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如药,“毒药”或“解药”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3 浏览:417

导读: 童年如药,“毒药”或“解药” 大学路小学 宋志贤 “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而有的人却用一生治愈童年”。 坐在电脑前,这座城市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夜的寂静,这是我内心...

童年如药,“毒药”或“解药”

大学路小学 宋志贤

“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而有的人却用一生治愈童年”。

坐在电脑前,这座城市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夜的寂静,这是我内心感到最舒服的时刻,人长大了烦恼总是也会一波一波接踵而来,忽然让我想起来我的童年,那个充满自然色彩的童年。这要追忆到95年我出生之后的八年内,与自然亲密接触的日子,我出生的地方是一个小山村,在哪里我生活了八个春夏秋冬,在我脑海里留下了一幅幅天然的画卷。

春天来了,对面山头的梨花开了,雪白雪白的,好像一座雪山一样,漂亮极了。小时候的我还是一个“爬树高手”,活的就像个假小子,我的嘴角就有一个疤痕,是小时候上树上摘花,从树上摔了下来,跌成了香肠嘴;小时候膝盖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疤,已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都是当年我作为一个孩子得到的“勋章”。我想我教的孩子应该没有看到过这些吧?

夏天,老家有很多的小池塘,老师在放假前会强调,千万不要去池塘里或者小水坑里玩水,非常危险。我也在这个“有温度”的季节做了小时候唯一不听老师的一件事:我去池塘里玩水,因为池塘下面长期有水,所以非常滑,我下水的一刹那,就滑倒了。好在水不深,但是在池塘边有个坑,比较深,足以结束我的生命,于是我拼命挣扎,但是越挣扎越向深坑方向划去,于是我不再动弹,等我坐在水里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向出口划去,最后总算有惊无险。我一个人站在池塘上,衣服全湿了,惊魂未定,不敢回家去,只能等炽热的太阳把衣服烤干,回到家,我依然只字未提在池塘里的经历。但是没想到我在晒太阳的时候一位同学路过,我并未注意到他,他却把我去玩水的消息在开学初报告到了老师那里,于是老师让我把凳子反过来,站在对角线上的两个腿上,整整站了半个小时,那时候我才一年级呀!自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错事”,因为我在水里的时候“怕了”,老师的眼里态度我也“怕了”。现在想想,一年级的孩子,我作为老师,惩罚他们站在凳子腿上,除非我是不想干了,总之这种做法我是万万不敢的,我们总是想讲讲道理,让孩子知道错误就完结了事,但是现在的孩子越来越不知道“害怕”了。

夏天暑假的时候,我还经常回到小时候生活的地方,继续我们小时候的活动。开车一个多小时,就为了再和哥哥去山上割些野韭菜,因为野生的韭菜包饺子吃别提多美味了;哥哥喜欢去挖野山药,我就负责监工,挖到的山药蒸蒸煮煮,特别有营养,小侄子喜欢吃;去摘欧柳(比樱桃更美味),离我家很近的地方有个“欧柳窝”,山头全是这种果子,即使你背着一个麻袋,也足以摘满,小时候我跟奶奶去过一次,但是现在山上树茂盛,山上的路也不再存在,那个地方很难再去了,我们就在附近的地头上找找这乡间野果。记得小时候,我们不仅找吃的,还会去山上寻找药材,有柴胡、全胡(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只知道这样叫,也认得它的模样)等,我们总是挎着篮子,像这种药材是非常好寻找的,有人会定期来村子里收,我们总是乐此不疲,也是在童年的时候,我认识了很多植物,以至于在大学修《地球概论》的时候,去山上采集标本的时候,老师让我们认识植物,其中一部分我都是认识,这得多亏小时候的所见所闻呀!

老家的秋天也值得一提,闭目想象一下,我们三五成群,走在去学校的路上,路边种满了山楂树,即使我才一年级,我可以伸手轻松摘到浑身火红的山楂,放在嘴里,酸到皱着眉头,就这样一路吃着就走到了学校;秋天的我们还会摘柿子,我们家乡的柿子树非常多,摘下来母亲给我们水揽着吃,又脆又甜。我想我的学生即使去几次“好想你”基地,也不会有这样深刻的感受吧?

冬天到来的时候,那座小山村就更美了,小时候的雪是下的真是大,经常可以下到膝盖深。下了一夜雪,早上起来,树上、石头上、房子上,厚厚一层积雪。这个时候我们通常不会着急上学,因为老师也不会去的很早,我们都在等一个“先行者”,去给我趟出一条路来,随后大部队沿着他们的脚印走到学校,这样的先行者一般都是村庄里的男孩儿们,调皮捣蛋惯了,在雪中趟出一条路来自然也是让他们兴奋的一件事。每当这个时候,在学校附近住着的七姥爷就会把我和哥哥拦住,去他家吃饭,那时候别提多幸福了,因为不用一深一浅的走雪路了,来回四五里地的路就这样省了,我和哥哥冬天下雪就期待在路口七姥爷等着我们放学,现在也想不起来姥爷当时给我们做的啥饭,但是当时一定吃的很香。等到长大后,再也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雪,也没有全校学生打过雪仗。郑州这个呆了六七年的地方,见过最大的雪也没有小时候见过的大,似乎现在的雪下的总是很温柔,生怕冻坏了地球上的人儿。

对自然的敏感与亲近,是我最宝贵的财富,即使遇见再大的麻烦,我都会想起童年,那个让我站凳子脚却在雨天背我回家的老师、想起来我们曾经爬过的山坡、见过的植物与动物,都能瞬间让心情舒畅。再想想之后,远离了那里,远离了山、远离了花花草草,直到现在,我决定死磕的郑州,已然是河南发展最快的地方,却很难呼吸到澄澈明净的空气了。

再看看我所接触的孩子们,他们的生活是方便了,明亮的电灯,不用准备好蜡烛去预防学校停电,但是他们失去了观察蜡烛燃烧的机会;拧开水龙头就有自来水,不用再去小河边或者水井里担水,但是他们失去了看小溪潺潺、小河奔流的机会;晚上的时候城市的霓虹璀璨夺目,再也不会搬着凳子去院子里看星星了,当然郑州的冬天是很难看见太阳的,别说星星了.......不知道他们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但是现在的孩子已经失去了我们那时候的悠然自得,整天辗转于学校、家、辅导班之间,离真实的生命已然越来越远。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再去体验一把老家的春夏秋冬,带着我的学生们一起去呼吸呼吸那里的空气,让他们体会一下我的如“解药”般的童年.......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56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