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日记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3 浏览:472

导读: 病房日记 2019年12月6日 晴 “姐,快来医院!”我来不及挂掉电话已飞奔出门。医院的电梯人满为患,可能要等到下一班才能挤上去,...



病房日记

2019年126日 晴

“姐,快来医院!”我来不及挂掉电话已飞奔出门。医院的电梯人满为患,可能要等到下一班才能挤上去,转身冲上步梯,一口气跑到七楼。

“疼……疼……”痛如刀割的叫喊声远远的出来,七尺高的大男人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到了耳朵里、头发里,新的马上又冒了出来。护士们迅速把心电图、氧气瓶等各种我认识的不认识的管子装了满满一身,我手足无措地望着那群忙碌的人。“快来帮忙,把他的袖子拉起来!”我的手一直在斗,一点都不听使唤,反复好几次才把袖子拉上去。

床上撕心裂肺的声音越来越小,逐渐变成了有气无力的呻吟。“胰腺炎”不知是第几次来袭,这个看不见的病魔能让人痛得打滚,无声的夺取病人的所有精气,再强悍也会瞬间像手无寸铁的无助。“嗒、嗒、嗒”安静下来的气氛有点可怕,吊瓶中透明的液体缓慢地坠下,没有一点声响,就在落下的每一次都在我的心里发出令心房颤抖的回声,就如夜半山寺中的撞钟缓慢而有规律,力度不大,却响彻心底。

2019年127日 大雾

白茫茫的大雾让世界变得如此安静,电线杆上的小麻雀没有放歌,不知都躲到了哪里?冬天的寒气仿佛是在彰显自己的威风,家门口昨天还满满一树的金色银杏叶,现在一片不剩地解落了一地,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我拉拉拉羽绒服的帽子防止风的侵入,使自己变得更温暖一些,孤零零地走在去医院的路上,鼻子仿佛一碰就会像冰凌一样断裂开来。嘴巴里哈出的热气一部分变成了白烟,一部分飘入眼眸变成泪珠滚落下来。人总是容易在这种冰冷的氛围中想起往事、担心未来。

在医院大门口,急救车呼啸而过,一群人神色慌张地从车上跳下来,小跑跟在医院专用手推车的后面进了急救室。医生真是令人敬佩的职业,每天面对多少的生离死别,过目多少的痛不欲生,仍然能冷静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2019年128日 多云

我用柔软的棉布给老公擦了牙、洗了脸,不知是否输入的液体由毛孔排出来,还是因为摄入过多的油脂,足足擦了五遍才感觉到棉布上不再油腻。疼痛大大减缓的他可以清楚地说话,也能在我的帮助下坐起来一会儿。“以后一定要注意饮食……”这些话已经说过了很多次,良好的生活习惯对身体的健康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可是习惯怎么容易改正?因为有些人往往容易犯的毛病——好了伤疤忘了疼。年轻人经常通宵打游戏的比比皆是;暴饮暴食的大有人在;吸烟酗酒的数不胜数……健康终究是自己的事情,身体垮了,痛的是自己的身体;健康也终究不是自己的事情,身体病了,痛的是亲人的心。

临床是一位14岁的男孩,同学两个人闹矛盾,对方用刀在身上刺了三个伤口,其中有一刀差一点击中心脏部位。他的妈妈在床边愤怒地控诉着对方男孩的狠心,对方的父母带着儿子在一旁不停的道歉,持刀男孩说的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震惊:“我把刀消过毒了,刺的时候不会太疼!”哎,无知的少年!

2019年129日 晴

周末的病房,人格外的多,狭小的空间和嘈杂的谈话声让人透不过气。最安静的是北临病床上一对老年夫妇,老头做了阑尾炎手术,偶尔见儿女在床边坐一会儿,大部分时间都是老太太在照顾老头。“当你老了,眼眉低垂……”一份多么温馨的画面,多么美好的心愿,我想当你老了不只有爱有浪漫,更难得的是不离不弃的陪伴,是步履蹒跚的相互搀扶,是病床前紧握的手那份安全感。我想我可能是没有这样的福气,此刻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我走出医院的对面,在路边选了一家安静的小店:青蔬。一大碗番茄汁的蔬菜面,升腾起浓浓的香气,我却呆呆地盯着路上来去匆匆的行人:一对年轻的情侣拉着手走过笑意盈盈;一个妈妈拉着孩子经过,小孩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熊,蹦蹦跳跳地对妈妈说着什么;一位老奶奶用劲蹬着脚蹬三轮车路过,边前进边叫卖:“谁要袜子、鞋垫……”回转头看到柜台边的收银员小姑娘正在出神地看我,我们相视一笑。“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在时间的流逝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无论是喜是悲在别人眼中都只是一段故事,我们为何不与自己和解,让每一段心情都美丽,每种境遇都安然度过呢?

我精心挑选了一束粉红色的玫瑰,配上一支三头的百合,其中一朵已经绽放,还有两朵含苞欲放,阳光下花香淡淡袭来,我仿佛看到了冬天的太阳也能放射出七彩的光。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567.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