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雨滂沱(二)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2 浏览:337
导读: 年底来临,工作忙起来已经有日子没有注意到他了。今天天气差强人意,我照例踩着自己固有的时间点往公司赶,明明已经迟到了,可自己却迟钝的一点都急不起来。在进大门的那一刻,听到一阵哭声,一阵熟悉的哭声,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从一个人的笑声里推断出这个人的哭声或者反向推断,...

年底来临,工作忙起来已经有日子没有注意到他了。今天天气差强人意,我照例踩着自己固有的时间点往公司赶,明明已经迟到了,可自己却迟钝的一点都急不起来。在进大门的那一刻,听到一阵哭声,一阵熟悉的哭声,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从一个人的笑声里推断出这个人的哭声或者反向推断,但我立刻知道那是他在哭。他背靠公司对门的景观河栏杆坐在地上,阳光从云层里打出来透过栏杆照在他背上,在他哭的沟壑纵横的脸上映划出或明或暗的部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哭,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人哭也可以哭的这么清澈,那哭声如他的笑一样,没有掺进任何杂质,有瞬间摄住人灵魂的能力。他哭的很大声,却没有声嘶力竭,哭的涕泗交颐,却似远没有见底。

见惯了他的笑,他的哭让我迷惑不已,慢慢走过去他跟前,他张大着嘴,哭得专心致志,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没有抽噎,不像哭到尾声的样子,也绝不是刚刚开腔,就那么呜呜的单纯的有些干巴的哭着。

哭应该算是人类的一种本能吧,我不知道一个表情只有笑的人是怎么学会哭的,我更不知道他是怎么把无数雷同的哭演绎得那么别具一格,在丢失了这项本能之后的那么多天里,是什么让他再次忆起了要哭的理由?

我好奇,是因为我羡慕;我探索,是因为我缺失。

我羡慕他的洒脱,笑的那么无拘无束,哭的那么肆无忌惮。就在车水马龙的中心城区,他可以冲着路人乐呵呵的笑上一整天,也可以一边拢着衣袖一边踱着步子完全置身于自我悲情的世界里,哭的那么肆意坦荡。

已经记不起上次如他那般旁若无人只为自己哭着的时候了,十岁或者更早的时候吧。近期也是哭过的,却只是抽噎,只是呓语着淌泪,哪怕哭到神志不清最后也还记得周围人那诧异的目光。我沉浸在自己的悲剧世界里,却终将这世界开了个口子,窥视着自己与周边环境的格格不入。我,哪怕痛入心扉,却依然不能做到他那样忘我,做不到他那样把所有需要发泄的情绪全部聚集到泪点上,然后哀嚎震天,洒泪倾盆。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055.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