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要上出“语文味”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22 浏览:482

导读: 语文课要上出“语文味” ——以听新授课《送东...






语文课要上出“语文味”

——以听新授课《送东阳马生序》为例

文:郭自立

语文课要上出“语文味”,这是一个由来已久、老生常谈的话题。抛却浮华的手段应用、技法赏析,而通过设计一些行之有效的活动去通过文本的深挖和语言的细品去感受和体味作者在写作那时那地的那样情感。我觉得这是作为一个语文教师,应该努力在自己的课堂上努力达成的理想的语文课的样态。

所谓“语文味”,有学界这样定义:在语文教学过程中,在一种共生互学的师生关系中,主要通过情感激发和语言品味的手段,让人体验到一种令人陶醉的审美快感。(该段语出广东深圳教研室副教授程少堂)

诚然,语文作为一门语言类学科,如何调动起学生的阅读兴趣,帮助他们体味到作者内在的情感,与他们一起发现和享受到遣词造句之中蕴藏的词语使用的错落感、层次衔接的自然感、长句短句交互运用的重叠感、修辞手法表达方式结合的美妙感、音节韵律融合的柔和感,是作为一个语文教师应该具备的语文学科素养和义不容辞承担的重任。

今天听完薛真老师上的九年级下册第三单元第11课,讲读课文《送东阳马生序》,在她的课堂上,我感受到了语文味,同时也唤起了我关于“语文味”的一些思考和感悟。

一、语文味,要在师生的诵读声中体现

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说:至于语言文字的训练,最紧要的是要训练语感。多读作品,多训练语感,定能够驾驭文字。

《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在阅读建议中也强调:学生能够用普通话正确、流利、有感情的朗读;在通读课文的基础上,理清思路、理解、分析主要内容,体味和推敲重要词句在语言环境中的意义和作用。

基于此,我认为一节语文的新授课应该在朗读声中开始,以读贯穿始终,最后再以朗诵声中结束。语文届极富盛名的全国特级教师余映潮老师的课就特别注重读,但又不全是干巴的读,而是初读,读语气语调;再读,读内容背景;三读,读情感内涵;教后再读,读主旨人生。所以他的版块式以读代讲的方式是很值得语文老师借鉴和学习。

课前,薛老师在给学生简单介绍了本文的创作背景和作家作品信息后,通过全班齐读的方式检测学生的预习情况。学生通过初步的预习和教师的指导,能够得知:本文是一篇赠序,是作者宋濂写给同乡年轻后生马君则的临别赠言;并且初步得知这篇文章是宋濂以讲述自己年少求学的经历勉励马生等年轻后生勤奋学习的文章,是一篇文质兼美饱含殷殷期盼的美文。在知晓了这些情况后,薛老师在班内作范读展示,要求学生认真听并且标注文中的重点字音以及让自己很受触动的句子。

薛老师多次参与学校和政府主办的诵读活动,得到过很好的历练,所以她的诵读有一定的功底和感染力:在诵读第一部分作者年幼时无书可读、借书抄录时,她语速缓慢,读的深情;诵读年少求学时,衣着破旧而同宿舍其他学子穿着打扮华美时,语速平和,读的自信;诵读后半部分的殷切鼓励和热切期盼时,语调深沉,读的殷切。在她的范读中,恰如其分地传达出了文本的内在逻辑和作者深刻的思想情感。在诵读展示中,薛老师使用了断句、留白、巧用气息、停连、重音等技巧,使作者想要表达的观点、道理从叙述中自然的流露出来。她在范读时,我观察到学生们听得很认真,有部分孩子在下面小声地跟读,并认真的标记,待她读完,全班报以热烈的掌声,我认为这是“语文味”开始吸引学生的良好表现。

随后,薛老师又组织了多种形式的诵读展示,有男生和女生分开展示读,有同桌两个人的对读,还有学生之间的互相抽查检测的读等。在多种形式的诵读展示中,学生对于这节课的基本内容和大致情感的把握和概括理解,我想已经在潜移默化中获得了。

二、语文味,要在课堂的条理性和节奏性中体现

在这节课上,薛老师设置的两个学习目标分别是:1、朗读课文,结合课下注释和工具书疏通文意,积累文言词汇;2、结合具体语句,梳理作者求学的经历,并分析本文的写作手法。在整节课的教学中,薛老师思路清晰地围绕目标组织教学,课堂节奏流畅,疏密有致。

