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遇“冬”的模样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22 浏览:453
导读: 路遇“冬”的模样 文/二七区春晖小学 张晓燕 今日到北四环去看望友人,顺便送一些东西给他。东三环一路高架,速度倒是畅快,不过二十分钟,就已即将达目的地。许是一个人的缘故吧,无工作的心事烦扰,也无女儿作业的...

路遇“冬”的模样

文/二七区春晖小学 张晓燕


今日到北四环去看望友人,顺便送一些东西给他。东三环一路高架,速度倒是畅快,不过二十分钟,就已即将达目的地。许是一个人的缘故吧,无工作的心事烦扰,也无女儿作业的惦念,就觉得轻松了许多。音乐响得很安静,路边一排光秃秃的树就随着这节奏映入了我的眼帘。

这大约是杨树,因为过于光秃秃,又是在路上,无法停下去查看,我于是无法去分辨它的名字究竟是什么。一片叶也没有,只有一根又一根的枝,向着略微有些灰蒙蒙的天空,。没有风,所以也没有舞蹈,只是那么直挺挺地立着,令人不由地生出一种落寞。它的周围并无它物,除了这灰色的柏油路,就是地上枯黄的杂草,都是暗暗的色调,如果非要寻出一种彩色的话,那也只能是高架桥的蓝色围栏了。

音乐有些悲伤,顺带着这孤单的枝丫,我的心情一下子就由轻松变得低落。


还记得上次去那里已是三四个月之前,还是初秋。车辆来来又往往,树上的枝叶也正繁茂,即使无风,叶也会摇摆几下,似乎心情颇佳。我从这里经过,车速并不低,我看着叶子顺着我的方向翻转,那绿色仿佛能走到心底里一般的柔润。

可,此时……


心念之际,不由得放慢了速度。这一个区域正值拆迁和修路,周遭全是低矮的院落和堆积着废弃机器的厂房,甚是荒芜,与市区里仿若两个季节。

我想起满大街的梧桐树虽然已经黄了叶子,又掉落了满地,可树上仍旧留着大半,有的甚至还是半黄半绿的姿态,没有半点冬日的萧瑟;我想起路边的不知名的植物,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水洒过以后,都是莹莹的亮,也没有一丝冬日的干枯;我想起街边穿得俏丽的女孩儿,美美的样子和流露的欢笑,更无冬日的瑟瑟之感?不知何时开始,城市里的冬,在人们一边叫着冷,一边又努力地改变着它的时候,悄悄地越来越远了。

商场里,暖气开得很足,售货员穿着单薄的衬衣,来去自如,不失一点美丽的风采。即便是一家小店,也会贴着“暖气开放”的字样,吸引着过路的人儿。人们从一个房子里走到另外一个空间里,短暂的户外逗留让他们忘记了该有的寒冷,保留着美丽的风度。


我不由地想起了家乡的冬,更确切地说,是儿时的冬。

那是真的萧瑟呢!杨树和桐树早在第一场寒风的催促下,就埋藏了所有的叶子,只留下或粗或细的枝傲然地向着天空。树干是灰色的,房子也没有涂鸦的色彩,烟囱里的炊烟也是淡淡的灰色。一阵阵风几乎就未有停止过,从房子后面的北方刮过来,让树枝和树枝碰撞在一起,分不清楚究竟是风的呼呼声,还是它们互相拥抱时的叹息。我们穿得很厚,妈妈亲手做的棉衣和棉裤,全是厚厚的棉花,外面再套上一层,活脱脱的一个小熊出场了。鞋子也是棉花的,来回一跺脚,暖暖的感觉就来了。

即使有暖阳,老人们围坐在一起晒太阳的时候,也不忘升起一堆火,伴着火苗的温度,这阳光的温度才能升得起来。

这样的冬,离我,是越来越远了。


兴许是离开家乡太久了,兴许是想念母亲,兴许是年纪越来越大了,我越来越怀念过去的种种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806.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