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怎么那么淡定(后续)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26 浏览:465
导读: 孩子,孩子。 文绿 李春菊 电话沟通了张明哲妈妈,说了发展孩子手工优势的问题,并把昨天的一点感悟分享给她了,期待她的反馈。电话沟通了四五个孩子的作业问题,期望引起家长注意,把毛病扼杀在萌芽状态。都挺愉快,一致的感谢、答应。最不愉快的是周冰宸,周一升旗仪式话多,...

孩子,孩子。

文绿 李春菊

电话沟通了张明哲妈妈,说了发展孩子手工优势的问题,并把昨天的一点感悟分享给她了,期待她的反馈。电话沟通了四五个孩子的作业问题,期望引起家长注意,把毛病扼杀在萌芽状态。都挺愉快,一致的感谢、答应。最不愉快的是周冰宸,周一升旗仪式话多,自己惩罚自己抄课文,周二说没带,让通知家长送过来,迟迟不打电话,因为我的忙碌,拖到今天秋后算账,作业是交了,问题很不小,先是昨天作业只写了一半,接着抄写了课文,一看就知道课文是昨天才写的,根本不是忘带,我给他叫过来,问他作业怎么回事,他站着一句话不说,过了一会儿,拿着作业本,回位置上写卷子了,我再次把他叫回来,又站了一会儿他居然问我他的作业哪儿不对。我瞬间无语,耐着性子指出来,我让他把家长叫来,说说,作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问题,真的要引起家长的重视了。他拿出电话手表,拨了出去,一会儿他告诉我,妈妈不接。“再打!”如此三次都说妈妈不接,“那打给爸爸。”我都不相信作业的问题无解了。“爸爸早上说,他很忙不让我给他打电话。”妈妈不接,爸爸似乎知道我今天要找他,一早就跟孩子“约定”好,怎么就这么巧呢?“那就一直到,打到妈妈接电话为止,什么时候解决了作业的问题,什么时间去考试。”我今天还真较上劲儿了,看了看手机,我请家长回电话的信息发出去十几分钟了,还没见任何动静,不考就不考吧,平时听讲尚好,程度不算差的他,总是在作业上栽跟头,也该拔掉这个脓包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第一节下课铃声过去,还是没有跟他的家长联系上,我直接带他回了办公室。“继续打,我看你妈妈要电话干嘛呢?”又是说不接,又是说爸爸不让给他打电话。“好的,站在我面前拨号,让我听到嘟嘟嘟挂掉的声音。”这次,电话“居然”通了!我把电话的问题跟家长沟通,家长一下子揭穿了他的假话,8点多那会儿他没有给家长打电话,爸爸是说过不让给他打电话,但今天绝对没说。真相大白:之前都是在表演打电话,这样的智商记不住作业,鬼都不相信,我更不赞同,那必须从习惯抓起啦!妈妈还在请求我让孩子回去参加考试,我只想说什么能跟孩子的品行和习惯相提并论呢?反思自身,我是不是过于较真儿啦?作为基础教育工作者,我坚信我没做错,下午的一通电话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下午放学,李昊原妈妈打来电话,极具个性的声音,让我有种打错电话的感觉,那低沉、靠后又极具磁性的音色,那冷静、富有男性浑厚的腔调,让我误认为是我之前的一位学生家长,再次确认,确实是打给我的,说是上午看到了信息,因为当时在法院,太吵没敢回电话。我却记不住孩子的问题了,只记得是作业的问题,而且我把本子展开,等着跟家长沟通呢。简单说明情况,说了抱歉。家长问明天什么时候打电话方便,我一想明天的工作,一上午都在听课教研中,下午两节课,真找不出来接电话的时间,我让她晚上回去看看看孩子的作业本,问题我都写上去了,并告诉他,孩子是组长,作业经常出故障,让她从作业中反思,这时候她说孩子姐姐也是我的学生,我马上想起来那个孩子,并确认我没记错她的声音,我直感叹,她可真沉得住气!她只说孩子交给我放心。

细想想,我只教了她闺女半年,她之前的班主任从一年级带上来,因为生孩子,最后一学期让我提前几天休完产假。接了这个毕业班。孩子是我的课代表,挺有灵气,蛮有能力,就是不喜欢表现,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讲课,由她负责讲练习,孔子语录,讲得生动细致,关注了字、句意,还有了拓展升华,我一下子喜欢上了她,后来,配合默契,互相都很服气。

