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夜庆余年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7 浏览:386

导读: 欢夜庆余年 郑州市第七十六中学 吴瑶 它,突如其来就官宣,官宣当天就开播。真友情客串的叶教授,一口回绝了想要好好学习的男主用现代观念剖析古代文学史的论文内容。为了过审,男主迫不得已只能无奈参加“庆·帝企鹅”举办的科幻文学网络大赛,并从《红楼梦》中汲取灵感,为小说取名《庆余年》。讲述一...

欢夜庆余年

郑州市第七十六中学 吴瑶

它,突如其来就官宣,官宣当天就开播。真友情客串的叶教授,一口回绝了想要好好学习的男主用现代观念剖析古代文学史的论文内容。为了过审,男主迫不得已只能无奈参加“庆·帝企鹅”举办的科幻文学网络大赛,并从《红楼梦》中汲取灵感,为小说取名《庆余年》。讲述一个重症肌无力的男子穿越到了孩子身上的故事。

这个含着金手指出身的就是男主范闲,范闲从小就有两位犯嫌的师傅——费介和五竹叔。“猥琐师傅”费介,监察院第三处主办,下得一手地道的好毒,于是下乡支“毒”。但因长相猥琐,差点提前杀青。他教范闲剖尸掘墓、鼻血催吐,两人养成了你毒我毒的师徒情谊。五竹叔,教他霸道真气,我打你躲,核聚变般的强大,就是不爱说话。

范闲本要去京都迎娶,却在路上遇到了他的鸡腿女孩。女主林婉儿,身患肺痨,不能沾荤腥,却酷爱啃鸡腿。两人在神庙里一见钟情,啃鸡腿;参加诗会误会了身份,啃鸡腿;爬床私会,送一对爱心鸡腿。可见,男女主每一次遇见,这世界上就有一只鸡永远失去了它的双腿啊......

他们情意绵绵,眼神有戏,而两人的婚姻并不是单纯的男欢女爱,而是捆绑着内库所有权的利益之争。其中涉及了太子和“大披肩”头饰造型长公主的势力,以及靖王和“杀马特斜刘海”二皇子的势力,而范闲哪方势力都不想沾,他目前最大的梦想就是结婚以后,带着他的鸡腿姑娘回老家。

老范家的人都不一般,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老爸范建,老大范闲,弟弟范思辙,妹妹范若若。范建,户部侍郎钱袋子,一心想让儿子夺回他母亲的内库;弟弟范思辙,商业鬼才,乱钱渐欲迷他眼,心里只有发财和赚钱。他崇拜老爹,所以想跟他推牌九;他想尝尝爱情的味道,所以也想跟她推牌九;妹妹范若若,一个哥哥的迷妹,半觉醒的新时代女性,渴望刺激和冒险。他们愉快地参加诗会,随便一首就是七律之冠的《登高》,还能化身文抄公,默背全套《红楼梦》出书赚钱。

当我把《庆余年》当成日常舒缓疲劳的剧集、时不时再催个更的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那个擅长通过加深人物之间的羁绊,然后再亲手把这份羁绊斩断的王姓男子开始给角色“打饭”了......

滕梓荆,原来不过是被利用暗杀范闲的一枚棋子,在范闲帮他找回妻儿之后,以公道合理的价格当起了贴身保镖。(还记得,那一年大概是庆历四年春,滕梓荆分别多年的儿子第一次喊了他爸爸,得到了人生的大圆满)第二天,两人去赴了二皇子的约,行至牛栏街,遭遇北齐八品高手的暗杀。范闲让他逃,他却不,火光蔓延满是烤糊的味道,这个倔强的男人浑身烧伤,却展现出从未有过的坚毅。

以上就是这部剧前十几集的大致内容,它汇集了一众老戏骨:陈道明出口即显皇权压迫的庆帝;“达康书记”的太监陈萍萍;逆天存在的王启年老师;甚至小范闲“冬冬”的演技也完全是小影帝级别。而每个人物的出场,寥寥数语,就能凸显性格,牢牢刻在观众的记忆里。群像的处理实属精彩,在牛栏街少年杀人事件后,剧情逐步走上正轨,而范闲母亲叶轻眉在监察院石碑所留呼吁平等的字,已布满尘灰,无人问津。两个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终将为了某种信念而愤然还击。

总的来说,作为《择天记》、《将夜》后,猫腻的第三部IP改编,《庆余年》拿了不俗的成绩。这几年网文改编水准参差不齐,戴着镣铐跳舞,这部剧仍给我带来不小惊喜,借此我又重读了《庆余年》前三卷。倦大在尊重原著基础上做出的修改,主要是围绕人物动机出发的,简单拿滕梓荆来做分析:原著里他的本名为滕子京,是父亲范建派往保护范闲的护卫之一,在牛栏街暗杀中,失去了一条腿。而电视剧里,编剧将第一次的儋州杀手、范闲护卫合二为一,并原创了滕梓荆的妻儿线,引入监察院身份。这样的修改,个人认为有两个好处:第一,剧情与剧情之间的衔接更为流畅,每一个“起”都有一个“承”与之步步相接。第二,使滕梓荆的人物有血有肉有情感。试想,这个人物立住了,范闲为他牺牲而做的反抗也就立住了。完成性格转变的同时,范闲也注意到在这个时代中,他终究无法置身事外。

世上再无滕梓荆,无人护我小范闲。

虽然《庆余年》是猫腻的早期作品,就连自己也吐槽现在看这部剧的前部分,确实写得很糙,但也确实又如他所说:有特有的味道和玩法。这部作品,无论是原著还是电视剧,都留下了大量伏笔,比如母亲叶轻眉的死亡真相;留下盒子索状的物体是什么;这个世界为什么还留存着在自己以前世界流传的俗语...这些都是吸引读者往下看的扣子。

最后便是这部剧的主题内核:冲突与融合。礼法禁锢、旧俗观念与新思想新思维的碰撞。离开儋州在奶奶额头的一吻,是冲破旧制;离开后回身的叩首,是旧俗礼度。两者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将奶奶与孙儿的情感烘托至顶峰。不得不承认,在我看到亲吻的那一刻,感觉是如此的不搭,却又是如此的和谐。之后更有对簿公堂,范闲的不跪、对命定婚姻的批判、对自由恋爱的追求、对万民平等的期许、对皇权与人权的认知等等。

近些年,我们越来越强调编剧的作用,然而良莠不齐的市场总是缺少那么一个契机,一个真正让编剧走进大众视野、共同狂欢的契机。而从《大宋少年志》到《庆余年》,除了自身硬核编剧能力之外,倦大还开了一个好头,开启了所谓的“王倦现象”。在电视剧之外,他干起了“售后服务”,在网络上补充删掉的剧情,补充改编创作的解析,与演员亲密无间的互动,真情实感地与粉丝互侃。他积极营业,积极催更,实属感人。希望国内编剧的地位越来越高,“王倦现象”不止于此。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617.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