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六度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2 浏览:273
导读: 零下六度 每天早起外出跑步,非常关注天气预报。观看近15日天气知道在30、31日两天有降温而且降温比较大。达到入冬以来最低值零下八度。可昨天只是感到了冬的寒意并没有感到特别冷,主要还是艳阳高照所致。风也没有那么的狂野,但车窗...

零下六度

每天早起外出跑步,非常关注天气预报。观看近15日天气知道在30、31日两天有降温而且降温比较大。达到入冬以来最低值零下八度。可昨天只是感到了冬的寒意并没有感到特别冷,主要还是艳阳高照所致。风也没有那么的狂野,但车窗玻璃上的厚冰在明示不要再回忆半江瑟瑟半江红的画面,厚厚的冰折射出北回归线南移造成的后果。

虽说自己对此有所准备,可在今天早上5:30起床之后我还是感到住室温差的变化,因为手机显示的是零下六度。脸是最先感知到的,随后是手。但我已起床,而且下定决心要跑过三九,用健康的身体迎接新年,我怎么能放弃呢?

我收拾好自己的运动装备,带上耳暖、手套、口罩,系好上衣。打开房门坚定地走出去。打开门是不同的感觉,鼻孔吸入的是刺鼻的凉气,还是隔着口罩。我没有回头,直接迈步跑上道路。比一般的走步快一点。路上除了在昏暗的路灯下清洁工清扫垃圾外没有几个人,与盛夏时节人潮涌动形成鲜明的对比。路两旁的树没有了树叶,只留下坚硬的枝干对抗着寒冬。与它形成鲜明的倒是黄杨类乔木,叶子黑黝黝的。

我跑入一条还没打通的公路,这条路上车辆很少,跑着很安全。但在没有遮挡的地方却有着黑色的的压力。没有路灯,没有星星,只有一个人,我分明听的清每一步的脚步声映着我的呼吸。由于呼吸的加快,口罩已不适于封在鼻子上。我把它取了下来,但瞬间就觉得不适。我调整着步幅,让呼吸跟上步伐。大约800米左右,感到鼻子适应了这个温度,我的视力也适应了周围的环境,便加快了步子,向前跑去。

渐渐地汗在不知不觉中从两腮处流下来。我把耳暖摘下拿在手上。此时我把我的脸部全部暴露给了这个世界。在冬藏的世界做着违背自然的事。想到冬藏淡然一笑,笑意从嘴角透出来。渐渐地暖意一点点在身上传递,我解开上衣让半截袖直接触及空气。刚开始倒不觉得,可随着时间的迁移,我感到肚皮有丝丝的麻意,并且越来越重,我明白,我的肚皮还扛不住零下六度。但我还想试一下,一边跑一边用手轻搓小腹,虽有轻微的暖意但并没有大的改善,而且上半身也感觉不到惬意,而是感到上身有冻裂的感觉。总归不舒服。我屈服于它,把上衣重新扣上。

我的影子在长短之间转换,就像我异常活跃的心。我屈服于自然,但我又挑战着自然。其实我更明白,我挑战的恰恰是我自己。在如此冷酷的世界,一个孤独的跑者,到底跑什么呢?难道自己不会泯然于众人躺在暖和的被窝中舒服的酣睡,而非要跑到这么一个无人的旷野中奔跑。到底为了什么?我知道,我正因为知道冬练三九的意义我才会不顾一切的走进零下六度。在以后的岁月中会有比零下六度更低的温度出现,我也会一往无前,因为这就是我选择的生活。

零下六度,它只是个自然温度,绝不会变成心理温度,至少现在在我面前。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042.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