弹而无法承受,这样不断的给家长施加压力,如果哪个家长无法承受,扣个我永远我无法摘掉的帽子——打击孩子,请问,我是不是活该也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所以,这个老师是不是疯了?

孩子上课听讲不认真,我会第一时间发图给家长,孩子作业没写好,我会按程度排名公开批评,孩子忘带作业和学习用品,不好意思,100道口算,最让我自己都心虚的一件事是,一次给孩子们提前约定,口算题错一道罚100道,有个女孩竟然在考试的时候把整道口算题给忘写了,天啊,我也很为难,几千道题呀!如果被媒体报道出去,估计我要下地狱,但是约定就是约定,我硬着头皮执行了,并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就是她写不完我也不会追究,从这点看,这个老师还没完全疯!但是,她的学生和家长疯了,竟然在规定的时间内保质保量的完成了,看着厚厚的一打作业,真的是助长了老师疯狂的资本。

我爱我的学生,我和我的家长统一战线,所以,五年级的这个数学老师很疯狂,她在燃烧着她炙热的情怀,她在奋力着她自身的追求,她疯狂的逼迫着一切,有时候静下心来想想,后背真的会发凉,但是,只是希望我所面对的娃娃们在应该被管教和奋斗的年龄,做好他们应该做好的一切,也希望社会和家长,能给每一个热爱教育事业的工作者提供一个疯狂的条件,让他们为了孩子们的明天而奋力前行!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498.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