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一场雪……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18 浏览:531

导读: 我在等,一场雪❄️  掌心握不住流沙,意念留不住时间。繁华落尽,萧索尽显,时间的脚步款款移入寒冬,我在这冬里,等一场雪。 落雪,是一场最浪漫的花开。她让冬清浅淡泊,干净怡然。那份美,会氤氲在你心头,就像那一方南山,一捧黄菊淡然了陶渊明;一湾沙漠,一轮圆日开阔了王维;一席麦场,一捆桑麻陶冶了孟浩然。...

我在等,一场雪❄️


  掌心握不住流沙,意念留不住时间。繁华落尽,萧索尽显,时间的脚步款款移入寒冬,我在这冬里,等一场雪。

落雪,是一场最浪漫的花开。她让冬清浅淡泊,干净怡然。那份美,会氤氲在你心头,就像那一方南山,一捧黄菊淡然了陶渊明;一湾沙漠,一轮圆日开阔了王维;一席麦场,一捆桑麻陶冶了孟浩然。

屋子里,暖暖的。这样清寒的冬,最适宜陪伴,适宜遗忘,适宜念想。


  小时候,最喜欢偎在父母身边,围炉打火,微微挑起的茶壶沸腾着,掀起壶盖,热气葳蕤。炭火里还埋着红薯和花生,那香气溢出,便被门缝里的北风带向深巷。一家人东一句,西一句的,随意畅聊,无拘无束,不经意间就会被奖赏一块烤好的红薯。那笑声把这清寒的时光也煨暖了。

青春,翠绿中还映着嫩黄,总渴望着不一样,是一种生长痛,是一种挣脱的快感。等来一场雪,不再向往烤红薯和花生的香,而是急急的把脚印落在雪上,踩出一颗大大的心,仰天长啸:“雪花,我爱你,我长大了!”然后执拗地走向认定的方向。

记得,曾和伙伴相约,骑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城市看一眼,地上薄薄的一层雪,骑着哈着手,不为别的,就感到了释放青春燥动的那份力量。

记得,上学的路上,我们不曾比吃穿,而是比谁从屋檐下打下的冰凌细长晶莹,像宝石一样,轻轻含在嘴里,一下粘住了舌头和唇齿,依然骄傲的吃着,那里有游走在成长之路上的无限味道。

记得,校园里,操场上那一场无与伦比的打雪仗。老师说,天冷,路滑,雪深,课间就在教室里稍稍活动一下吧。不知何时,同伴们都已偷偷挪移到操场上,大雪球、小雪球,软的、硬的,一齐在头顶飞过,袖口里、脖子里都是雪,无妨,因为操场上空和雪球一齐飞来飞去的还有笑声,那么响亮,那么清透。

记得,记得,记得……

记得就是遗忘,因为现在我在极力回忆。



  现在,屋子里还是暖暖的,时光也偎着我步入中年。只是,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疼痛揪心,辗转反侧,难以如眠。身体的痛让我一度怀疑人生。

间隙,我望向窗外,那楼顶都深埋在雾霾中,天空,屋檐,甚或偶尔的飞鸟,都是一种苍凉的灰,不一会儿,还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怎么会是雨,不应该是雪吗?

现在的冬天雪少了,就像成人的世界轻松和快乐少了一样。我默然忘向窗外,在畅想一场雪,在等待一场雪。

古城墙、弯绿篱,木栈道,灰楼顶都能被晶莹剔透的雪花覆盖,一片冰清玉洁,水墨韵香,至美清幽,仿佛生活的不易和伤痛也被掩埋,内心也便向往着一份美好,守心自暖。

正如郑燮在《山中雪后》写道: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清晨,新的一天,带着遗忘和念想开门,眼前是一个透亮的世界,雪霁云飞,冷风吹拂。屋檐倒挂冰凌,梅花傲然开放,这真是意外惊喜,浅笑安然吧,生活虽沉重,也要寻找美。折一枝梅花,抒一份雅兴,装一瓶冬色,煨暖生活的底色吧!

我在等,一场雪……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65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