在授课过程中,薛老师画龙点睛的提示和学生的应答反馈都让这节课呈现出恰到好处的韵律之美。比如,她提的第一个主问题是通过对课文的诵读,概括这篇文章的两个事件(即概括文章的主要内容)。学生调整好思路后,用自己的话便能说出来:前半部分是作者讲述自己求学时的经历,后半部分是勉励同乡年轻后生马君则勤奋学习。在教师的指导下,学生用四个字便能简练概括出来,即“余”学和“勉”学。这样的处理方式使得篇幅极长的这节课主线一下子变得清晰。

她提出的第二个主问题是:你是从哪些词句判定出来的?学生再次自主读课文,结合自己的预习,能够初步答出:第一段中 “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写的是自己年幼爱好读书,但是家中贫穷难以获得,于是便到有书之家去借,借来后抄写完毕后归还;年龄慢慢大了之后想要再进步,需要“硕师名人与游”,所以“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到百里之外的地方向老师请教;再后来“当余之从师也”,则写了自己求学条件的艰苦,从“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主人日再食,无鲜肥滋味之享”,“余则蕴袍弊衣处其间”等句子可以判定出来前两段是“余”学。

而第三段写到了“今诸生学于太学,县官日有廪稍之奉,父母岁有裘葛之遗……假诸人而后见也”写的是学习条件以及求学、生活环境的优渥,是暗示马生等年轻后生应该珍惜现有的条件,勤奋刻苦地学习;而最后一句“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则更加明显地表达了自己的“勉”学之意。

以及第四段中,也能较为容易并明显判定出来的本文的写作目的是最后一句话“余故道求学之难以告之,谓余乡人以学者,余之志也”,更是十分明显的“勉”学之意。

围绕这两个主问题展开的主题活动,即是引导学生找出佐证两件事(“余”学和“勉”学)的关键词句,对于文本中的重点词句进行推敲分析,也是明确文章主旨、文章写作目的以及探究作者那时那地创作情感的极好体现。课堂节奏平缓适中,课堂互动、师生交流和谐生动,让语文味在寻找和品味中酝酿和发生。

三、语文味,要在深度的预习和重难点突破中体现

文言文的创作年代距离学生较远,文言词汇的大量出现与现代白话语言形成了巨大的矛盾冲突。加之这篇文言文用词十分典雅华美,记叙与描写交错,议论与抒情相融,使得文章极具表现力的同时,大量的重点、难点也让学生有较大的学习障碍。如果没有充分的预习作为铺垫,教师直接讲授,那这样的文言文就会沦落为催眠的“师讲课”,味同嚼蜡、生拉硬拽,而毫无语文味和语文美。

在观课中,我发现学生对于本文的掌握还算如意,不论是诵读展示,还是学生的表达,以及师生的互动,都有一些可圈可点之处。在课后评课与薛老师沟通交流后,得知她在早读以及前一天上课前已经给学生布置了明确具体的预习任务:1、读熟课文,自行解决课文中出现的生僻字并注音,有困难的地方查字典;2、结合课下注释和手头的工具书,疏通文意,不理解和有困难的地方做出标记,小组内部先底下交流,解决不了的课堂上师生一起解决;3、结合教材,思考课后“思考探讨”部分的前三道题目。

所以,我认为这节课的成功之处关键在于学生深度的预习,学生先自行完成了布鲁姆目标分类学认知维度目标中的记忆、理解和运用三类低阶目标。实际上在听课中,我发现这篇文章篇幅较长,生僻词语较多,先前学生所积累的文言词汇基本用不到。而在预习过程中学生借助教材注释和工具书不仅达到了熟练通读,而且文意也已经梳理得比较清晰,所以在这节课上,老师只进行了稍加点拨,学生就分析出了文章的写作手法(对比)。而在反复诵读的过程中,学生更好地理解了作品内涵,并进行了结合实际的评价,用自己的话表达出了作者的写作意图,这正是布鲁姆目标分类学高阶目标中分析、评价、创造的要求。

一节好的语文课就是要在上出语文味的基础上,师生共同激励、共同引发不同形式的生命体验。在这其中,诵读作为载体就起到了关键的联通作用,课堂的条理性则是培养学生学习策略的有效手段,课堂节奏的把控和艺术的调整能够使课堂焕发出更加广阔的生命力,而教师时常引导学生做好深度预习,不仅支撑了学生良好的课堂发挥,也让课堂快速趋向学生高阶思维能力的培养。而这些,都是支撑语文课上出“语文味”的支架和沃土。(3304字)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752.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