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的劳动回忆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7 浏览:402

导读: 劳动教育即将回归学校,回到孩子们的身边,为什么这样说呢?好像我们离劳动很远似的。其实还真的是这样。 近些年来,智育被提升到了极高的位置,以至于很多家长朋友也常常会对小朋友说:“去学习,去写作业,去看书,别分心,家务你不用管了。” 正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们的孩...

劳动教育即将回归学校,回到孩子们的身边,为什么这样说呢?好像我们离劳动很远似的。其实还真的是这样。

近些年来,智育被提升到了极高的位置,以至于很多家长朋友也常常会对小朋友说:“去学习,去写作业,去看书,别分心,家务你不用管了。”

正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们的孩子逐渐的懒惰了起来,刷碗不会、做饭不会、扫地不会,以至于真的成了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读书人”,但其实却是很多孩子家务没学会,成绩也不好,并且还养成了养尊处优的坏习惯。这些孩子长大了,变成了既懒惰又自私的“巨婴”,而父母则为当年的言行追悔莫及。

想想我们七零后和八零后长大的孩子,当年着实是扛着铁锨、背着锄头跟着父母下地干活的。还记得我七八岁的时候,父亲拉着一架子车满满的农家肥,母亲在后面推着,而我则在前面拉着一条麻绳吭吭哧哧往前拽。麻绳一般都拴在架子车前横木一侧的铁鼻儿上,我总是想:“大概这个铁鼻儿就是专门拴绳子给小孩儿拉车的吧。”往往在过庄稼地头水渠的时候最不容易,其实水渠也只是农村的土水渠,挖了一条槽,两侧培上高高的土,也就形成了水渠,在浇地的时候往往需要来回巡逻,因为一会儿不是这里决了堤,就是那里溃了坝,总忙得不亦乐乎。

在过水渠之前,父亲常常会从车上扯下一把铁锨,先把水渠两侧的坝给整平整了,然后招呼母亲和我一起用劲儿,连续嘿呵嘿呵几声一股冲劲儿猛地把车拉过去,而一旦没有过去,轮子陷在渠道中间,就比往常要麻烦许多了,再想拽出去就要耗费更多的气力,所以这个时候我也会无比的卖力。

小时候的我比较瘦弱,浑身上下没有多少气力,有时候也总想偷偷懒,但当时的小孩子放完学都在田地里干活,看到大家都是这样,于是也就没得偷懒。不过常常是在要下雨的时候,会猛地高兴一下,因为这个时候大人常常会吩咐小孩子回家收收晾晒的衣服或者是盖盖夏天里晒的酱盆子。当然这个活儿还是比较轻松的,不过有时候雨来的急,回村的路上小伙伴们都是你追我赶,唯恐自家的衣服、被子被浇个湿透;如果是酱盆淋了雨,就要生虫子,预示着从秋末开始一直到来年,这一家将没有香喷喷的农家酱吃喽,并且对于个个贫穷的家庭状况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如果雨下了下来,往往也不再出去玩儿,而是抽开煤火炉,用火杵棍在灶膛里捅捅炉渣,没一会儿煤球就呼呼的冒出火苗来,滚个甜面汤对于七八岁的我来说并非难事儿,可以说村里所有我们这个年纪的孩子谁要是不会滚稀饭(甜面汤)一定是会被耻笑的,不仅如此,甚至有的女孩子还会烙饼,说实话男孩子几乎没有一个会的,至今我还没听说我们村里哪个男孩子会烙饼,因为根据当时的传统观念,这些都是女人干的事儿,男人谁要是烙的一手好饼也是会被耻笑的,是没出息的象征,或许这也是我们男孩子不会的理由吧。

岁月一去不复返,那时的艰苦岁月,也成了我一生难忘的回忆,而回忆起来的时候总是显得那么的温馨、亲切和幸福。如果说现在我身上还保留了一些劳动的本色,也要感谢当年乡村的落后、贫穷和朴实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621.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