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的独门手艺(一)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26 浏览:451
导读: 我爸的独门手艺(一) 晚上下班后,大老远就看见小区门口围着很多人,透过人群缝隙能看见星星火光在闪烁着,还不时的有袅袅白烟冒出,再走近一点,只听“嘭”的一声,浓浓白雾冒出人群冲上天空缓缓消失,一...

我爸的独门手艺(一)

晚上下班后,大老远就看见小区门口围着很多人,透过人群缝隙能看见星星火光在闪烁着,还不时的有袅袅白烟冒出,再走近一点,只听“嘭”的一声,浓浓白雾冒出人群冲上天空缓缓消失,一股香喷喷的爆米花味道飘入鼻里,“铛、铛、铛”的铁炉声音,“喔”人们的感叹声接着传来。

这种爆米花与我们平时在电影院里买到的不同,它吃起来甜而不腻;与我们在街上见到的推个小三轮车,车上放个酒精炉,炉上放个小铁锅,锅旁边放着几兜已经做好的爆米花也有差异,它吃起来香有嚼劲;这种爆米花做法对我来说非常熟悉,因为这是我爸的独门手艺。

大概在我六七岁的时候,每逢到冬天来临之前,我爸就会把我们家的铁炉子找出来,里里外外好好擦洗一番,由于炉子中间肚子大,进口与出口只有橙子那么大,爸爸的手都要蜷缩着才将就着刚好能进去,所以每次擦洗都要花上至少一上午的时间,但是爸爸从来都不闲麻烦,一边擦洗一边乐呵呵的说到“咱们全家人整个冬天的口粮可全靠它了。”除了铁炉子外,做爆米花还有一样重要的工具就是煤炭,爸爸会跑到离家10里外的集市上购买一些煤炭回来,再加上一些家里秋收剩下的玉米芯作为辅料,这样就可以到街上做买卖了。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把铁炉子小心翼翼的搬到脚踏三轮车上,穿上厚厚的已经破洞百出的军大衣,戴上线绳已经断了的军大帽,兜点家里收好的干玉米粒,高高兴兴的出门了。做爆米花的程序很简单,首先将一定量的玉米粒放进铁炉,放几粒糖精(那时候还用不起白砂糖和冰糖),开始引火,手不停的转动铁炉手柄,到一定时间,开始控制火候,再等一会儿,一锅香喷喷的爆米花就出锅了。听起来是不是很简单呢,但是真正在做的时候,是需要一定的技艺的。如果玉米粒和糖精所放的比例不对,那么做出来的爆米花非过于甜腻就是过于清淡无味;另外火候也很重要,过于旺盛就会导致焦黑,而火候太小就会导致玉米开花不充分;另外爆米花出锅时的好坏还跟把握时间有关系。更重要的是,在一无手机二无手表的情况下,能把时间控制的刚刚好是最让人佩服的。

爸爸的手艺是家喻户晓的,他总是能根据人们的需要调配出最佳玉米粒与糖精颗比例,总是能把火候控制的不大不小,总是能在刚好五分钟的时候出锅。所以爸爸的生意还是比较可观的,只要有爸爸在做,其他的同门生意人就会自动离开。只要晚上七点爸爸还没回来,说明爸爸今天一定生意很好。等爸爸提着一兜全是5毛钱的硬笔和纸钱进门时,我总是跑到跟前接住布兜说到“我帮爸爸数钱”,爸爸都会笑眯眯的说着“给你,给你。”妈妈也会开心的迎接爸爸,拿起早已为爸爸准备好的热毛巾递到爸爸手里,这样的画面真是温暖。

当然也会遇到生意不好的时候,比如天公不作美遇到大雪封路,那么爸爸连续几天都出不了门,只能在自己村子里摆摆炉子,等着村民来,大多数这样的情况下,客户是很少的,爸爸就和村里的老大爷烤着火炉,下盘象棋,聊聊社会时事,一副乡村悠闲自得气息的景象。

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再加上环保,这种铁炉爆米花慢慢的就消失了,只有在村子里偶尔会出现。现在大多数是这种便捷式爆米花。但是每逢到冬天,我还是喜欢吃爸爸做的铁炉爆米花。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913.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