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二嫂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23 浏览:375

导读: 二哥二嫂 前些天,侄子少波在家庭群里发送了三张照片和一小段视频。照片和视频中,二哥和孙子刘义坐在一张大餐桌前,桌子上摆放着生日蛋糕和一大盘看起来味道不错的菜。这时,才想起和我同一属相的二哥今年已经六十夛了。 照片中的二哥戴着寿星帽,黑黑瘦瘦的,脸上淌着慈祥的笑容。孙子刘义...

二哥二嫂

前些天,侄子少波在家庭群里发送了三张照片和一小段视频。照片和视频中,二哥和孙子刘义坐在一张大餐桌前,桌子上摆放着生日蛋糕和一大盘看起来味道不错的菜。这时,才想起和我同一属相的二哥今年已经六十夛了。

照片中的二哥戴着寿星帽,黑黑瘦瘦的,脸上淌着慈祥的笑容。孙子刘义搂着爷爷的肩,白白胖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隔代人依偎在一起形成了鲜明地对比,其乐融融,也别有一番趣味。

我大概八岁时,二哥出去当兵五年。二哥当兵回来,我在荥阳上学三年。毕业后,尽管工作地点离家不远,但年轻的我除了工作,就是和一帮朋友在外面疯玩,因此在家待的时间究竟有限。兄弟二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交流的不多,但一直以来,我内心里对二哥充满了敬意,包括二嫂。

二哥当过兵,扛过枪,上过战场;打过仗,流过血,立过战功。这是我最敬重二哥的地方。小时候,我经常偷偷从柜子里把二哥的军功章拿出来细看,还细看被二哥的血浸染过的弹片,然后,想像着二哥在战场上持枪冲锋的模样。

复员后,二哥做了一个地道的农民,家中的几亩薄地一直都是二哥二嫂操持的,尽管早些年自己回家时也去地里帮忙,但更多的是为了表达一下内心的愧疚。家里的二老也一直都是二哥和二嫂照料的,尽管自己抽空也回去看看,但基本都是当天回,当天走,像个客人。

都说兄弟手足情深,确实如此。有几件事始终难以忘却。

大概是我九岁的时候,二哥当兵探亲回家给我捎了一个海军蓝的褂子,白色的底子,蓝色的横格,穿上后感觉特别神气,每天上学都穿着它,总也不舍得脱下。结果没穿几天,不小心给弄丢了,让我懊恼了好多天,因为那是我记事起穿的第一件拿钱买的、穿上好看的衣服。过了几天,听说褂子是被邻村的一个孩子拿跑了,我就到他家去要,结果他和他的家人死活都不承认。再后来,我亲眼见到那个“坏家伙”穿着二哥给我买的褂子,当时又气又急,心里暗暗地骂了他好几年。

刘冰断奶后跟着娘回了老家,和爹娘、二哥二嫂一起生活了两年,两年里,二哥二嫂没少操心。每次回家,看着刘冰跟着他二伯二姆后面屁颠屁颠的样子,心里感动不已。清楚的记得那次回家,二嫂一脸不好意思地对我说:“恁哥从外面回来,刘冰嘴里喊着‘二伯、二伯’,边喊边跑,结果摔倒头上磕了个大包。”我看了看,笑了笑,说:"冇事,男孩子家怕啥。"

二哥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在家也遭过一次大难。家里的杮子熟了,二哥爬树摘杮子不小心掉了下来,受了比较严重的伤。送到医院后,我、爱人、刘冰一起去看望他。看着二哥躺在病床上难受的模样,看着吊在他腿上差不多二十斤重的几个大砖头,我心里难过极了。再看着懂事的刘冰用手给他二伯又是揉腿,又是揉脚,心里想,我要是在家帮二哥的忙,也许二哥就不用遭这份罪了。

如今,爹已经过世,娘因为年纪大变得时而糊涂,时而清楚,可照顾娘的重任还压在二哥二嫂的肩头上。有时想想真不应该这样,但二哥二嫂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只是每次回家,都多多少少要让我们捎点东西再走,特别是种的各种青菜,我和爱人都很喜欢。

二哥脾气好,小时候从来没有骂过我,更没有打过我。二哥人缘也好,村里村外的人,无论累女老少,都很尊教他。这也是我一直敬重他的原因之一。

二哥二嫂,你们年纪也大了,希望照顾好娘、照顾好家的同时,也照顾好自己。因为,我们一家人都要好好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833.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