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糖,你有故事,让我们开讲吧!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24 浏览:486

导读: CC同学长得很好看,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清清亮亮,就是青春电影中我们经常讲的“初恋脸”。然而就是这双清亮的大眼睛里却总是让觉得很忧郁。 小姑娘总是冷冷的,平时话也很少,尽管成绩不是很优异,但学习态度一直都特别好。就在不久前小姑娘突然情绪有些崩溃,趁人不注意居然跑...

CC同学长得很好看,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清清亮亮,就是青春电影中我们经常讲的“初恋脸”。然而就是这双清亮的大眼睛里却总是让觉得很忧郁。

小姑娘总是冷冷的,平时话也很少,尽管成绩不是很优异,但学习态度一直都特别好。就在不久前小姑娘突然情绪有些崩溃,趁人不注意居然跑了出来。好在没走远,就在学校附近。第二天一早,又像没事人一样出现在了教室。

如果不是这次突发事件,我还欣慰于在她最近自信又积极的上升状态中呢。虽然有惊无险,但我还是很担心。然而担心之余,我还未想到该如何找她聊。我们虽然朝夕相处,但是却鲜少有过深入地交流。平时的很多次聊天儿,基本处于我问她答式。每每遇到我的关心,要强的她总是笑着说,“谢谢老师关心,我觉得都挺好的。”

也许是近来我一直苦恼于自己和学生的距离感和边界感不够清晰的班主任身份,很多时候让我不能进入客观清晰的共情角色中。

也是缘分,前天晚上听了一节人本主义心理学的公开课,Mark老师分享的真诚的聆听和共情,于来访者而言本身就是一种陪伴。于是我不再苦恼于技巧,只想在关心和尊重中,一起陪她走过无助和绝望。

特意读了《共情的力量》、读了《心理咨询师的刻意练习治疗》等心理学书籍且准备了她最爱的棒棒糖之后,开始了和她的第一次正式“接触”。

请她坐下之后,我先向她做了一番解释,“当我坐在你的对面时,我会努力将自己班主任的角色剥离出来。你暂且把我当作一位咨询师,而非你的班主任。希望我能陪你一起走过这段艰难的时刻。在我们开始之前,我先分享一个故事给你听。赫尔曼·黑塞的短篇小说《卢迪老师》 ……”(详文附文后)

分享这个故事是因为我想告诉她,我也有自己的情绪障碍,我也有来自原生家庭的问题,但是我希望在陪伴她的过程中,我和她能像《卢迪老师》中的老马和小马一样,以生命影响生命,彼此陪伴,彼此治愈。好了,接下来请你极尽放松地聊你想聊的话题吧。”

“其实我的的情绪一直都不太好,我都准备让父母帮我请心理医生了。父母总觉得我是初三压力大,其实我是从小学二年级看到父母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就开始了。一开始他们总吵架,本来我都快想明白了,分开就分开吧。可是几乎家里所有的亲戚都找到我,让我劝劝父母。我真的是很崩溃……更崩溃的是几乎他们的每一次吵架,好像都是因为我……”她开始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哭。

我没有评判,只是拥抱了她。

如果不是接触过教练技术,如果不是学过共情,我想我可能中间会出现数次打断她的现象且会不自觉地加入自己的评判。幸运的是我正在努力地让自己成长为一个值得被信任的人,或者说我渴望自己在班主任和咨询师两者之间做到平衡。

有人说,压垮孩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家庭,家人可能是Ta最后的靠山,一旦孩子在家庭这座靠山上看不到希望,也许就是Ta走向终结的最后一步。但是在孩子徘徊不定、绝望无助时,这时任何一道光亮于Ta都是一种陪伴。

《奇葩说》里柏邦妮说:“心里面有很多苦的人,得需要多少甜才能填满。”

马东答:“你错了邦妮,心里面有很多苦的人,一丝甜就能填满。”

我想这也是我以及所有家有熊孩子的父母们坚持下去的勇气吧,每一个看似是学习问题的孩子,到最后都是心理问题,而几乎大多的心理问题尤其是孩子,原因指向几乎都是和爱有关。

非专业人士的我,愿意把这一丝丝的甜送给心里苦的你。所以,我亲爱的女孩儿,我有糖,你可以讲故事啦!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860.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