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馍牙儿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3 浏览:468

导读: 油馍牙儿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妈妈有饭吃。 红薯小米粥养胃,白菜粉条豆腐颜值与美味并存,主食呢,烙个葱花饼吧! 和面,腌葱花,……,伴着煤气灶上米粥散发出的香味,菜出锅,两张饼也已做好。 哈哈,自己也太能干了哈!心中暗自得意几分。 切饼,装盘,一个词儿跳回脑海,油馍牙儿。儿时的...
油馍牙儿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妈妈有饭吃。
红薯小米粥养胃,白菜粉条豆腐颜值与美味并存,主食呢,烙个葱花饼吧!
和面,腌葱花,……,伴着煤气灶上米粥散发出的香味,菜出锅,两张饼也已做好。
哈哈,自己也太能干了哈!心中暗自得意几分。
切饼,装盘,一个词儿跳回脑海,油馍牙儿。儿时的记忆里,这样的美食一次次让我们小孩儿雀跃欢呼,吃个肚圆还不解馋。

有首顺口溜,至今耳熟能详,“客来了,做啥饭?杀小鸡,烙油馍。鸡骨头,卡“qia”住了,烧口米汤救救吧……。”缺衣少食的年代里,招待客人,馍菜汤,换个样儿,这已经是高配版了呀!平日里,哪家舍得杀只鸡,烙油馍呢。

在我家,奶奶和妈妈心疼我们姐弟,时不时地把蒸馍换成烙馍,尤其是生病不舒服时,为地是我们多吃一点,早点康复。
“妞,起来吧,给你烙个油馍,吃块牙儿都好了。”奶奶慢条斯理的语调依然响在耳际。头疼脑热的时候,吃点药睡觉,不想起床时,奶奶用这种方式来唤我吃东西,我不应声,她再喊,依然那么慈爱。
“闻见香气儿冇?”奶奶端着搪瓷碗过来了,果然是切好的油馍牙儿,葱香饼香……。“油馍牙儿得趁热吃,赶紧儿起来,吃了再睡。”奶奶掀开我被子,催我做起来,把碗放在我面前。
自小被家里人说是狗鼻子,嗅觉灵的很,早就闻见香气了,就是不想动。经奶奶这么送上门来,自然会开吃,一块块的往嘴里送。“水,喝点水。”奶奶还会端一碗温开水过来,“吃慢点,别噎住了。”
……
曾经问奶奶,为啥要把油馍切成小点的块儿,好像说是吃了方便,这种饼是死面,硬了不好吃,趁热吃,切成块,拿着不烧手。
那时候,经常帮奶奶烧鏊台儿,麦秸火舔着鏊底儿,一张张烙好,切成油馍牙儿,上桌,开吃……,那是何等的欢快呀。
切油烙馍,在我家,像是做数学题里的等分,先从中间切成两半,再摞起来切,成了四块,再分别切,一般都是切成八块,有时候,照顾小孩儿,会再切小一点儿。
油馍牙儿,听着都舒心。那油烙馍,不管咋样切,都好看,都喜欢,都好吃,哈哈,大约是美感与美食同在吧,生活中果然到处都是美哈!

在郑州东南,我的家乡,吃油馍,烙油馍和炸油馍不一样哟。薄烙馍,油烙馍,发面馍,发面饼……,个个都是美味哈!这其中,油馍牙儿,大概是我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念念不忘的哈。

从回忆中游回现在的厨房,今日这早餐,小米汤,油馍牙儿,白菜豆腐粉条……,美!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565.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