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1 浏览:61
导读: 生命中的人来来走走,但总有些人会留下。我们称这些人为朋友。 与朋友小梅相识九年多了。还是高一那会儿,同桌。她是属于外向灿烂的那种人,而我是孤僻古怪的那种。若说我们之间有共同点,那大概就是善良,常常为别人着想。 同桌将近一年,在她的熏陶下我慢慢变得不那么孤僻,但性格还是古怪,但那时,我却...
生命中的人来来走走,但总有些人会留下。我们称这些人为朋友

与朋友小梅相识九年多了。还是高一那会儿,同桌。她是属于外向灿烂的那种人,而我是孤僻古怪的那种。若说我们之间有共同点,那大概就是善良,常常为别人着想。

同桌将近一年,在她的熏陶下我慢慢变得不那么孤僻,但性格还是古怪,但那时,我却不曾意识到。那时我会因为看不惯她身上的某些缺点从而故意冷落逃避它,也会因一些小矛盾而怼他,如此反反复复,是好是坏,不晓得当时她是怎么能忍受我这古怪的脾气,竟一直跟我做朋友,每天一起去教室、吃饭、打水、回宿舍。高一那一年,是我第一次外出求学,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新环境和新环境,甚至是我第一次意义上的交朋友。整个高一一年,真正交到的朋友也只有小梅一个人

后来高二分班,我俩没有分到一块,我文科她理科,我三楼,她二楼。自从分班之后我再也没联系过她,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如何去交朋友以及维持一段友谊。后来是她找的我,我们晚上一起相约去操场,在晚自习下课的时候。手拉着手,一起聊各自班级发生的趣事,一起吐槽即将到来的高三,更多的是吐槽班里的老师同学时间不紧不慢到了高三,高三大家都忙了起来,最起码,我是忙了起来。晚上相约操场的机会越来越少,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偶尔背靠教室外走廊上的栏杆,仰望天空,俯瞰大地,有时能看到楼下她的身影,也不去打扰,随机转开目光。

到了高考前夕,那时流行三五个朋友一块拍照。小梅从家里带来了相机,我们几个一起去操场、后山拍照,最后的地点在莲心湖。那时湖里的莲叶已经脸盆大小了,只是还没有花骨朵。五大簇莲叶正好在湖心围城一个花瓣的形状,微风中莲叶田田,摇曳身姿,湖面波纹荡漾,鱼鳞闪闪。恰似一个娇羞的女子,名字叫做莲心湖。在湖畔我们各种摆拍,最后拍累了躺在湖边的杨树根旁,阳光穿过爱心形状的杨树叶稀稀拉拉的洒在地上,叶子好似度了金变,忽闪忽闪的,好似遥不可及却又近在咫尺的未来和高考。

高考后,各奔东西,偶尔的问候也仅在朋友圈的点赞,以及简单的评论。毕业也不在一个城市,各自的生活了解的少之又少。可总有一种缘分,能把多年不见的人连在一起。

重于今年,我们又来到了同一个城市。虽然多次相约,但距离原因就此作罢,但有缘的人终会相聚,无论过了多久。

再见面,多年的陌生感全无,她还是那个她,我还是那个我,一如九年前那个秋季的午后。一起聊天、逛街、回家。

清晨睁开眼,看着她起床、穿衣、下楼买菜,我窝在被窝里,静静地看着,然后起床。看着她在厨房熟练地动作,在阳光下她的头发掉下来几缕,在阳光下闪着微光,深情专注。饭菜上桌,色香味俱佳,不必饭店大厨逊色。突然想起了八年前那个冬天,她也是忙活在厨房,而我也是静静地看着她。

九年地时间好似一个轮回,又回到当时的感觉,大概这就是岁月静好。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504.html

标签: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