不愉快是跟她的父亲发生的,小升初最后,他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房子租在省实验门口,就可以就近分进去。于是他出具了租房证明,我问领导怎么办,说是开具无房证明就行,下午开来后,领导说得是一家四口的,他很快又开了出来,我很奇怪,没有房产,户口怎么落到郑州的呢?又担心哪点没做好,耽误了孩子的前途,很郑重的跟领导汇报了一下,领导到底是见多识广,马上就猜测出他是拆迁户,给他宣传了拆迁户的政策,他很不乐意,拿着一套资料走了。再来时,是通知他填正式表格,他说什么都不肯按照安置区域的地址填写,坚持按租房填写。领导看跟他解释不通,一个个非常生气,教导处几个人就开始起了高声,他一不生气,二不着急,坚持不改地址,领导气急败坏,对他却没有奈何。我跟他道歉说,是我对政策不够了解,害他跑了两趟房管局,但政策就是这样,学校也无能为力,他坚持说,去年他的朋友就是这样进的省实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一下子陷入僵局。恰巧的是妈妈来了,我把她叫了出去,跟她宣传了政策,再次道歉是我的失误,让他白忙活了,说了学校的立场,不违反政策也渴望孩子进入心仪的学校,劝她别因为纠缠于这个不可能的事,影响了孩子的民办考试。她听完我的叙述,沉吟片刻说出了真心话:“我就说嘛不可能,这样省实验不是谁都能进了吗?他也不知道听谁说的可以,非要试试。”我让他们商量一下,尽快拿出态度,准备填表。不大一会儿,两口子就来找我了,愿意听从学校,根据政策改地址。除了连声跟他道歉,我们之间没有其他分歧哟,为孩子选民办中学时,妈妈还打过几次电话,征询我的建议。估计是真不好事,所以能这么沉得住气。

想想这个孩子,我把姐弟俩进行对比,一个乖巧伶俐,一个闷声闷气,如果不是当了组长,不是作为老班主任不想忽视一个孩子,弟弟几乎可以零存在。姐姐学习自觉主动,从来没有作业的问题,成绩也是挺优秀,尤其是爸爸的角色,那时候给我一个陪伴学习、极其认真的印象呢,怎么到了弟弟这里,坐在第一排,连按要求完成作业,都显得那么吃力?两个孩子都不是很活跃,内向中透着羞怯。再回忆跟妈妈次数不多的电话聊天,那种超乎寻常的冷静,跟孩子的性格有没有关系,我希望有机会进行追踪,解开我心中的谜团。

更巧的是,班里还有一个叫张荑骞的男孩子,当我发出第一条信息的时候,爸爸就给我发了微信,说是有缘再次牵手,当了女儿的恩师,又有幸教了儿子,很奇妙的是,因为时间紧缺,我很少加家长的微信,他的闺女刚参加完高考,算算毕业六年了,我居然还保留着他的微信,真的是要续写这份缘份呢。

刚进班,就认识了孩子,那叫一个话多,前后左右,不停地说,调换座位,他都听不见自己坐在那里,既然熟人理应关照,严格要求吧,很快就不怎么说话了,但眉眼中透出的胆怯,时不时的作业少写,又把他推在了众目睽睽之下,更显出了他的胆怯。一次路队,妈妈见了我,我把情况说了说,妈妈说回家聊聊,作业的问题立刻解决了。没两天,因为英语老师腿部受伤,妈妈一天两次帮忙放学,每次在门口,总会说上两句。不知道是因为作业不被点名了,还是妈妈为班级服务的自豪感,孩子上课会抱背坐端了,眼睛也跟老师有了交流。一次课后我问他:“我准备带一部分同学去录课,你想不想参加,留下自己的视频啊?”他点了点头。“那你得学会试着发言哪,不要怕出错,你看咱班同学发言不也经常出错,我批评过吗?”摇头。“同学们笑话他了吗?”又是摇头。“从今天开始,逼着自己每节课都举手,试着发言好不好?”“好!”这次,他终于开口了。

下午,他就举手了,我不给他适应的时间了,直接点了头,发言了,我对他大肆表扬了一番,末了问他:“声音能够大一些吗?”他把声音提高又回答了一次,掌声响了起来。自此,他似乎找到了发言的乐趣,一发不可收,几乎节节课都有回答。加上,跟妈妈约定的每天听写10分钟,狠狠地把基础搞扎实。孩子的单元测试一次比一次分数高。社团上课、训练直接找我请假,再也不用托付其他同学告诉我了。妈妈说在家的学习越来越主动,听写准确率也越来越高。这时候,我才能把他跟姐姐看成姐弟俩:主动、要强、机灵、稳重。

两对儿姐弟俩,都是我的学生,俩弟弟同时在我的班级,真是巧妙至极,两家孩子的性格,又是那么的迥异,同一家的孩子,有着一母同胞的神似,家庭对孩子影响不言而喻,慢慢走近他们的家庭,去探寻父母性格对孩子的影响,去探求教育的规律。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895.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