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班主任之后,我变成了“疯女人”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3 浏览:622
导读: 上午小自习的铃声都已经打完了,教室里的学生都在安安静静做卷子,唯独小弈还在走廊上转悠。 “你过来!”站在教室门口,我朝他喊着。 小弈是班里的“特殊学生”,酷爱奥特曼漫画,上课不爱听课,要么睡觉,要么在书页的边边角角画小人。下课精神头特别大,上蹿下跳,激动得脸红脖子粗。他通常一边比划,...

上午小自习的铃声都已经打完了,教室里的学生都在安安静静做卷子,唯独小弈还在走廊上转悠。

“你过来!”站在教室门口,我朝他喊着。

小弈是班里的“特殊学生”,酷爱奥特曼漫画,上课不爱听课,要么睡觉,要么在书页的边边角角画小人。下课精神头特别大,上蹿下跳,激动得脸红脖子粗。他通常一边比划,一边煞有介事地说着什么,常常“口若悬河”,只不过悬的不是语言,而是口水。

见我喊他,他便往厕所跑,这是他的惯用伎俩,觉得厕所是顶好的避风港。不过,他也实在不了解我,他敢躲进厕所,我就敢冲进去把他揪出来(只是扬言,从来未付诸过行动),要没有这个气场,我区区一个弱女子,怎么能镇住班里那些人高马大的男生?

“你,抓紧给我回来!”我吼了声,已经走到厕所门口的小弈胆怯地瞟了我一眼,然后磨磨唧唧地向我走来。

“嗤嗤嗤”,他边走边故意用鞋底磨着地板。

“好好走路,别出洋相!”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便继续吼了声,小弈这才跑了起来,身体前倾,像离了弦的箭一样冲进教室。

“看不出来,你还挺凶的呀?”一旁经过的同事笑着打趣我。我叹着气,回了她一个特别无奈的笑。

身为女流之辈,要想坐稳班主任的“宝座”,不凶的话简直是扯淡。所谓春风化雨,润物无声,那都是理想境界,真正的教育,从来都是这么简单。学生时刻都盯着老师的脸,老师和颜悦色,他们就会有恃无恐;老师板起脸了,谁都不敢颠憨卖呆。

而短短三年班主任生涯的历练,我不仅“上得了课堂,跑得了操场;劝得了情种,解得了忧伤”,还能“Hold得住多动,控得了轻狂;查得了案件,打得过嚣张。”业外人士每每谈及教师这个行业,总是对“一天只上两节课,还有寒暑假”这样的优待面露羡色,个中滋味,也只有身在其中,方可有更深的体会。若是再担任班主任,那日子就会更加丰富多彩。

我曾经在半夜收到过家长发的上千字的短信,分好几条;也曾经遇见醉酒的家长,在班级群里撒酒疯;也曾经因为座位问题,被家长“堵”在教室里。亦有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的家长,看着我年轻、瘦小,总是想借小事兴风作浪。那种“学生很听话,家长很配合,我工作很顺利”的时候也有,但是绝对不是普遍现象。

我思索着这些,走在下班的路上。忽然看见离红绿灯不远处,聚集着我们班里的几个男生。

“还不快回家!”我加速停在他们面前,他们见状,纷纷作鸟兽散。

“老师,那个小丁手里,拿着一个铁棍,刚才正炫耀呢!”还未来得及过红绿灯,班内另一个男生便向我“告状”。

我一听,气不打一出来!往学校带铁棍儿,成何体统!于是,我飞速追上那个叫小丁的学生。

“把你的铁棍儿拿过来!”隔着铁栅栏,我来不及摘口罩,就冲他喊。

“哪有什么铁棍儿?”小丁向上努了努嘴,眼皮向下垂了下来,典型的说谎表现,瞒不了我。

“过来!”小丁刚想逃,我喝住他。他倒是听话,向我走来,只是在离我不远处的电动三轮车旁,停留了顷刻。我知道,他肯定要藏匿“赃物”,便威胁他,要是不听话,我这就带着他登门家访。他才极不情愿地将那个铁棍儿,交到我的手上。

那铁棍拿在手里,很沉,幸亏没在班里出什么事。想到这里,我有后怕,亦有庆幸。

回想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简直就像个“疯子”。的确,好些路人侧目观望,以为发生什么事儿呢。

我想,若干年后,我不奢求这群娃儿对我心怀感恩,我只求他们别在校门口堵我,给我一板砖,就好。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56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