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夫执笔,小有留念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19-12-27 浏览:382

导读: 那人·那戎装·那颗心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耳畔的《强军战歌》余音绕梁,它唱出了将士澎湃的心声,更唱响了我们共筑的强军梦。岁月流逝,白驹过隙。转眼,“我的家”已经历三代春秋岁月,执手扛起“千万家”的几何朝夕荏...

那人·那戎装·那颗心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耳畔的《强军战歌》余音绕梁,它唱出了将士澎湃的心声,更唱响了我们共筑的强军梦。岁月流逝,白驹过隙。转眼,“我的家”已经历三代春秋岁月,执手扛起“千万家”的几何朝夕荏苒。

还记得幼时常依偎在奶奶身边,听她讲爷爷的故事。那是一个关于红色革命战士的故事。

爷爷郭*堂,中国共产党党员,曾在安阳地区滑县桑村从事地下党组织秘密工作。与日本鬼子在麦田地里斗智斗勇,后又跟随刘邓大军南下参加了解放战争,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天当房地当床,青纱帐里擒敌忙。长期艰苦卓绝的战斗生活,虽然使爷爷练就出了钢铁般的意志,却也他年纪轻轻便得了肺痨病,风湿性关节炎。可这些缠人的病痛并没有消磨爷爷身体内那颗康健的赤诚的爱国心。听奶奶说,爷爷在弥留之时还骄傲的跟自己的三个儿子回忆自己当年身穿戎装,保家卫国的光辉事迹,并嘱托他们把自己脱下的戎装继续穿上,把“郭家心”和“爱国情”牢牢握紧。

爷爷的嘱托言犹在耳,父辈兄弟三人皆得以传承。

小时候,对父亲的印象似乎有些模糊。记忆中的他,更多的是离去的背景。后来,听母亲说起,方知,那是为了“千万家”而离开的背影。

父亲郭*田,中国共产党党员。1964年参军入伍,1966年入党参军之初曾于1965年在阿苏地区参与中印边境平乱,后于1969年调入新疆军区8024部队汽车29团任车辆管理员。这是父亲记忆里最历久弥新的历史片段。他常说当初在阿苏地区的生活是真的苦,山上冷,冷吃人。他就曾在一次巡逻任务中,因个人疏忽问题,造成了左耳严重冻伤。后组织提出可以因此评残,父亲没有接受。他说,这是我个人原因,不能给组织添麻烦。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上。

老一辈的工作思想很质朴,质朴的只有初心。偶然的一次机会,父亲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历史纪录片。他很激动,激动得眼睛里似乎闪着些光芒。他说:“关于原子弹爆炸的所有信息,在以前组织是严要求保密的。还记得第二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是我带着我们班的战士完成的运输。几十年了,我们一直烂在肚子里,一字一句都没有往外说过。”我愕然了,这就是老一辈对于初心的坚守。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从父辈们的手中接下了“使命”,十八岁那年穿上了戎装,扛起了第三代的“爱国心”。

回想当兵之初,面对着高强度的训练和长久的思亲之苦,我的内心也曾有过彷徨。但我笃信:“天将降大任于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十二年,四千多个日子,走过了年少青春,步入了而立之年。而今,我依旧戎装在身,内心铿锵,牢记“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十二字方针,努力做一名合格的党的指挥员。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急景流年,浮云朝露。重回首,变的是岁月,不变的是我们一家三代的军旅情。郭家男儿争当兵,钢铁意志做好钉,舍家卫国凌云志,革命本色世代兴。

(以上是上周替夫执笔完成的文章,后于12月14日发表于《东方今报》。)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8931.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